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九幽讼师
    恐惧、绝望几乎要撑破心脏,不出意料,在我的身后是一架轮椅。但是轮椅上此时却端坐着一位戴着墨镜的老太,她白发齐耳,身形枯槁,双手干瘦如鸡爪。

    这白发老太虽一言不发,但是在她的身后,却晃荡着几个淡淡的身影,从外形体态上来看,竟然和刚刚那几具女尸极为相似。

    “啊……”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此时即使用脚趾头也可以想到,那些晃荡在老太轮椅后面的身影,分明就是一个个“冤魂”!

    我被彻底地惊呆了,牙齿不由自主地磕扣起来,但这老太淡定的紧,只是端坐在轮椅上,并未开口,那些“冤魂”们,也只是立在她的身后。

    “咳……”我清了清嗓子,“阿婆,夜晚天凉,你老当心……”

    说完之后,我转过身去,拔腿便跑。但听得“锵锵”两声弦子声响起,那些“冤魂”们竟然团团地围了过来,将我的去路挡的死死的。

    下一秒,它们竟然纷纷跪地,悲泣之声几乎要震破我的耳膜,“惨啊——”

    这声音凄厉,我的肝胆几乎都要被震裂了。与此同时,那个婴灵不知何时也爬了过来,张大嘴巴开始嚎啕,仿佛又在哭喊着,“妈妈……”

    “铿铿铿……已入泥淖……锵锵锵……妄想不留纤尘……”身后传来了弦子声,转头看去,白发老太依旧端坐在那里。

    枯瘦的十指于弦上翻飞,灵活有力。说来也怪,老太只此一弹,那些冤魂竟然纷纷都闭了嘴。大厅当中总算恢复了安静。

    但是这弦子声却依旧未绝,我只觉得入耳动心,仿若有百十双手在那里弹拨似的。

    不知怎地,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方形的大石槽,一个赤身果体的女人站在石槽之中,我定睛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女人分明就是婴灵的母亲。

    而在这石槽之上,则吊着一个看似有千斤之重的巨大石块,底部竟然还布满尖刀,猛然间大石块落下。女人惊惧之下还未发出尖叫,就被这石块给砸的血肉模糊,浆液四溅。

    “啊——”我惊叫一声,跌坐在地。抬头一看白发老太的轮椅已经来到近前。

    “你虽拔了封魂针,释放了这些冤魂,殊不知它们的归宿便是这石压地狱……”老太声音阴骘的就像一只年迈的猫头鹰。

    想起刚刚的情形,我不由得又打了一个寒颤,“为什么?它们都是被害的。”

    白发老太轻叹了口气,手指拨弄着三弦,“若在世之妇人,产下一婴儿。无论是何原因,婴儿早夭或死亡。此妇人死后便被打入石压地狱服刑。”

    话说至此,那些冤魂又开始悲泣,我只觉得芒刺在背。而老太又接着讲:九幽但有十八层牢狱,其第一狱以人间3750年为一日30日为一月,12月为一年,罪鬼需在此服刑一万年相当于人间13572万年。

    其后各狱之刑期,均以前一狱之刑期为基数递增两番。

    如此计,到第十一层石压地狱之刑期,在狱中一日抵人间384万年。而出狱重生之日更是遥遥无期,而在此期间,石压刑罚将永不间断。

    听到这里,我只觉得自己的头里面钻进了无数的虫子,咬的我脑壳生疼。

    “惨啊……”身后冤魂或许也知道了自己面临的情形,哭声更加悲恸。

    我深吸了口气,“可这不公平,真的不是它们的错!”

    白发老太挥了挥手,“千古悠远,冤魂嗟叹。无规矩不成方圆,石压地狱,便是它们的宿命。可你若想救它们,也并非不可……”

    “快说,是什么方法?”她还未讲完,就被我打断。

    “你需去往阴间法堂,成为‘九幽讼师’,为这些冤魂,洗冤昭雪。它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白发老太严肃异常。

    “额……”我心中仔细地分析着这句“去往阴间”,不由得发问,“您的意思是我必须死了变成鬼,然后帮他们打官司?”

    白发老太摇摇头,她递给我一块黄铜令牌,令牌上刻着一个古体的“讼”字。

    “此乃九幽讼师之令牌,也是你出入阴间法堂的凭证,三日之后,便是这些冤魂的审判日,你只需在深夜子时焚香祝祷,将指尖之血滴入令牌之上,便可穿梭阴阳,为它们陈词洗冤。”老太说完又发问,“你可愿意?”

    我咋舌在当下,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我消化能力太多,但我仍旧鬼使神差地回了句,“我愿意。”

    可下一秒,我却将头摇的像拨浪鼓,“老太太,不是我不信你。即使我去那边为它们辩护,但那里的审判长可是阎王大大,他老人家……”

    “窝囊废!”老太大骂,“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害怕他。俗话说,生不入官门,死不入地狱。那古时候的名讼师,哪个不是手摇白纸扇,在大堂上将官员问的哑口无言,你若能在阴间法堂上为它们据理力争,也不是不能为她们争取到活路。”

    我看了看手中的令牌,总觉得老婆婆的一番话语十分扯淡。但她既然说三日之后,我可以凭借这块令牌去往阴间法堂,到时候还是可以试试的。

    “当然了,让你当九幽讼师,自然有报酬,你放心,数目肯定让你满意。”老婆婆说着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下意识地想要抽回,怎奈何她力气奇大,我抽不回来。

    “您老干嘛啊?”我有些惊慌,这老东西不会有怪癖,爱吃小鲜肉吧。

    “呵呵……”她的嘴巴里面又迸出了一阵阴森的笑,“有奖必有罚!”话音刚落,一只有婴儿拇指大小的通体金黄的东西竟然在我的手腕处狠狠地咬了一口,瞬间竟然爬了进去。

    “嘶……”手腕处刺痛感比较轻微,但是那东西明明钻进我身体中了。

    “老太婆!”我猛地抽回手臂,“那是什么东西,你为什么要害我。”

    老太太哈哈一笑,“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有奖必有罚。而那个小东西,就是罚。你若是敢勾结奸佞,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你……”我虽然气的手指发抖,但面前这个老东西太过诡异,还是忍住了。而那婴灵却猛地钻入我手中的令牌中,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我猝不及防。

    “这个小鬼头就送给你了,算是给你个帮手。”老太太说着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你还楞在这里干嘛?还不快跑,晚了就出事了。”

    “快跑?”这下子我又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白发老太点着头,“对,跑出医院,不要走大路,越远越好,不要回头。”

    我本想问为什么,但看着白发老太着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便撒丫子开跑。这一次,那些冤魂没有再拦我。

    我跑出了医院,依照她的话,没有走大路,跑到周边隐蔽的小路。但刚跑了五分钟,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声响,我才明白白发老太她为什么说晚了就出事了。

    “这老狐狸……”我不由得要头嗟叹,与此同时,手腕的伤口处又猛地一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