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真少女与假小子(1)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厨,厨娘?”沙曼华略带哭腔的声音出现在雨中。

    雨滴开始跳珠般的砸了下来,脸上被袭的生疼。

    常野那怪物一样的身躯还压住夏初然,夏初然使劲推,沙曼华也来帮忙。

    此时天光应该微亮,却因为乌云遮挡还看不到曙光。

    夏初然在沙曼华的帮助下脱离常野,立刻爬到沙曼华一侧,抱住她的双肩,“你没事吧?你怎么在这?浪……的起飞的司机呢?”

    夏初然实在“浪哥”上嘴,拐弯拐的嘴还打飘。

    沙曼华余惊未消,因为害怕在哆嗦,泪水盈盈,“我没事,你,你没事吧?我听到声音跑过来,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拿起砖头,那,那个人没事吧?”

    沙曼华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掉眼泪,夏初然见不得人掉眼泪赶紧跑过去安慰她。

    沙曼华越哭越大声,实在叫人心疼。虽然她知道自己救了夏初然,可是她的愧疚在于她打伤了人,那种懵懂的罪恶感压得她喘不过气。

    夏初然抱住她不断安慰,让她呼吸,要她冷静,可是她这样简单又不到位的安慰没有一点作用。

    夏初然只能把她抱住,“沙小姐,这不是你的错,你放心我会承担一切,你不要担心,后面都交给我,要是有什么意外我也会善后,所以你千万不要难过。这人是坏人,坏人你能明白吧,就是那种你不动手也会受到惩罚的人,你只是提前参与进来,并且制裁了身为坏人的他。我会记住今天的一切,我会保你平安,以后的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夏初然竭力的安慰,沙曼华的哭声才有所停止。夏初然的眉皱的紧,就像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一样内心不安。当然,今晚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一决定给以后的她带来了什么,既定的未来又走向了何处。

    “额……”那边躺着的常野发出一声闷哼,抱着头,他摸了一下全是血,而当他转过头,血水也融进了他的眼中。

    “你们两个……娘们……”

    常野只是被沙曼华拍倒,就沙曼华的力道完全不足以致死。

    夏初然和沙曼华不知道常野的动向,两个人先是一惊,对视一眼,在常野没有跳起来的时候默契的又是一脚,踢完就跑。

    常野在身后骂骂咧咧,夏初然和沙曼华却也不停。

    幽深带着回音的巷道完全辨别不出方向。

    雨势颇大,夏初然和沙曼华也听不到身后的动向。

    她们只敢跑,不断的找寻出口和光源。凌晨四点的雨下的离奇,安静的街道却依然安静,没有一个人出现在她们黑暗的世界,就像是所有挣扎都得不到回应一样。

    “厨,厨娘……”沙曼华焦急地呼唤夏初然。

    夏初然看不见前方只能摸索,沙曼华的视力似乎比她要好,还能看出拐角巷道,可是仅仅这样完全不够,夏初然急不可耐,内心慌乱不堪。

    “果然,仅靠我们两个连离开都没有办法。”沙曼华又哭了,虽然她还在拼命找出路,虽然她也想坚强,可是眼泪还是不受控制,如这迸跳的雨滴。

    夏初然内心也得不到平静,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她控制不住,猛地踢向墙面,带着一丝“墙赶紧倒”的妄想,将这一切都发泄。

    “叮铃。”

    突然幽深又黑的巷道传来了铃铛的声音,声音很奇特,如云似雾的空灵,即使是大雨之下也隐藏不住。

    夏初然好像记得这个声音,可确实也没能想到有什么声音类似,再想去细想,忽而周围转亮,虽然大雨依然,却忽而之间触碰到了黎明。

    她是把蛋壳踢碎了?夏初然不由如此想,这黎明来的太快,让她以为自己还有神来之脚。

    “喂!我说你去哪了?!”刁浪的声音从远方传来,而随他而来的还有停下的雨。

    沙曼华急了,大哭,语无伦次,直接扑进了他怀里,吓住了刁浪,也惊着了夏初然。

    “我我我,我打了人了,我不知道,我我我,我好害怕,黑黑黑,太黑了……”

    沙曼华始终说不清,刁浪微微扶住她的肩膀问她身后的夏初然,“怎么回事?你怎么也在这?不是让你在白娘那休息吗?你怎么不听说?”

    夏初然有些愣神,沙曼华跑得太突然,抱的也太突然,就这么抱住了?这方法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她这么揩油的时候,刁浪明显揍她来着,这次怎么没动静。

    “哎!花妹!”

    夏初然一个激灵总算转醒,心下一思索立刻指着身后,“常野,那野人要杀我们!”

    “啊?!”刁浪大感惊讶,“你说什么呢,常野在异扶堂,你又做了什么梦?!”

    在异扶堂?!夏初然赶紧靠近,“他真的在?!”

    刁浪敲敲她的头,“我看到的我能说谎?你到底怎么了?”

    “沙小姐?你看到了吧,常野在里面!就刚才你还打到他。”

    沙曼华抽泣,从刁浪怀中抬起头,“我我我,我不知道打到谁,我连声音都没听到,也没看清,刚才太黑了。”

    “你说你。”刁浪心想花妹是怎么了,说话慌张也就算了,人也能弄错吗?这还吓到沙曼华,不知道人家身子弱,不能和她这五大三粗的人比?

    夏初然摸摸颈部,那里的感觉依稀存在,而且巷道里那人靠近的气息那么真实,她看到过常野,肯定认得,声音也是相似怎么可能会错!

    可是目前她根本不能辩驳,因为身后没有追出来的人,也没有能够解释的人。她就像是做了一场只有她知道的梦,而且这个梦令人胆寒,那种永不休止的感觉,毛骨悚然。

    “唉,回去吧。”夏初然只能如此,目前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我刚才好像遇到个怪人,难受……”

    “啊,沙小姐你身上怎么有血迹?哪里碰着了?”刁浪好像没听到夏初然的话,只顾着查看沙曼华。

    沙曼华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现在湿透了也脏透了,而且那上面大片的血迹尤为刺眼。

    “我,我,我……”沙曼华眼中立刻晕开了泪,眼泪汪汪抬头。

    夏初然先跑近,发现那只是沾染到的血,立刻舒了一大口气,“没事没事,没伤口没伤口,可吓死我了。”

    “啊!”沙曼华又大叫一声指着夏初然,“你的头,你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