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强势
    “不如我们说说沙曼华?”

    夏初然直接开腔,这令白玫始料未及,这个在刁浪嘴里听到,又令他感到奇怪的名字,怎么夏初然也知道?她不是最近两天才认识的她?就算自然熟,夏初然这举动也很奇怪。

    “你……”白玫开口,稍显迟疑,“你为什么情绪变化这么快?”

    说的不是她的本意,夏初然稍微一愣也笑了,知道白玫的心思,她在度量,并没有摸清夏初然的意图。

    但夏初然很配合,这是她在河桥遇鬼之后花了一夜想清楚的。

    这世界上真的是很多事情都太难料,她不是万能的,很多事情靠她一个人太难,她也想要倔强,想要摆脱这些让自己重新走上高度,走上自己的轨道,但实在太难。

    她既然踏上了不归路,就要做好下不来的准备。她不是在害怕,只是在迷茫,她想要掌控,可是事实在一遍遍告诉她,她还没万能到那种地步。

    就像她在揣测人心的同时,也被人揣测。自己的目的暂时不说,刁浪他们之所以留在她身边,主要是因为对她的不确定,以及各种事情和自己的因果。

    刁浪想要确认她是谁,又想知道她在做什么,世间根本没有捷径一说,对夏初然也一样。

    他们都把事情弄得太复杂,所以,夏初然想从自身出发,将这一件事慢慢简单化,至少对他们,她想试着去冒险去坦诚,只是只能作为她,夏家她是万万不能拉扯进来的。

    夏初然低头闷笑引起了白玫更多地不解,夏初然没回答她的话在做什么?白玫反复思量,考虑她或许觉得自己提的这个问题太过轻率,察觉出问题所以不由觉得好笑。

    白玫冷静,紧盯着夏初然,莫名的气场萦绕在周围,只是夏初然抬头瞧见如此严肃认真的白玫,又是忍不住发笑。

    白玫弄不懂她,神情第一次不自然。

    “你们也挺可爱的。”夏初然话多又扯,白玫拧眉站直身,稳了一口气,重新组织,“既然如此,实话实说,这位沙曼华,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这个时候,想沙曼华就不该想多,万一我说的是有关于这两天对于沙曼华的事呢?”夏初然点点桌子,就和老师一样教导,“就是因为这样才被我抓住漏洞,所以啊,不要和我玩心理战。我该说说,不该说你也骗不到。”

    白玫特意留下她,又营造了这样压抑的氛围,若不是说有什么想要的夏初然不相信,她和他们还是存在很大的隔阂,有很多窗户纸始终没捅破。

    白玫不语,面上平静,手心攥紧,她始终低估了夏初然。

    她发自内心的再一次觉得,若是有什么意外,夏初然绝对不能和他们对立。至少要在所有事情发生前遏制,而小夏最好保持现有的模样到最后,以防止他们三人更多地被动。

    “放心吧,我还对你们造不成什么威胁,我做这么多,第一目的是为了和命定之人牵扯,为的是在往后的局面中不至于满盘皆输。”

    这个命定之人是刁浪。

    “而后我发现浪哥似乎是我认识的人,而且我并不想给心中稍有地位的他太多压力,克制也在情理之间。之后他为老师的事情奔波,我也决定不去给他制造太多困难,但第一目的仍在,我依然需要你们。”

    “只是现在,我需要你们也并不想对立,所以考虑和你们做个交易,不,也可以说是约定。”

    夏初然缓缓叙说,可是白玫不解,这和沙曼华有什么关系?而沙曼华这条线是在关了刁浪之后,这又是什么联系?

    “这次你为什么关了阿浪。”白玫挑重点的行为依然有很强的压迫感,不过夏初然并不惧,她想好了怎么说,这也是为什么让她留下交谈她便留下的原因。

    “说实话,我是为了留下你们。我从冥界听说,要想暂时困住天人,将他带入正气最浓之地最好,比如说警局比如说正阳之下。那里正气足,仙者的力量会被同化,反而不那么容易释放。所以我便考虑了将浪哥放警局里,即安全又有保障。真的,要不是那日他自己胡来,我也会用别的办法把他关起来,你们这么在乎他,必然也会留下照顾他,至少让他被教训的同时,不那么惨。”

    “那么这样,我至少会有一天的时间能够自主化,你们监视我的可能性也会小很多。那日我同陈法医见面,她明面暗里话里有话,都想劝说我来到这里。以前的陈法医很少会左右我的思维,她知道她不能,毕竟我们认识十几年。但那次意外的强势,反而让我上了心,知道她父亲病重,我心里怀疑有人操控她,虽然到最后也没能确定,但知道了这种可能,我便顺势推舟,同意来到这里。”

    “要是你们也跟过来,当然会影响这件事的走向,所以让你们留在八城是最好的选择,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想近距离搅弄一下浑水。白娘,你应该有所想法,从老师事件开始,不是我在左右,也不是那些表面的星海客人在翻动,更可能的是有那么一个幕后,正在想做些什么,只是这些我们现在还没发现,也不知道是否对立而已。”

    夏初然说的有理有据,连一向多疑的白玫也不得不信服,更何况夏初然说的那个关键,也是她一直在意的地方——或许真的有那么一个他们不知道的人在幕后,鼠目一事就能看出些端倪。

    “那么沙曼华……”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个目的,约定。”夏初然站起来,撑住吧台凑近白玫,双目微眯,俏皮之意颇浓,“我帮浪哥找到他想见的人,你们作为我强而有力的后盾如何?”

    “人……沙曼华,你什么意思?”

    白玫这次并没有采取她一贯的反问以及居高临下的气场压势,因为她忽然想起一个她忽略的关键,夏初然不是普通人,她身后的夏家已经让她见惯了大场面,一次能唬住她,多来几次她便能反将一军。

    果然,夏初然感觉到白玫的语气和态势变化之后,笑容也变化了,自信且多了股张扬,而她之后说出的话令白玫更是呼吸急促。

    “沙曼华……嘿,要不咱换个名字,‘蔓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