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定当正面交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又是怎么回事?刁浪不是说夏初然只是偶然去了西行医院?现在听着对话,似乎西行医院和姜家有什么关系,而和八家似乎也有什么情况。

    白玫躲在其后,听着一老一少看似风平浪静的交谈,她知道,新的风暴圈早就形成,而他们或许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卷入其中。

    夏初然始终没什么大起伏,不同于以往她咋咋呼呼的性格,此时的她很是平静。她终是认为姜老太的意思还是自己的小儿子姜老四,所以她的各种问题都是为了和夏初然兑筹码,老太太相信夏初然并没有掺和其中,但是姜老太不知道姜家“被”参与了多少。

    “西行医院所在的西行山区可是好地方,四面皆山,山水环绕,奇珍异兽不少,魑魅魍魉齐聚。而且华夏大地八方来客都想分一杯羹,这可真是个横看竖看都极好的地方。”

    夏初然并没有直接回答姜老太的话。

    姜老太知道这位夏家当家的脾性和能力,她喜欢独来独往,又神出鬼没,身后一班牛鬼蛇神的幕客更是各个能力超众。

    都说夏家的那位小姐一心向学是个十足的书呆子,但姜老太始终不这么认为。

    她看到的,是夏家小姐的能力远远超过了她的爷爷,要说她现在还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她年纪尚轻,阅历不够,对很多事物感性大于理性,所以在判断方面不是那么出类拔萃。

    不过姜老太有理由相信,在二十年,不!十年后,夏初然一定会成为夏家的另一个人物,而且定会给其余七家带来无穷的祸患,这个祸患的代价可能是自己家族的衰弱,也可能是其他家族的围攻。

    福祸更迭一直是历史长河的必然,就像是五千多年的文明起起伏伏、跌跌荡荡一样,他们也可能经历这些情况,并且无力违抗。

    姜家强势的地位风光了七十年,但那时候的她付出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全接下来姜家的因果。所以姜老太担心,在她所剩不多的时间里,还能不能救下她的家族,救了她的孩子。

    老四已死,这场祸患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姜老太摸摸酸疼的膝盖,那里的印记时刻提醒自己七十年的风雨飘摇,“话说到此,夏小姐也就别兜圈子了。我知道你需要什么,也知道西行医院你是势在必得,不过,都是为了自己家,大家各退一步,各取所需,你看成么?”

    夏初然一笑,“老太太难得客气,晚辈理当恭谨不如从命。”

    夏初然始终是话里有话的控制着交谈,姜老太年事已大,和夏初然兜不了几个圈子。

    姜老太轻咳,将手杖递给夏初然,“你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见我?虽说夏小姐爱热闹,爱冒险,但兜在异扶堂这个圈子里,老太还是很不解。我也不绕圈子了,夏大小姐,我想请你帮我查一查小儿的事情,要什么资料和证据我都可以给你,甚至是其它的事我都可以帮你。”

    绕了一大圈,回归本线的时候老太太还是有些慌张,她不知道要是自己的大女儿过来,是否可以和夏初然一较高下。

    但,老太太也担心,在所有人都不看好夏初然的情况下,第一次的交锋是不是会直接被她将军。

    夏初然看着老太递过来的手杖,慢慢推下,“你们姜家的秘密我还不想知道。老太太,您不用这么拘谨,我说话咄咄逼人,也是老太太一上来就不是谈事的态度,家里人教我;遇事三分面,七分给自己。话里我站上风了,自然会给下风的老太您一个交代。您的态度我知道,既然老太给了我筹码,我自然也是要帮忙的。我不是什么你给什么都不要的人,当然也是因为该有的我都有了。现在我只需要老太一个承诺,希望在事件结束后您能回答我一个问题。问题不是很难回答的那种,也不是影响姜家的大秘密,我原本就像有朝一日来这里亲自问您,既然您将时间线缩短,我自然也希望这个问题能问的理所当然。”

    “什么问题?”

    “这个问题到时候再说。”夏初然不着急,“现在我只有一句话想要询问一下老太太。”

    老太太语气缓和,态度不明,但是夏初然也不惧,老太太能提上这个问题,甚至将手杖递到她面前,就已经说明她比较在意自己的儿子,除此之外,其它一切都好商量。

    “什么?”

    夏初然靠近,“老太太,您为什么将这件事拜托给我?”

    “这什么问题?给了你一个能为了我要东西的机会,你还不想要?”

    “是因为没人,没机会,而您又有必须要做的事?”夏初然提出自己的疑问,虽然答应的轻而易举,可是人都难免会想:你为什么挑中我?挑中我不是陷阱什么的吧?

    姜老太一愣,夏家小姐想问题的角度不一样,詹月怎么可能是她对手,看来那些后手真是有必要。

    姜老太精明的眼睛骨碌一转,“这样吧,你同我走。”

    “嗯?”这次换夏初然愕然,怎么突然就走了,她这个问题还没回答,如此就走了她也不心安啊。

    随后姜老太那手杖在地上敲了敲,门外的三人立时进来,扶的扶,隔得隔,将夏初然挤得老远,夏初然一口气上头,忍着没发。

    “小姐,请过来一些。”扶着姜老太的女子说话了,夏初然赶忙上前,回身还朝身后的两个大个子保镖做了个鬼脸。

    姜老太闷哼,总觉得夏小姐不成体统。

    白玫跟在身后出来,尾随前面四人,跟着走到了目的地。

    目的地就是异扶堂的厅堂,此时位子上排排做好了当晚的客人,刁浪站在沙曼华后面挤眉弄眼,化身林亦的蛮灵也一样吃惊。

    这样大家齐刷刷望向进来的四位,大家都或多或少有表情,直到华容瞧见了夏初然,他整个人忽然直直的站了起来,吃惊溢于言表,指着夏初然一直没开口,眼珠子瞪得老大,夏初然忙打手势要他别动。

    刁浪看在眼里,摸了摸下巴。

    “大家齐了吧。”

    姜老太上座坐,开口。周围一圈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因为他们知道眼前的是谁。

    姜老太对他们的表现很满意,抿唇,拿手杖重重敲击地面,沉声道,“小儿昨日在停尸桥上死于非命,老太我觉得,今日似乎可以和大家聊上那么一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