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诡异的脚步声
    定睛一瞧,却不由得觉得自己草木皆兵,这分明是一颗人头雕像。

    “医院还供奉菩萨吗?”心下如是想着,又往前走了几步才看清雕像的面貌,却似乎并不属于神佛菩萨一类。

    这雕像国字脸,双耳大如蒲扇,眉头微皱,“川”字轻现。双目微合,鼻若悬胆,大嘴开裂,并微微露出两颗尖牙。

    烛火明灭间,觉得这张脸透露出一种安详的味道。又貌似杂糅了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六欲,总之这张脸越看越觉得诡异。

    “这是个什么东西?”我拿出手机,对着雕像的脸拍了一下,想回去再问余小游。

    但就在手机镜头定格的瞬间,人头雕像那原本微合的双目却猛地张开了!

    “草!”我一惊,手机差点从手中滑落,查看了下照片,雕像双目如常,并未张开。看来这又是我的错觉。

    稳定了下情绪,我决定不要呆在这里,因为烛光的缘故,这里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若是被保安发现,那就不好了。

    继续沿着小道往前走,地上的除了落叶还散落着一些废弃的手套、口罩帽子之类的医疗用品。在小道的尽头,则是一扇门,门上有一块荧光绿的标志——安全出口。

    “这里能进吗?”我心想,走到门前试探着拉动了一下。

    房门发出了老鼠一般的“吱吱”声,可喜的是——这门竟然开了!

    我深吸了口气,心头涌动着一丝欣喜。目光透过夜视镜朝门内望去,却是一条在绿光笼罩下的幽深的走廊。房门好似怪物的一张大口。

    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在等着我?

    “行了,别自己吓自己了!”暗自给自己鼓鼓气,我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嘶……”但前脚刚踏入楼内,就觉得眉心处传来一丝冰凉,貌似有东西在我的皮肤上蠕动。

    “这好像是……蛇的芯子?”使劲咬着牙,后退一步,猛然抬头却发现一条褐色的输液管,从房门的横梁上耷拉了下来,它的底部正好触及到我的眉心。

    握了握拳头,尽量让自己不要去胡思乱想。但越是如此,思维越是天马行空。

    我想起了前阵子看的一部美国电影,主角是医院当中的一个杀人狂医生,他就是用这种输液管活活勒死了一个新生儿……

    拧了拧大腿,强迫自己不要多想,放轻脚步走进了长廊。

    长廊两边均匀地分布着房间,但都没有科牌,有的房间门大开,有的紧闭。

    每当我从开着门的房间走过的时候,总害怕有只手从里伸出把我扯进去。

    空气中浮动着淡淡的消毒水味混着一股甜腥,我想那应该是血液的味道。

    医生们的照片仍旧整整齐齐地挂在走廊的墙壁上,但从夜视镜里看过去,却又仿佛是一张张的遗像。

    “哒、哒、哒……”尽管我已经很控制自己的脚步了,但在这走廊中,仍旧有些微的蛩音。

    又走了几步,便觉出了异样,不知何时,身后仿佛又多出了一个人脚步声!

    “小心身后!”出租车司机的话,此时在我的脑海中回荡。

    我又响起了“jyl”发的那个帖子——午夜时分,催命的脚步声会在你的耳畔响起,它将带你走向地狱……

    猛地回头,却差点叫出了声,在我左后方的一扇房门大开着,而在那房间里面,却有着一个白色的“人影”!

    我正欲大叫,可看清楚这“人影”之后,却又在心中大骂自己傻逼。

    那只是一件挂在房间衣架上面的白大褂,但在这白大褂上却有着斑斑血迹。这还真不是我神经过敏,午夜时分,在这样一个废弃医院,实在联想不出什么好东西。

    “或许吉雅萱只是在这里住过院,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幻想出来的……”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大胆了许多,便继续前行。

    走出了这段长廊,来到了一个大厅。这里零散地放着沙发、输液架以及几架轮椅。沙发上面已然积攒了一些灰尘。

    而在一侧的墙壁上挂着医院的楼层分布图,另一侧的墙壁上,却是一行血色大字——宏圣医院院长张良山,谋财害命,天诛地灭!

