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阴间法堂
    眨眼间,古体“讼”字的纹路已然被这血滴给充满,我忽然发现这个“讼”字竟然闪着幽幽的红光,仿佛在这一刻“活”了过来。

    “千古悠远,冤魂嗟叹……”不知为何,我竟然兀自从口中吐出了这句话,而老太婆的声音似乎再次回荡在了我的耳边。

    眼前一黑,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快速前进着。

    但周遭却没有丝毫地光亮,只是被这浓郁的黑暗所包裹。

    我咬了咬牙,索性闭上了眼睛。

    黑暗在某些时候是一种强大的保护色,但它也能激起人性中原始的恐惧!

    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之外貌似还有鬼怪的哀嚎,我甚至还能听到一声声哀怨的叹息。

    吞了吞口水,看来老太婆没有骗人,现在的我已经在去往地狱的路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觉得脚底板处传来了十足的踏实感,睁开眼睛,我才发现自己已然站在了一扇大门前,上方一块大匾写着——阴司法堂!

    深吸了口气,就听一声低沉地“轰隆”声,大门打开,我走了进去。

    原本以为里面会遍布着各种各样的阴差鬼吏,它们将一个个罪鬼或抽肠刨腹,或刀割铁锯。又或者大堂之上站着两列阴差,它们神态威严,大喊“威武”!

    但这些都没有出现,只是在冲着大门的位置摆放着一张长桌,后面坐着一个身穿古代官服样式的男子,他肤色黝黑,须长三尺。

    此时他正在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我。虽说他长得很威严,但我总觉得貌似哪里见过似的。反倒有种亲切感。长桌上放了个标牌“秦广王”!

    而在他的左前方也有一张长桌,桌后却坐着一位白袍男子,男子长发,面皮白净,目若灿星。活脱脱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标牌,上面写着“崔钰”!

    “崔钰?”我暗自嘀咕着这句话,瞬间反应过来,他竟然是地狱四大判官之一——崔府君。

    “来者何人?”秦广王虽说声音低沉,但却让我的五脏六腑都颤抖了。

    “九幽讼师——蒋顺!”我忙不迭地从身上取出了那张黄铜令牌!

    “那边坐!”秦广王指了指另外一边,我定睛一看,在他的右前方放置着一个凳子。

    走过去坐好,心中顿时波涛翻滚,想想都觉得激动,竟然跟年画上的人物坐在了一起。

    环视了一圈,我才弄清楚,在这法堂之上,秦广王是审判长,崔判官是公诉人,我则相当于辩护律师。

    “带罪鬼!”秦广王低吼了一声,大门再次打开,一个白色的身影率先一跳一跳地蹦了进来。舌头足有六尺,头上戴了顶“一见发财”的帽子,手中的哭丧棒跟着他的跳动一抖一抖。

    我定睛一瞧,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不就是阴差白无常吗?

    白无常跳到了法堂正中央,就听“噗”地一声,他那条二尺见长的舌头掉在了地上。

    “哎呀……”白无常忙不迭地拾起重新塞回嘴里,惊慌失措地看着秦广王。

    “哼!”秦广王冷哼了一声,“还不将罪鬼带上来。”

    白无常点着头,挥动着手中的哭丧棒,不一会儿,就听到由远及近传来了阵阵的锁链声。

    紧接着,宏圣医院那八个冤魂的身影便从大门处走了进来,接连地跪在了法堂上。我的目光定格在了最后一个冤魂的身上,这女鬼不是别人,正是秋云南。

    崔判官手中拿着一本古代卷轴,慢慢从座位上站起。他容貌本就俊美,身形又显得飘逸无比,引得台下的两三个女鬼眼冒桃心。

    “好帅!”一个女鬼忍不住赞叹。

    “小哥哥,求关注!”另一个女鬼也连忙搭讪。

    “肃静——”秦广王低吼一声,紧接着又是一声惊堂木,那几个女鬼顿时被震得往后倒仰而去,但大堂之上总算是清净了。

    崔判官无奈地清了清嗓子朗然发声,“堂下罪鬼妇共八人,李文喜、郑秀珍、张云丽、马晓东、裴雪莹、黄明真、孟冰、秋云南,均产下足月婴孩,然其刚刚坠地,均夭折惨死,此皆为母之过。依《阴司律法》之十一条——若在世之妇人,产下一婴孩。无论是何原因,婴儿早夭或死亡,则此妇人均打入石压地狱服刑至罪孽消尽!”

