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分岔路口(1)
    ,精彩无弹窗免费!

    “记住沙曼华,不要忘了她是谁。”夏初然略显玩味,可能在帮助的同时,她的猎奇心依然存在。

    “你在……说什么?”张三良望着夏初然,想从她脸上看到一点的蛛丝马迹。

    可夏初然只是摇摇头,推着车出门,让张三良先照顾席间的客人。

    夏初然的推车在偌大却寂静的园中“咕噜咕噜”前行,她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才来到这里,可是这里的一切和她想的出入很大,也让她毫无头绪。

    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是按照陈法医所说追查地下黑市,然后得到某些线索,顺便帮帮在这的卧底?还是说做好自己的事,顺势而为?又或者,与人合力解决河域恶鬼,积累max值……再可能……到底如何可能……

    看到厨房外十几个黑衣人,夏初然嘴角抽抽,慢慢推车进去。

    厨房间是非常宽敞的,所有设备一应俱全,她去采购期间陈嫂甚至准备了几个炉子和蒸箱,还有一些新奇设备。

    不过夏初然一概不会用。有时候她也怀疑,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擅长与不通巧,还是那种无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学会的那种。

    关上厨房的门,夏初然躲在里面哼哧哼哧做事,整理好后就送去,接着再回来弄下一道菜,厅堂因为有张三良看着,夏初然这边的压力小了很多。

    当上完最后一道菜,她真是累瘫了,坐在厨房间敲肩膀,好久都没这么累过,自我感慨果然是锦衣玉食好日子过久了。

    天气依然闷热,她也没什么胃口,于是乘着喘息间隙,她在门外给那些黑衣保镖送去些许糕点。

    在外面,保镖原本不想吃,因为毕竟正在执行任务,但有些闻到香味就已经饥肠辘辘,不过不敢动手,只能等着上面发话。

    看此情景,夏初然便提议分批、轮换用餐,三三分开,替换进食,这样即不会造成太大的人员涣散,也可以保证一定的体力,后来几位管事的一合计,也觉得大家都很疲惫,也就同意了。

    夏初然分发糕点,在保镖间走动,后来走到熟悉的人身侧后,夏初然递了糕点,跟他一起坐了下来。

    “厨娘小姐,之前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奉命。”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做在夏初然身侧大口咬着糯米糕。

    这位就是架夏初然来异扶堂的黑衣大汉,夏初然在他们手里吃亏不少。

    夏初然先撑着头望向别处,又转回来,“没事,我知道,你们也有苦衷,毕竟拿人钱财与人为善嘛。”

    高大汉子憨厚地笑了,“果然厨娘的气度非同小可,昨天我们架沙小姐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

    “哦?”夏初然眼睛忽亮,像是等鱼上钩的老者总算发现了一条大鱼,“哈哈,沙小姐比较孱弱,没什么反抗,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吧,就那常野,我看很厉害的样子。”

    高大汉子嘴巴一抹,“嘿,说的也是,这常野先生我们就没在车站见到他,后来接到消息,他一个人来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其他人也这样?”夏初然又问。

    “当然不是。”高大汉子继续道,“你们几个啊,厨娘你最难缠,沙曼华最胆小,外国少年最慌张。另外,那永智华教授是真的太过严肃了,一路上反而像是我们被架着,再说华容先生,那位先生唉,跟我们分析了所谓服装对人的什么感官影响,我觉得这位华容先生可能是个疯子。”

    华容就是这样,夏初然记忆里的他和现在可能没多少差别,对于内心的坚持,华容太过执着。不过,就夏初然对过去华容的了解,他和保镖分析服装,大多数是内心的恐惧,因为想占据上风。

    “哦,还有呢,永智华教授那儿子……”夏初然原本想起身,听到保镖还有话,坐着没动,“厨娘小姐,我有点很好奇,上面给的基本资料说,永智华教授的儿子永心患有自闭症,只会玩魔方,可他为什么单独位列七位之间,这合理吗?”

    夏初然微蹙眉,听到永心的介绍,忽而想起之前的种种,包括这次。

    夏初然所见到的永心都是埋头玩着魔方,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其实也不依赖永智华教授,同样的,对于周遭的事物也不感兴趣。

    这样的特征符合了自闭症的基本模样,只是夏初然并不确定,那时候她连说话都没能和永心说,考虑妄加判断不礼貌就什么也没说。

    现在通过报保镖的确认,夏初然忽而有些好奇这次选拔到底是什么课题。

    第一从选拔起点来看,姜家好像并没有反对家族竞赛模式,甚至只要有能力,你们联手又怎么样。

    第二,就是在华容席间说,蛮灵和自己有接触,若是按照姜家一贯的做法,他们不愿意没选拔资格的人牵扯到课题当中。

    按理说该有点大动作,可是这次余师爷却拦下了欲说些什么的姜四老爷,这一点很奇怪。

    现在就夏初然猜测来说,这次的课题可能不是一个人能完成,前赴后继才是姜家要的,而且有一定的危险性,那到底,是什么事呢……

    “喂!”

    张三良从后面突然蹿出,夏初然吓了一跳往前一个前冲,张三良一把握住她的肩膀,拉过来,自言自语说着“这么大的心脏,怎么就这么不禁吓。”

    夏初然喜出望外,忙回头,“里面结束了?”

    “在商量些什么,我可不就被赶出来了。”张三良嘀嘀咕咕,朝她伸手,看了一圈周围坐或站的保镖,抿唇,“你就喜欢男的,什么男的都喜欢。”

    生气了?

    夏初然摸摸头,低头想了一下,抬头一本正经说,“我也看脸。”

    张三良斜眼,懒得搭理她。

    随后二人就回到了厨房,坐着收拾东西间隙,夏初然和张三良说一会儿再去见见陈嫂,张三良点头说一起,毕竟他很闲。

    过了约莫十几分钟,外面有了动静,随后迅速有人跑进来,朝着夏初然大喊,“今晚姜四老爷落宿,赶紧收拾一间空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