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深夜屠宰场
    “老板,一桶泡面,加肠加卤蛋——”烟雾缭绕的网吧中,一个双眼乌青的男生冲我举手喊到。

    “来了——”我将泡好的面捧到他旁边,接过了一张皱巴巴的十元纸币。

    刚刚回到收银台,就看到前来讨债的房东大爷站在门口,胸前肥肉一抖一抖,黑着脸冲我摊开手,“小子,房租你都拖了三天了。”

    “大爷,我这……”还未等我说完,老头儿径直地走向了收银台,打开抽屉,将其中各色纸币一股脑地抓起,顺带抽走了我手中的十块钱。

    “小子,两万块的房租,三天之内给我整齐了,下个月你也提前想辙。别他妈借票子做衣服——浑身都是债!”说完,他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地点燃一根烟。环视了一圈这个乌烟瘴气的网吧,想到了躺在了医院里的妈妈。三天内凑足两万块,除非去卖肾。

    玻璃门“吱嘎”响了一声,又有人进门,我掐了烟,起身接待,“欢迎光临,请问是包机,还是……普开......”

    不是我结巴,而是面前站着的女人确实是尤物一枚。

    一头栗色卷发,皮肤吹弹可破。她带着一副“杨树林”的太阳镜,巴宝莉套装,胳膊上挎着“驴牌”手袋,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女人摘下眼镜儿,疑惑地瞅了瞅四周,从包里面掏出了一张宣传页,“请问这里是‘鹞子眼调查公司’吗?”

    我心脏一震,赶紧在身上抹了抹手,“对对对,就是这里,来,有事咱们里面谈……”我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收银台后面的隔间。

    女人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跟我走了进来。

    虽说这个破店表面上就是一低档网吧,但还有一项隐藏业务就是——私人调查。现在笔记本电脑普及,又加上有高档网咖竞争,若不发展其他业务,只有等死的份儿。

    “女士,我叫蒋顺,是‘鹞子眼调查公司’的负责人,请问您需要哪方面的服务?婚恋调查还是维权打假?”我问道。

    “我……”女人欲言又止,双目中除了疑虑,还有浓重的恐惧。

    “没事,您尽管说,资料越详细越有利于调查,我们会签保密协议的。”或许是我的这句话让她安了心,女人这才拉开手袋,从中取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有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容貌也相似。其中一个应该就是面前这个女人,只是要比现在小上几岁。

    “我叫吉雅萱。”她指了指照片上的另外一个女孩子,“这是我的妹妹吉雅拉。两个月前,她在咱们市内的‘宏圣医院’住院,而那段时间我在国外。一个月前‘宏圣医院’却被勒令关停,我回国已经一周,雅拉却失联了……”

    说到这里,她双目中的恐惧又加深了一层。

    “这事我也知道,听说那里的病人都被转诊到周边医院了。”我眉头微蹙。

    医院倒闭的原因各种版本都有,有的说那医院“白天帮人续命,晚上给鬼看病”,还有的说那里的医生,将堕胎下来的死婴当做食材通过黑市买卖……

    但后来,所有流言蜚语竟然被压了下来,消散殆尽。

    “怪就怪在这里!”她双瞳一收,“我去查看转诊名单,却发现我妹妹的名字没有在上面。本想她已经出院,可没想到根本没有她的‘出入院记录’……”

    我深吸了口气,“您妹妹是为何住院?”

    吉雅萱欲言又止,表情有些复杂,“这个,我不方便说……”

    我心头一紧,“您确定她真的住在这家医院吗?情况属实,可以报警!”

    吉雅萱咬了咬嘴唇,“我去了,但是没人相信我说的。”她又从包里面拿出一张纸,推到我面前。

    我拿起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不由得重新打量起面前这个女人。

    “你也不相信我,是吗?”她无助地摇了摇头。

    我深吸了口气,这是一张吉雅萱的“诊断报告”,而在“诊断结果”这一栏上却写着——妄想性精神障碍。

    患有这种疾病的人对于一切事物,都能浮想联翩,甚至时时都活在妄想之中。吉雅拉有没有住进这家医院都有待考究,甚至“吉雅拉”有可能是真实存的,也有可能是她“浮想联翩”出来的。

    我清了清嗓子,想着如何措辞才能不刺激到她。但却不想,她又从包包里面掏出了三沓粉红色的钞票,轻轻地码在桌子上。

    “请你相信我。”她双目盈盈地看着我,“我真的没有精神病,我妹妹也真的失踪了,否则我不会找到这里,这是定金,只要你调查出线索,随便开价。”

    心中一阵波涛翻滚,暗自握了握拳头。现在摆在我面前是两个问题:第一,我需要钱,面前有三万块只要我点头就可以拿到。

    可另一个问题是,这次的委托人,是一个“妄想症”患者,这很有可能是一个“乌龙事件”!

