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彼岸花
    ,精彩小说免费!

    电话结束,刁浪还在想夏初然打电话的意图。

    他盘腿坐于床上,眼不闭,身不动,等到天已破晓,屋外蹿动开始有了密集的声音,刁浪依然没动,警察来来回回走动,注意到了情况推开门进入。

    “可以走了?”刁浪语乎,歪着头,似乎想到了什么,“应该就是这个理由,你们不能拦我,花妹需要我。”

    警察莫名其妙,但确实刁浪已经可以离开,于是言道,“夏初然女士已经撤销控诉,你可以走了。”

    刁浪弹掉在手心里握的最后一只西瓜虫,大喇喇地走出门外,他似乎有些急切,所有手续什么的他也没太在意,在签完该签的字后,刁浪走出警局。

    屋外是阴天,据他的感知,最近还会阴雨不断,而且没有晴好的预兆。

    有时候刁浪也感慨,自己现在连晴日都控制不了了,明明以前天界最美的云朵仙子,也会在他放晴的那一天过来瞧上一眼——那万里无云的浩茫感。

    这估计是除他以外什么式神都做不到的,而只有他刁浪,是能够带来温暖的神,无论天气还是心情。

    走下警局的台阶,这里是另一番景象,忙碌的好似他的存在不够明显,而他也确实不能打扰他们。

    有人匆匆从刁浪身边跑过,刁浪一把抓住那人,那人穿着警服看上去很慌张。

    低头看刁浪抓着自己,站直道,“请问有什么事?”

    刁浪伸手弹了下警员的脑壳,突然鲜血迸出,警员惊慌捂住,但立刻抬头双目充满诧异。

    刁浪望着他叹口气,“你已经死了。”

    警员不语,可能也已经知晓。

    “人啊,别再挣扎,死了就是死了,有些地方不属于你。”

    警员紧握双手,却面露刚毅,那是他最后的倔强,伴随着轻微的颤抖,“我是来打报告的……我老婆今天生产,我……”

    刁浪支起手,摇了摇头,“你是警察,该知道制度的重要性,杀了你的那个人,我会让人带到你面前,现在走吧。”

    警员后退,不断摇头,“我该做完该做的,我的老婆生了,男孩女孩,我还不知道,我……”

    “好了好了,我也赶时间,刑满释放第一单,别给我为难。”刁浪掏掏耳朵,在警员的灵魂周围架起了一堵无形的墙,别人能进,亡灵却出不去。

    “不,不,不!”警员头摇的更加厉害,不断激起周围的碎石瓦片、树枝花草,他的动静之大引得刁浪也不得不控制了点。

    刁浪皱眉,火气已经很大,早知道不管了,在大白天动点气真不值,“我说你啊,我好好说话的时候你就……”

    “你们都不懂,都不懂活着的意义!规矩规章!我只是想见见我的孩子,只要一面!”警员爆发出恶气,刁浪惊讶,正想制止,忽而脚边滚落一枚核雕,而那核雕忽而盛开初无数的红色彼岸花,延伸至警员的脚边。

    引领灵魂的摆渡者,将彼岸之花铺满亡灵的道路,踏上花海,冥者即将引导亡者渡入亡海……

    警员看到彼岸花伸出的一条路,急忙跑了上去,刁浪心下怀疑是哪一路的冥者如此无影无踪,却忽然大惊。

    这不对,彼岸冥花怎么可能出现在白天,任何鬼差都没有这能力!除非是冥界的三神官,不过这样一个小小的亡灵,竟然出动了冥神官?

    “等一下,别跑!”刁浪追上,跑至警局大门边,忽而有一个小孩冲了出来,刁浪立时反应抱住了小孩,一个翻滚护住,接着赶紧爬起。

    视线紧随警员跑入的花海,可是花海在此瞬间早就无踪,刁浪“啧”了一声,相当不痛快。

    “哥哥,对不起……”小女孩的声音,带着抱歉入耳。

    刁浪瞬间醒悟,扶起了小女孩,“别说什么对不起,你没事吧?”

    刁浪仔细查看了一下小女孩,忽而恍惚,“你不是,你不是上次医院那个……”

    上次水家之事中途,夏初然和刁浪调查筱晓之事,被引去医院追一个鬼魂,偏巧就遇上了父亲死亡的核雕女孩。

    女孩撕心裂肺呼唤现在犹在耳边,此刻见到她,她的手里还握着核雕。

    难道刚才的彼岸花是她释放的?刁浪带着疑惑捡起了地上的核雕,轻拍掉上面灰尘。

    紧接着一个彼岸花样式的核雕清晰地出现在刁浪面前,栩栩如生的雕刻,十分美妙,连刁浪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这是你雕的?短短两月未见,进步神速。”刁浪将核雕握在手里朝向女孩。

    女孩明眸善睐,笑起来极为好看,她估计已经走出了父亲死亡的阴影,重新成为了初生的朝阳。

    女孩没接过核雕,只是眼睛瞟了一眼,说,“这可不是我的核雕,我刻得可比这个好看也复杂多了,爸爸说要让我细心学习技术,我这两个月都极为努力了。”

    小女孩热情而张扬,刁浪也不由得嘴角上扬,他摸摸她的头,比起往日多了些正经气,“你的父亲……”

    “爸,有人找。”刁浪没说完话,小女孩就朝着刁浪身后方、警局的某一处喊道,刁浪讶异,猛地转过头。

    女孩的爸爸生龙活虎、满面春风,见到刁浪点头致意道,“您是,认识小女吗?”

    “爸爸,这是上次我和你说的,和一位可爱的大姐姐在一起的先生,他们买了我第一个核雕。”小女孩继续欢快的解释。

    我去,什么情况,诈尸啊?!刁难惊讶难掩,上上下下扫视女孩的爸爸,确认是人后,他完全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状况。

    上次和夏初然一起的时候,他明明死了啊……这是……

    刁浪迅速又转向小女孩,指着核雕,“你说这个核雕不是你刻的?那是谁?!”

    小女孩眼神明亮,十分欢悦,“是沙曼华姐姐哦,她人长得漂亮,连手指都超级好看!我最喜欢她了!”

    沙曼华……刁浪对这个名字完全不感冒,没有一点印象,他又抬头,小女孩和父亲已经走远,而马路的对面,是他朝思暮想的同伴——

    铭风与白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