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目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来大家的目标不止于异扶堂。”永智华教授开口,在场的华容,常野,卢克都抬起了头,夏初然轻轻放下水杯,和刁浪相视一眼。

    两人默契的并没有做多余的动作,或者表现的太过惊讶,他们在等在场的人发言,说出预料之中又极其意外的结果

    毕竟这个“异兽”,夏初然心中有些算盘,而最了解此事的刁浪也有那么一点意思。

    永智华拿起面前的花茶,轻呡一口,苏城的茉莉茶远近闻名,百闻不如一见,确实是口鼻上香,沁人心脾。

    “就华容先生所讲,苏城有远近闻名的异兽,说是三百年前曾经出现过,那时候引起天地震荡,死伤无数,也因此留下了‘苏城东,海上波,浪涛里,困兽难’的古语。”

    夏初然已经走到刁浪身侧,靠靠他,低声问,“你知道这件事吗?”

    刁浪看了她一眼,目光不是那么清明,似乎有一些疑问笼罩,心底留一半应答道,“我是南方的神,不是东西南北的大神。只是略有耳闻,不是太清楚。”

    “那我知道点,一会和你说?”夏初然忽而俏皮抬眸,似是讨价还价般,还期待着刁浪的夸赞。

    刁浪浅声一笑,不置可否,却有一些无奈。他对她依然保留,她却开始坦白,不知道是她的计算依然存在,还是她心中坦然确实想要联合同盟。

    刁浪不清楚,也没办法直接作出判断。

    “怎么都是三百年,什么都是三百年,三百年前是撞大运了?四面八方都这么惨。”夏初然嘀嘀咕咕,刁浪视线不离,只是一笑,拍了拍她的头。

    “古语,有点意思,永教授也对古异兽了解的这么清楚?”常野趴在长桌上,不住笑,“都说你们这些科学家讲究事实,讲究科学,这种从古延今的古神话,也会引起教授的兴趣?”

    永智华淡淡扫过常野,这位野游派画家,常年游历山水,其作品风格多样别有一番味道,最喜欢搜罗民间神话,而且听说出过一本山海经绘本,“常野……听说你并不是完完全全的中国人,体内留着的血,还有二分之一来自你的日本母亲。或许你的探索精神源自你的中国父亲,而你的原始和保守,是从你日本母亲身上获取。这是生物学,但也带有一定的意识和玄学成分,你说,这算不算是我的专业?”

    让永智华开口就要做好哑口无言的准备,这位永教授可是一株带刺的玫瑰,她说的每句话都带有一定的因果,常人很难说与她。

    常野微愣,继而拍拍手,笑道,“永教授,请。”他不愿多说,连笑容也生出一些虚假。

    日本?外国人?夏初然惊讶。真看不出来,常野的中文以假乱真,夏初然是一点他是外国人的准备都没有。该是在这里生活很多年了吧,看年龄三十几岁,在语言吸收最为迅速的十几岁到这才说的过去,或许从小生活在这里,仅仅是个混血儿。

    通过这一点,就让夏初然加以肯定,昨晚在深巷里想要杀了她的常野肯定是假的。

    而且那人很了解夏初然,熟悉的人夏初然一眼就能看穿伪装,在场的她认识蛮灵、华容、沙曼华,永教授就不用说了,永心先天残疾难以表现的得当,只有常野是最恰当人选,能在夏初然毫无察觉的时候直击她命脉。

    不过……夏初然眉皱的更深,她认识华容这件事是在今晚才被人知晓,那人为什么成功避开了他?还是说夏初然分析依然有问题?

    那边华容环抱手,饶有兴致的揣摩眼前的情况,“其实我也很好奇,永教授为什么对苏城的故事这么了解,我只是五年前得知了苏城的故事,也特别想一探究竟,毕竟像这样有门道的故事,多多少少会让人好奇。”

    什么门道?这件事有说法?

    几人之间你来我往,多了些怪异。随后屋外传来蛮灵的喊叫声,夏初然转醒,嘱咐刁浪这里的事情,便跑去帮蛮灵准备晚餐。

    厨房间,蛮灵忙的大汗淋漓,准备了一大桌子的好菜。晚上是粥类做主打,鲜虾小粥、甜蜜水果粥还有八宝菜粥,菜类比较简单,几种糕点,几样小菜,还有汤品,最后还温了些许黄酒,快接近端午,俗成的习惯也是饮些黄酒。

    准备的妥善得当,而且几乎没让夏初然帮什么忙,夏初然相当佩服,蛮灵拖过来小车,将东西装好。

    夏初然瞧她头发上的红绳去除,所以头发有些散乱,虽然匆匆拿了稻草捆住,但依然显得凌乱。

    夏初然在口袋里掏出刁浪后来还于她的红绳,走到蛮灵近前,帮她梳理了一下头发,拿红绳松松扎好,蛮灵知道是红绳挣扎着转过来,夏初然拍拍她,“别动,这段红绳暂时不会有传音的功能,只要这里依然有司机在,声音就不会传到你不想传到的地方。”

    蛮灵不说话,夏初然继续语,“暂时,暂时你还是不要将自己拉入险境,我看的出,你有难言之隐。若是以后你确实的能来到我们身边,我会给你系上我亲手编制的红绳,那时候我会相信你的脱离,也会确定我们的关系。不要怕,我们都在,你即使离开,我们也和在火车上说的那样:既不拖累过去,也不影响未来。”

    蛮灵没有再动,任由夏初然给她整理头发,弄好了夏初然满意一笑,“我啊什么发型都不会,就只会马尾,你看着打分。”

    “零分!”蛮灵转身推车,十分大声的给分,可是嘴角带笑,是那种藏也藏不住的笑容。

    “啊?”夏初然急忙跟上,一边追一边叫,“你也太抠门了吧,这好歹五分不止!”

    园中树木沙沙带动声响,闷热的氛围在一瞬间转化为滂沱大雨,就在夏初然和蛮灵一脚踏入厅门后,那尘埃落定的舒心感瞬时萦绕在心头,仿佛在告诉她们,所有的一切都会有结果,不要担心,浮躁的心,大雨来得及冲刷。

    “所以……”华容见蛮灵和夏初然回来,暂时先住了嘴,眼神在夏初然脸上停留,忽而调转了方向,“不如,我们先听听夏小姐的意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