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河间斗法桥上来
    “猪猪,现在我就给你去砍了那女鬼!”蛮灵立时站起,手在转变的过程中变出锋利的猫爪,双目也被怒火渲染,看不到一丝理智。

    躲藏于黑夜的黑猫,本就是嗜血杀意的猫妖,出生就注定的邪气,从来都不会将她拉上正途。

    可即使如此,蛮灵也在圣人的熏陶下做到了收敛,学会了对万物的怜悯。

    只是这一次,她还是控制不住,愤怒的火焰已经烧毁了所有的可能,蛮灵只想,只想撕毁地狱的恶鬼!以及那些在九泉之边早该灰飞烟灭的存在!

    蛮灵刚迈开腿,忽然一股力量抓住了她的脚腕,她惊慌,忙低下头。

    是夏初然!

    夏初然正紧抓着蛮灵的脚腕,闭着眼,缓缓开口,“有鬼,你别去。”

    夏初然在最后关头拦住了蛮灵,因为她非常清楚,蛮灵根本无法触碰阴气重的东西。

    具体这件事,之前刁浪已经同夏初然解释的非常透彻。

    两个月,刁浪与夏初然住一起的时间里,虽然俩人因为各自的事不常接触,却总是因为突然地斗嘴而变得默契,最后也偶尔上演促膝长谈。夏初然很喜欢听刁浪讲各种奇幻的事情,那是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即紧张又好奇。

    而在他们讨论蛮灵的过程中,刁浪说,蛮灵这只小猫出生不一般,猫妖之气很弱,神灵之气旺盛。

    按说这样的小猫该是在得道高人身边呆了很长时间。虽然因为猫这一类异邪物因为自身原因,不太可能得道,可是能有这样的造化,也不简单。

    说到这里,刁浪还向夏初然解释蛮灵两个最为特殊之处——不能入河入海,以及不能接触亡灵。

    第一个好说,基本上就是不能下水。可这个有个比较不同之处,蛮灵作为灵气大于妖气的猫,进入阴气重而不得散的水下会造成巨大的伤害。

    轻者遭水中邪之气割伤,重者被巨大邪念侵染,可能入魔也可能殒命。

    而第二点,猫妖无法接触亡灵。这一点是大多数猫妖的特点,一但接触尸体会触发起尸,这是其一;其二影响周遭风水,猫妖随便碰触亡灵,会让邪气侵入亡灵体内,演变为恶灵,而这种恶果会形成一生二的现象。

    当这种情况一旦扩大化,很容易造成大片的鬼城和死城,这就是相当造孽的事情。

    所以即使夏初然现在有气无力,可还是强撑着拉住蛮灵。

    蛮灵见夏初然醒了自然高兴,并没有做多余的动作,赶紧蹲在夏初然身侧,问她怎么样,那里有没有不舒服。

    夏初然睁开眼,做了个“ok”的手势,蛮灵这才喜上眉梢,赶紧将她扶起来。

    “你没事就好,老娘我差点不想活了。”蛮灵有一说一,什么心思都放在外面。

    夏初然拢拢湿哒哒的头发,坐好,颇感慨,“这点小事就让你想跟我去了,哎,怎么说,我可真抱歉。”

    蛮灵大手甩她肩上,夏初然哎哟叫唤,不过蛮灵倒无所谓的继续说,“我要是也出事,你跟着我去了也行。”

    夏初然愣住。

    久久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一句平常普通的话语,忽然像黑暗中递过来的一根稻草,它在问,要不要抓住……

    夏初然在希望,在回味,在思索。

    她忽然发现,她好像一点也不了解蛮灵,区分不出她是一件,而没有真正将两人的位置摆在同一条线上又是一条。

    她没想把蛮灵当朋友,或者说,就没想过两个人会有太多接触。

    是她将外界的一切可能与自己隔绝,是她自以为是,却渐渐脱离……

    “小蛮……”

    “嗯,干嘛。”蛮灵见她,又多问一句,“你是不是脑子里进水了,反应怎么这么迟钝。”

    夏初然本来想说些什么,比如我会好好了解你,你会成为我继续下去的新动力之类感人肺腑的话,结果蛮灵一个进水,夏初然又习惯性反嘴,“我脑子不会进水,你该说我鼻子进水,还有,刚才谁甩我?!90度云霄飞车都不及分毫。”

    说完夏初然举了个大拇指,她当然知道是蛮灵干的,不过蛮灵说自己是林亦,夏初然觉得这个游戏要继续,不然没得玩。

    哎呀,好像挺好玩。夏初然没由来的感到兴奋异常。

    蛮灵又大手一挥拍夏初然肩膀上,夏初然再次呜哇乱叫。

    “你是又好了是吧?又精神了是吧?还不赶紧走!老娘真的很想问你,我从火车上下来后到底为什么在这,好奇死了,但是看你不太正常,老娘我一直憋着,你现在还给我磨叽,我给你再来个水下一次游你信不信?!”

    这是蛮灵,知道自己做错了,就转移话题让问题最小化,夏初然憋住笑,不住点头说,“是啊,你是车上一碗泡面睡着了,人才啊你。”

    啊?蛮灵对夏初然这个回答满脸问号,这个死小鬼想怎样?皮痒难抽是吗?好好回答不行吗?

    “快快快,咱们快走吧,现在也没有退路了,既然上了桥,就从桥上过吧。”夏初然还是想笑,脸上皮一抖一抖,刚才醒来之际,夏初然就将目前情况看了个大概,心里也思考了几种可能。

    不过,她没有任何一个把握,也不知道自己想的能不能对上,所以她只能静观其变,和蛮灵一起经历可能的变故。

    试着用别人家的角度看问题,说不定会得到不一样的答案。夏初然莫名想,也希望得到答案。

    “这桥有病?建什么房子?”蛮灵扶夏初然站起来,自然先看到了桥上的房屋,她不理解异扶镇的构造,很奇怪,而这种奇怪伴随着内心的不安粗暴的出口。

    当然,憋不住也是主要。

    “桥哪来的病,你给瞧瞧?”夏初然也是找死的一把能手,要说蛮灵是急脾气憋不住,那夏初然就是直脾气非吐槽。

    两人一来一往,夏初然头上包都多几个。

    所以,在夏初然又被赏了几个包后,她态度极恭谦的向蛮灵开口,“小蛮同志,我觉得我们的革命友谊就到此止吧,对你所有的好奇都承受不住你的暴打,能放过小的一命吗?”

    “别废话!”蛮灵出声喝止,转头又犹豫望着桥上的屋门,转身问夏初然,“你小子知道这门要怎么开吗?这劳什子门,老娘能不能劈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