    其中“张良山”三个字是倒着写的,这一行血字应该是用红油漆写上去的。字的下面都留下一条条“油漆线”,就仿佛是一行行血泪,看起来触目惊心。

    “在这个医院里,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我深吸了口气,转头去看另一侧墙上挂着的“楼层分布图”。

    虽说我并非过目不忘的“照相机人”,但是看几眼之后,便把这楼层分布图记得**不离十。

    宏圣医院一共有五层。一层有急诊区、分诊大厅和药房。二层为专科医生诊室,理疗室。三层为手术室,四层为病房,五层为医院的行政层办公室。

    “医院倒是不大,我可以慢慢地探查。”我心想着,虽然楼内没有灯光,但我带着夜视镜也较为方便。

    按照楼层分布图来看,我现在正处于一层急诊区的位置。往前走应该是分诊大厅了。

    “这是?”走到了一旁的护士台,却发现桌子上面放着一张纸。拿起一看,竟是一张“巡逻日志”,这肯定是保安的东西。

    看日期还是今天的,又看了两眼,却发现了这东西的诡异之处。一般来说,巡逻日志都填写的是“巡查时间”、“巡查人”、“巡查地点”和“巡查状态”等。

    但是在这张日志上面巡查时间却极为密集,几乎是半小时记录一次,而“巡查状态”上面却填写的都是“灯亮”!

    “这是什么鬼?”我看向了“巡查人”这一栏,是一个叫做“马卫东”的。这应该就是保安的名字。

    “灯亮?”我仔细地品着这两个字,想起了刚刚在院子里看到的,被两支蜡烛供奉着的人头雕像。

    要知道,蜡烛在古代也是被成为“灯”的。就像是人死之后,家人都会在棺材前点燃一对蜡烛,在出殡之前要一直亮着,叫做“引魂灯”。

    “保安的职责就是保证那两支蜡烛不被熄灭吗?”想到此,我只觉得这医院处处透着诡异。

    正在此时,却又听到一阵“吱嘎吱嘎”地声音传来,仍旧是自行车车轮转动的声音。

    我死咬着嘴唇,再次转头!又一架轮椅,停在离我不到两米的地方。

    若说刚才那架轮椅是斜坡的因素造成的,那么这架轮椅呢?我的视线猛地一收,看到轮椅上面貌似有一个东西。

    “这是…..”我壮着胆子走近,低头直视着轮椅上面的那个圆柱形的小东西,却发现那竟然是一截婴儿手指!

    我上下牙齿忍不住磕扣了一下,刚进输液大厅的时候,这东西着实是放在大厅西北角的,此时出现在这里,我现有的知识水平已然无法解释。

    只是这截婴儿手指,貌似不是布娃娃身上的。

    “哒、哒、哒……”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输液大厅另一边的走廊里面传来。有人来了!

    我急忙把手中的“巡查日志”放在了护士台上。索性钻到了护士台的桌子下。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还夹杂了一阵抱怨声,“草,我他妈放哪去了……”单听这声音,来人应该是一位中年壮汉。

    而后便是一阵“嘁哩喀嚓”声,来人貌似撞到了轮椅上。

    “我日他祖宗——”一声暴喝传来,轮椅竟然被踹到了一侧的墙壁上。我在桌子下面往外看,手电筒的光束来回地在大厅中扫射着。

    “在这里!”来人似乎语气愉悦,脚步声再次逼进,他一把抓起了护士台上面的那张纸,“要是弄丢了这个,老大非得杀了我。”

    “哒哒哒……”脚步声远去,直到关门声响起,我才确定刚刚那人真的走了。

    “他应该就是保安马卫东吧。”我心想着,他现在从楼里出去了,我正好可以开始探查。

    我刚从桌子下面钻出来,就发现护士台旁边的地面上掉了一件东西。

    “刚进来的时候还没看到,这难道是马卫东掉的吗?”想到此,我瞬间头皮发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