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章 蔓蔓
    “沙曼华,要不我们换个名字,叫‘蔓蔓’……”

    夏初然自信的话只到名字终止,她忽然捂住心口,一下子坐在了高椅上。

    刚被“蔓蔓”一说冲击到的白玫,忽然之间又被夏初然惨白的脸色吓到。

    “你怎么了?”白玫一边注意夏初然发白的唇,一边拿起她的手腕搭脉。

    虚而不实,像是有什么被抽走一样的虚空。

    夏初然缓了一口气,摆摆手,“我就是突然感觉心脏漏了一拍,差点死掉的感觉,哎呦喂,哎呦喂,我真该善良,不然没有百年必然早死。”

    白玫的手还在把脉,也渐渐感受到夏初然回稳的脉搏,不过对于她不着调的话语白玫还是有些恼意,“若是你能改掉张口胡说的毛病,我敢肯定你活的会很长久。”

    夏初然不服气的单手叉腰,一副凌然的样子,“玄学不可信,我们要讲科学,科学是三两下嘴皮子就能打破的?你不要逗嘛。”

    讲科学?唉……白玫摇摇头,说什么讲科学,很多东西科学能讲与不能讲夏初然还不懂吗?

    “说说你怎么回事吧。”

    “不是特别清楚,似乎我对‘蔓蔓’这个名字有些许的敏感,偶尔提到这个名字会感到奇怪。”

    夏初然也在回味自己怎么突然的不舒服,但这种情况之前也遇到过,说是巧合但也太多次了,若说唯一的解释,那只有……

    “这个名字让我这么不舒服,是不是因为她是玄素之前种下的花?”

    “嗯?这如何说?这就是你要讨论沙曼华的原因?”白玫见夏初然说的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感兴趣。

    夏初然略微一点头,“没错,具体记忆我不太清楚,但是就我所知的,玄素曾在一个火山岩溶中种下了一株彼岸花。而那株接受天地的灵气逐渐成精,幻化成人,随后经历数千年的历练,成为了忘川河旁的曼珠沙华,主要是为亡灵铺路,引导亡灵前行。不过这和现代的曼珠沙华差距就比较大了,地狱旁的和泥土上的必然有些许差别。现代社会,曼珠沙华也叫石蒜,草本植物,成长于夏末秋初,球根含有毒性,我也做过有关于它的三篇论文,主要从生物习性、地理位置、品种引进多方探讨,你要是想看我们可以讨论的再深入点。”

    唔?白玫稍愣,但转念间忽而想起她是一位生物老师,之前还做了生物研究员,这都是她的自然反应,说完可能自己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不过像白玫久经“沙场”怎么会因为夏初然的延伸科普就忘了重点,她捏捏鼻梁,接着说,“你竟然知道如此多?玄素殒灭于距今五千年的过去,即使有记忆也不该知道这些过往。”

    “哎呀,白娘还是一如既往的灵活。”夏初然笑容愈甚表示了夸赞,“没错,这是我问席者的。”

    席者——冥界三神官的冥道神官,他游走在人世间,最爱扮作船夫江海游历,上次水家百余具亡灵就是他超度的。

    他肯定看出了夏初然的身份,既然如此也一定对夏初然十分注意。

    “是呢,就是你想的那样。”白玫虽然十分注意,可是还是有略微的停顿和思索,夏初然瞧出来,直接接着话往下,“就是这样,虽然你们一直监视我我,甚至让浪哥跟我到学校,可是呢还是有很多你们不知道哒。”

    夏初然知道他们的监视,但没说。白玫想。

    “席者不是普通人,学校阴诡之地也不少,只要他想他就能找到我,我也是那时候和他接触并且问他有关蔓蔓的事。”

    “我曾经入过幻境见到了蔓蔓,也了解到一些我不知道的情况,在后面遇浪哥的交流中碰巧知道了一些情况,我不敢说我能为浪哥做什么,所以花了两个月的时间软磨硬泡间知道了沙曼华前世蔓蔓的一些线索。就我知道的,蔓蔓并不是一个花妖,成精的彼岸花将所有的灵气都散成忘川旁的那片花海,而已经任务完成的花妖也顺势转世,想要体验轮回。于是成为人的蔓蔓正好降生在八城四季山和萧山这一片,本来她经历人间疾苦修炼到一定境界还会继续回冥界,但可惜的是,她最后死在了萧山。”

    “死在萧山之后的灵魂被鼠目打散,残魂入世,每一世都身体孱弱经不起波折,而且往往都活不过二十五岁。而这一世的沙曼华也已经20岁,已经到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年龄。我了解浪哥对她的执着,也知道在水连升也就是鼠目身上他有一个解不开的心结。你们都为其烦恼,我就想将蔓蔓带到他身边,了却一些心愿,也帮沙曼华修补残缺的灵魂,至少能让她活的久些,体会一下这世间的快乐。”

    夏初然这一连串的回答深深触及到了白玫,夏初然是个多说多做的人,虽然可能性格稍显大条,却在小事上极为心细。就像她说的那样,为了带沙曼华来刁浪身边,所以她才对沙曼华诸多照顾。但说到这里,白玫有些担心,她是认真的吗?将蔓蔓也就是沙曼华带到刁浪身边?

    白玫总觉得这个决定不好,她心底隐隐的有些许不安,也许不该让沙曼华介入才对。

    “哎呀,本来我是想用沙曼华再牵扯住浪哥和你们一段时间,所以早上才让核雕的小姑娘故意送去消息。可是你们为什么这么快就到这?我也不知道沙曼华在这,你们这速度也太快了。”

    “是阿浪要来找你。”白玫忽开口,凝望着夏初然的视线稍显无奈,“我说你离开,他就非要过来,说要骂你一顿。”

    小夏,世上之事变数太多,你无论做好什么准备,也不可能什么都能了解。就这人心,你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说谁都不知道。大家只是顺应着长河慢慢流动,而这结果又是什么,真是难测……

    “哈?真的?果然是浪哥,早晚要找我算账?是这个意思吗?哈哈哈,他太有意思了。”夏初然被刁浪小孩子的行为逗得乐不可支,他真是有意思的人,无论认识多久,都觉得有意思。

    “是,很有意思……”白玫直起身,不易察觉的轻叹气,她懂人心,所以才叹息。

    “那么,今晚的事,你准备如何?”

    话题绕了一圈再次回到停尸桥上的大火,以及死去的姜老四。

    夏初然习惯性的摸下巴,白玫瞧出来这是刁浪的习惯,夏初然学了去。

    “我觉得,该先考虑的是这个异扶镇,而不是今晚的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