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华容道
    ,精彩小说免费!

    “哎,那边的厨娘,给个擦手的。”

    声音极不礼貌又显得自大,没错了就是华容。

    夏初然僵直了背,碰了碰张三良。张三良莫名其妙看着夏初然,听她言,“帮忙给那边那位先生递个温手帕,然后顺便帮忙旁敲侧击要个名字。”

    “你认识?”张三良点倒抓的很准。

    夏初然面露难色,张三良也就没在问。提了个毛巾过去,递给西装男人。

    西装男人动作倒是绅士十足,只是脸上那股子傲气让人很不爽。当然,这傲气不是什么坚韧不拔的气魄,而是那种坚持自我、不听人劝的自傲。

    “你看我做什么?”西装男注意到张三良的视线明显不高兴,那种眉间不加掩饰的微皱,更是厌烦。

    张三良轻笑,倒了一杯水给他,接着转了一个圈,每位的位子上都倒了点。

    张三良动作娴熟,操作得体,夏初然注意着,忽而觉得他真是能干。

    绕了一圈张三良又回到西装男身侧,西装男脸僵着抬头,“你干嘛总立在我身侧?”

    张三良浅笑,只是似是而非的邪气让人倍感压力,“华容先生,我想看看你需要什么。”

    西装男挥手赶掉他,“不需要,你不要在我身边瞎转就好。”

    张三良诶了一声,转身离开,去接夏初然的餐盘。

    “这第二道菜我上吧,你听到了吧,叫华容。”

    张三良利落收拾餐车推着,夏初然眯眼忽问,“你早就知道他叫华容,为何还反问让我知道?”

    张三良头也没抬,利落的划分好鲜笋银鱼汤,笑容在上,在沉闷阴郁的氛围中,恰似朝阳一般温暖,“我就想让你确认。”

    恶趣味。

    夏初然偏过头,隐隐地带着笑。

    两人的亲密仿佛与生俱来,张三良回以笑容,推着餐车离开。

    他一个个递上第二道菜,一路席间无人说话,也可以说,从他们进来这个厅堂,就没有除了耳语以外较大的声音,哦,华容除外。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这汤一虚一实,实在美妙。”蛮灵坐在姜万华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左边三位的顺序依次是蛮灵、永智华和沙曼华。

    位置是男女分做,男在右女在左,按前先来后到的顺序自己挑的。

    蛮灵搅动汤勺,翠绿的莴苣颜色不减分毫,她向暗处的夏初然递去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夏初然心领神会,暗暗举起大拇指,夸她掐准好时候。

    “要我说,这野旷、江清的意境不适合此刻的我们,毕竟我们可不是孤单一人。”华容擦擦嘴角,开口道。

    他坐在姜万华右手边第四个位置,前面依次为外国少年卢克、常野和永智华教授的儿子。

    夏初然扶额,就知道华容是个什么时候都要跳出来的人,不过也不怕,这些小意外下午时分蛮灵和夏初然就已经预料到,于是蛮灵接着道,“呵,意境?先生,你可要搞清楚,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是对手,不是朋友,还要依靠彼此?这不是笑话?”

    “真可惜,就我知道的,蛮灵小姐很喜欢抱团,总是和着院里的人套近乎,比如那位厨娘。”华容句句带刺,不留情面,他是在蛮灵之后第二个到的人,所以看到的自然也最多。

    蛮灵嗤笑,只是这回保持了不发作的仪态,夏初然说了,高冷占据上风,不太在乎、急迫的作态往往会给对方压力。

    “你笑什么?”果然华容怀疑自己,直起了背,再不气定神闲。

    蛮灵撑着头,眼神轻蔑间朝着华容起合,“人人都说,越是吹毛求兹的家伙,越是没什么底,因为自己没有就看不得别人拥有。”

    “你!”华容气的脸都青了,颤抖着抑制心中一股怒气,微微将筷子放下。

    蛮灵拿起眼前的高脚杯,喝了一口葡萄酒,摇晃酒杯,“‘合理可作,小利莫争’,先生,是否你想占据上风的时间太多?”

    华容脸色铁青,在场的人除了常野看的津津有味,其他几位中外国少年稍显慌张,永智华母子不与理睬,沙曼华少女纯情似乎看不懂现在这场面。

    而姜万华似有话讲,但在华容和蛮灵双方唇战间,被站在他身后、贼眉鼠眼的余师爷挡下来了。

    张三良回到夏初然身旁,虽然蛮灵赢了,可是夏初然表情并不轻松。

    “怎么了?看你愁眉苦脸,你可是很少愁成这样,是因为华容?”张三良佯装在收拾东西,思绪在夏初然的行动上。

    但夏初然默不作声,并没有什么后续的动作。

    张三良看了一眼,转过身和夏初然并肩,“华容很自傲,而往往这种自傲都带有一定程度的自卑……”

    夏初然又无言。

    “当然,人本来就是双面体,所有感情共生,为了弥补另一种感情的缺失,往往会找寻想干的东西补救,很显然,这具满是自傲的身上,一定有个极其自卑的内心,突破不了,情绪也越演越烈。”

    “你说谁?”夏初然忽问。

    “你想谁就是谁……”张三良给了夏初然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却又问,“你和华容认识?”

    “算是。”

    “旧情人?”

    “老对手。”

    唔?这有点稀奇,张三良忙转向夏初然。

    “他是我高中同学,前些年去了国外,没想到突然回来了。”

    这句话有点耳熟,张三良忽问,“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不然你躲着干嘛?”

    夏初然手放唇间,“高中的时候,他次次考试排名都在我前面,我做了三年老二。”

    嗯?张三良感到惊异,他觉得这位华容虽可能有才,但绝对是个死读书的书呆子,和夏初然比,不说比不上,该是能力有限。

    “我和他高三的时候有个矛盾,我想现在提起来会很麻烦吧。况且我也不想被他认出我做了厨娘,以我对他的了解,冷嘲热讽是必须的,他会充分展现自我,到时候可能会成为我们的麻烦。”

    这个华容……

    张三良凝思,视线不自觉朝向了华容还有蛮灵,在一个转弯他看到了低头品菜的沙曼华。

    沙曼华年纪与对面永智华教授的儿子相当,长得清纯可爱,可能是从小接受艺术熏陶,那气质不是一般人可比。

    “你今晚约估看了沙曼华五十眼,很漂亮?”夏初然情绪看起来平平,只是略微的叹息还在不言中。

    张三良立刻慌张,像是出轨被抓到的丈夫,“我不是,也就是,哎……就是长得可爱了些……”

    随后张三良在越来越低的声音中说了实话,夏初然微微笑,不恼的样子,“那你就继续看,好好记住她,她可是花海最绚烂的一朵花,不可忘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