    崔判官宣读完毕,纤长的手指一拨便合上了卷轴。此时他的动作更显俊秀飘逸,然而堂下这些女鬼却没有再沉溺于他的颜值。

    “凭什么?我们是被害的!”那个叫李文喜的女鬼大叫着。

    “对啊,你凭什么这么判决?”郑秀珍接着发声。

    其余的女鬼也纷纷反驳,唯有跪在最后的秋云南低头不语,她只是默默地跪在那里,貌似在想着什么似的。

    “住口!”白无常举起哭丧棒,照着那几个慷慨陈词的女鬼的脸上猛地抽了几下,瞬间这些女鬼原本白净的脸上就被抽的血迹斑斑。

    秦广王对着堂下的女鬼怒目而视,“我《阴司律法》岂容你们这几个犯妇罪鬼蔑视,即刻打入石压地狱服刑!”

    他说完便准备起身,我则猛地站起,“秦广王大人,请容我为堂下罪鬼申辩……”

    但我话还没说完,便被秦广王粗暴地打断,“住口,尔乃一黄口小儿,有何德何能可在这里申辩,吾只是卖那老八婆几分颜面,加尔几分阴德,休要胡言!”

    他口中的“老八婆”应该就是那位瞎眼婆婆。可问题来了,我既然是“九幽讼师”,为什么在法堂之上,却没有说话的权利呢?

    正在此时,我发觉到自己的手腕处那个小红点,又猛地传来了烧灼的感觉。肯定是老婆婆在给我传递信号。

    我举起手中的令牌,“我是‘九幽讼师’,怎么会是一派胡言?大人你且给别人申辩的时间……”

    秦广王猛地站起,目眦欲裂地瞪着我,手中的惊堂木再次重重地落在了身前的桌子上,“来啊,将八位犯妇罪鬼堕入石压地狱——”

    “轰隆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大堂的地面顿时变得四分五裂,裂口逐渐加大,只有这八个罪鬼下面仅存一隅地面。

    我赫然发现这下面竟然就是“石压地狱”!

    “嚎嗷——啊——”惨叫声几乎振聋发聩,俯瞰下面的石压地狱,顿时汗毛直立。只见那下面是一个个石槽,槽内站立着一个个果体罪鬼,巨大的下方满是尖刀的石块从头顶坠下,将槽中之鬼砸的血肉模糊,浆液四溅。

    但极为可怕的是,须臾之后,这一切照旧,罪鬼恢复原貌,石块将再次落下!

    “哇哇哇……不要……救命啊——”这几个罪鬼被吓破了胆。

    秋云南看了眼石压地狱的情景,虽说她的眼中也写满了惊惧,但她却仍旧静静地跪在那边。

    “那是我的孩子……”她抬起头看向秦广王,声音虽说颤抖,但语气却不卑不亢,“没有保护好他是我的失职,但我也身不由己。该下地狱的是那些混蛋!”

    我没想到外形柔弱的秋云南,竟然有这么大的勇气可以对秦广王说出这样的话。崔判官也讶异地看着她,或许他没见过敢忤逆秦广王的罪鬼。

    “混账!”秦广王气的咬牙切齿,他冲着秋云南猛地挥了下手“我送你先去!”

    秋云南犹如一张纸片,掉落到石压地狱当中。此一去,行刑将遥遥无期。

    我“咻地”站起,猛地蹿到裂口的边上,伸手拉住了秋云南的胳膊。

    “不要松开——”我大叫了一声。

    秦广王见此情形狂怒不已,“白无常——”

    白无常舞动着哭丧棒朝着我走了过来,但秋云南和我对视了一眼,却冲我摇了摇头,“放手吧。”一瞬间,我竟然觉得她貌似认得我。

    哭丧棒朝着我的胳膊袭来,我闭上了眼睛。难道我就要眼睁睁地看着他堕入地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