    片刻之后,我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不是我冲动,城隍爷欠钱躲债都能成穷鬼,更何况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足足三万块。

    “我今晚就会去调查,若是有线索,第一时间给您回复。”我诚恳地说着。

    “好,那我就先不打扰了。”吉雅萱微微颔首,单看外在表现,她十分正常。

    我送吉雅萱出门,慢慢收好了这三万块,虽说房租和妈妈的治疗费有了着落,但倘若这真是一个“乌龙事件”,也不晓得怎么收场。

    正在发愁的时候,门口又传来一个声音,“请问蒋顺蒋律师在这里吗?”

    我心脏一颤,猛地回头,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两鬓斑白的男子,他浑身上下都被白灰所覆盖,辨别不出衣物的色泽。

    “您是……”单看这打扮,就知道是一位农民工,但我当真不认识。只好再次把他让进隔间中。

    “蒋律师,我叫王大江,是一个朋友介绍我来找您的,昊盛集团拖欠我们的工钱已经两年了,希望您为我们主持公道。”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沓资料放到桌上。

    我拿起翻看,心中五味杂陈。

    两年前,我刚从名校法律系毕业,年少轻狂,总想做出一些事证明自己,就接了一桩“昊盛集团农民工讨薪案”,无偿向那些民工提供法律援助。

    案件是胜诉了,但之后的日子里,生活却天翻地覆。

    我被单位无理由开除,妈妈也得了一种怪病,在一天晚上入睡之后,仿佛被生生地抽去了魂魄,再也没有醒来,一直依靠仪器维持生命。

    过了一阵子,我收到一封匿名信,上面只有一句话——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以为自己站在了云端,但仅仅是别人脚下的蚯蚓。

    “不好意思,帮不了您……”我冲着农民工摇了摇头。

    “可两年前……”他还想再说下去,却被我打断了。

    “您也看到了,我就是一个开破网吧的,已经不是律师了。”我点燃了一根烟,“不好意思,您另请高明吧。”

    我的态度很坚决,他也明白多说无益,便一瘸一拐地离开。

    见他出门,我将桌上的材料拿起,走到隔间的角落里面取下了一块地砖,这里是一个暗阁,里面有一尺多高的材料,全部是关于“浩盛集团”的。

    “若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只能韬光养晦。”我双目微微地眯起。

    但不论如何,“吉雅拉失踪”一事既然接手了,我就必须要好好调查。

    仔细分析了下“吉雅拉”的情况,假使吉雅萱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吉雅拉最后出现的地方应该是“宏圣医院”,但医院的转诊名单和出入院记录上都没有她的名字,却不禁让人狐疑。

    一个大活人,凭空消失了吗?

    上网查了下宏圣医院的信息,这是一家民营医院,却坐落在城市的西南郊区的位置。那里的开发并不完善,平日里更是人迹罕至。

    选址不在人流量大的地方,偏偏选在郊区,还真是有些奇怪。

    再看网上的信息那真是五花八门,少不了“怪力乱神”之类。医院被传闹鬼于吃瓜群众来说,已然是家常便饭。

    “无良医院掉包死者尸首!”

    “梦游中的女病人拿注射器直刺医生咽喉!”

    “应该不会吧……”看到这些帖子,我只觉得后背发凉。

    此时,一则帖子紧紧地将我的目光黏住:白天的新生地,深夜的屠宰场。午夜时分,催命的脚步声会在你的耳畔响起,它将带你走向地狱。当冰冷的器械刺破脆弱的皮囊在身体中搅动,它所取出的不仅仅是一团肉球,而是一个血淋淋的魂灵……

    帖子写到这里,楼主便没了下文。下面的吧友们骂声一片,均说楼主吊人胃口,装神弄鬼。

    “保不齐这位楼主是一位具有‘文艺青年体质’的病人,思维发散性太强……”我摇了摇头,无意中瞟见楼主的昵称为“jyl”,再看日期,又是四十天之前!

    “草,难道是真的?”我咬了咬牙,若是将“吉雅拉”三个字拼音的首字母拿出来组合在一起,正是——jyl。

    “是她吗?如果是,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