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六 不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然然?”

    “然然?快醒醒,要迟到了……”

    唔?夏初然睡得迷迷糊糊,睡梦中又听到了母亲的声音。小时候她贪睡,怎么也叫不醒,那时候母亲说这是到老的毛病:无忧无虑,想的简单的人,一辈子都是嗜睡的。

    可是从什么时候起,她不敢再睡了呢?从什么时候起,她醒比睡时多,清比昏时多,紧比松时多,累比闲时多……从什么时候起,她惧怕了昏睡,惧怕了永恒,惧怕了这漫长的一生。

    只要她完成别人的心愿,她就能趁早结束这挣扎的一生,她就可以获得下辈子的幸福了是吧……是吧,这样好吧……

    夏初然蜷缩起身体,有些疲累,很多烦恼郁结在心,她找不到源头,也不想掺和。可是不行,永远不行,在没有完成心愿前,她必须持续挣扎,必须让自己活着,必须就这么疯狂下去,只有这样,她才能找到一线生机,来世的生机……

    “你啊,不能再睡了。”声音继续,不是责怪,带着一股无奈。

    有力量拉起夏初然,夏初然困得迷糊,始终不想动,只是惯性的趴在对方身上,那人还在轻拍她的背,小心摸着她的头。

    有点痛。

    “轻……”

    “好,好。”对方回答。

    痛啊。夏初然皱眉。最近真是太折腾了,对自己好点还是有必要的,不能再这么胡来了。

    夏初然感觉怀抱很温暖,往对方肩头靠了靠。

    对方轻笑,声音也很温柔。

    不知道过了多久,痛感消失,伴随而来的困意席卷,夏初然又睡着。

    梦里她在吃茶饼,大口一咬,满满的甜蜜。她吃了好久好久,肚子都快撑破了,可是还在吃。甜蜜的糖浆太好吃了,真是吃不腻的茶饼,夏初然撕下一大半塞进口袋——要给浪哥、白娘他们尝尝,让他们分享她的茶饼。

    “饿了吧?”声音又起,温温柔柔。

    夏初然闭着眼睛点点头。

    “还痛吗?”

    夏初然摇头,温柔的声线真叫人舒服。

    又是轻笑,声音的主人喜欢极了笑,这轻笑可真温柔啊。夏初然挠挠鼻子,转而醒来。

    睡眼松蒙,夏初然强睁了几次才看清眼前的人,“白娘,是你呢。”嗓子有点涩,夏初然坐了起来。

    白玫带笑并没有多说。

    夏初然又瞟了眼四周,她在厨房里间的小仓库里,这里一个个柜架摆着,食料琳琅满目,十分壮观。

    仓库温度偏低,夏初然裹了个厚被子睡在两张长凳上,她靠着墙,似乎也很安稳。

    “头还疼吗?”白玫见夏初然懵懂的样子问道。

    夏初然摸了摸,稍微有点感觉,其它倒还好,于是摇了摇头。

    “刁浪来找我,我也挺担心,还好没事。”白玫说着坐到夏初然空出的长板凳一侧,摸摸她的头,一下一下非常的轻。

    夏初然自从父母去世就没受过这种安慰,不由得脸通红,害羞的低下头,内心却极为开心。

    她最喜欢熟睡的时候母亲摸自己的额头,在她面前柔声的唤她,那种感觉似乎是对她的爱一辈子都不完,即使夏初然睡着的赖皮样很烦人,可母亲的爱永远不会消散。

    那是很小时候的感觉了,因为喜欢,她甚至记到了现在。

    所以白玫的关怀,在身体和心情都欠佳的夏初然心中,温柔地似是朝阳,舒服且是泛酸的。

    白玫看夏初然露出腼腆,和平时的模样有些许区别,声音也柔了很多,“发生什么情况?离开后你遭遇什么状况了吗?”

    夏初然抿唇,不好意思道,“我也记不太清,好像和常野打了一架,但又似乎不是,可能碰到鬼或者其它的情况。”

    “那么,你有什么线索?我可以帮你想想。”

    “嗯……”夏初然有想法却支吾不语。

    白玫给与鼓励,夏初然便点头答道,“我说沙曼华……可以吗?”

    沙曼华对于浪哥来说太重要,若不是没有其它选项,夏初然也不想牵扯她进来。

    白玫接着点头,“沙曼华,或许也不知情。”

    白玫回答简单,可夏初然并不是要听这么简单的话,换个姿势等着白玫更细致的解释。

    “因为你提到常野和沙曼华,所以刚才我们也重点问了一下情况。刁浪说过,他带着蛮灵回去的时候,常野就在园中,和为首的安保队长就姜老四的事情商谈,除了永心以外,所有人都在外面,他放下蛮灵,期间有大约十五分钟的耽搁,出去之后,所有人还在原定的地点并没有人离开。”

    “随后他出去找沙曼华,不过沙曼华并不在原定的位置。后来据沙曼华解释,那是因为她听到了你的叫喊声,有些担心,便反身回去,可是一路上特别黑,她连喊了几声也没有人回应,所以没办法,她只能越走越深,同时她自己也失去了方向,不知道去处。”

    “后来到了一个拐角,突然见到你与一个男人发生摩擦,情急之下,她便接过递过来的砖头冲了过去,也不知道谁与谁,猛然之间就砸中了那个男人。”

    白玫讲到此处,夏初然忽然疑惑,“递过来的砖块?”

    白玫点头,“我也对这个很疑惑,但是沙曼华强调,自己原本很局促,摸索东西想要帮忙,碰到一块砖块后她没注意就划过了,可是随后她听到了砖块在地面摩擦滑动的声音,手又去碰了一下,随后便撞上那砖块,也就匆匆拿起。”

    “那你们找到那块砖了吗?”夏初然急问。

    白玫摇摇头,这么关键的点,即使夏初然不说他们也会去找,可是那个小巷太干净,连一丝血迹都没看到。

    这不得不让他们怀疑是非人所为,就那能让刁浪手足无措一小时的结界,就可以猜测来人不简单。

    夏初然也头疼,心情得不到舒畅,这件事太奇怪了,不是常野却装扮成常野,自己死了都没说法,这也太奇怪了。

    再说了那人假扮的“常野”一直想带自己离开,要是真离开了才有鬼呢,所以那人到底什么目的?

    要是说不是自己太折腾,那人看样子似乎都不会上手。说到这,她忽然想,那人似乎一直是希望自己离开的,离开那地方,离开小巷。

    也就是说,那人原本一时半会儿可能都不会伤害夏初然,那么,为什么困她在小巷?

    若是反过来说,假设原本的目标就不是夏初然,夏初然是意外,要是夏初然好好离开,这件事轻易便会的带过,那么谁会死在那……

    “沙曼华!”

    夏初然忽然惊呼,冒出的念头让她大感惊讶,难道有人想杀沙曼华?!

    其实不止沙曼华救了她,她也偏巧救了沙曼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