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夜起风波(一)
    “不许胡说,你根本不在厨房中。”陈嫂出言反驳夏初然,夏初然心中骇然,她一直没离开过厨房,怎么可能没见到她?

    说到这,她忽然想到刚才她出门的一刹那,有恍如隔世的感觉,就像是到了一个维度的另一个空间。

    难道……夏初然视线移向走在最前面的蛮灵身上。

    蛮灵会异境幻术,猫鬼事件中就一直影响到自己,难道这次也是她造出了幻境?夏初然沉思,觉得目前最有可能的就是她。

    其原因有可能是为了不让他人打扰,也有可能是以防万一。

    想到可能是蛮灵,夏初然先舒了一口气,因为问题可能没那么复杂,不过她没敢完全放松,她留了一丝心眼,怕个别事端让她难以招架。

    事已至此,夏初然想暂时也不要去深思,毕竟好多事堆积,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后面应时而变。

    所以她先缓和了陈嫂的抱怨,悄悄告诉陈嫂自己不小心在后院睡着了,怕她骂才说些谎话。陈嫂一听当然很生气,可夏初然能哄,嘴巴翘上天能说出花来,片刻不到陈嫂就喜笑颜开。而陈嫂也是通情达理之人,心情并没有那么差,加上今天第一天,客人来的不多,于是她也没真的惩罚夏初然,就只说以后注意。

    夏初然喏喏点头,这件事也就算了了。

    一行三人,一路引到堂馆的门前。陈嫂虽然不怪罪夏初然,不过路上重复告诫夏初然下次不要玩失踪,这在异扶堂是大忌,也是大不敬,在没有了解这里之前不可以瞎转悠,对自己和别人都不好。种种之类讲了一大堆,夏初然一直点头,准备就听听,以后随机应变看着办。

    到屋里的时候,灯火通明,原本白布覆盖的大长桌上已经点上了蜡烛,准备好了水果茶饮,鲜花香薰,原本阴暗的大厅有了少许温馨。

    这本来该是夏初然准备的,可是陈嫂一直找不到她的人,亲力亲为,所以也难免有些不痛快。

    “林小姐,上面吩咐您先休息,明晚才是选拔赛的开始,今晚就请您好好放松。你有什么要求我们这边都会竭尽所能帮您。”陈嫂先是关照了蛮灵,蛮灵似乎没听见,视线也不再陈嫂身上,于是陈嫂又转向夏初然

    “这样,初夏姑娘,你帮林亦小姐将行李搬到二楼第二间房,让林小姐休息。”

    陈嫂吩咐,夏初然立刻提了提手上包裹,走到了旋转楼梯上,然后才回身招呼蛮灵。

    蛮灵对这里面很好奇,她可能也没机会进来,眼睛四处张望,当然她也注意到了餐桌正上方的房顶上那一个奇怪的包裹。

    夏初然喊了她两声,陈嫂嫌夏初然没礼貌,喝住了她喊叫,在即将责怪之际,蛮灵从神游中苏醒,紧跟上夏初然步伐,小跑上了楼。

    至此,陈嫂也不方便再说些什么,抿抿嘴,仍由她们上去。

    “咦?二楼第一间房门关着?难道已经有人到了?”夏初然出声疑惑。想起陈嫂吩咐给蛮灵准备第二间房,这么说很有可能是来了第一位客人。

    可能就在夏初然和蛮灵在厨房间忙碌的时候到的。

    夏初然留意了一下关着的门,门关的严实,从门缝看不出什么,所以只能先给蛮灵带路。

    蛮灵大摇大摆进了第二间房,第二间房不算黑,九盏油灯照亮了房间的角角落落。

    “隔壁来了个男人。”

    蛮灵躺倒在古色古香的楠木架子床上,成大字型的舒展。

    “你怎么知道?”夏初然随意接话,将蛮灵的行李小包的放梨木雕花椅上,大件的放在地上。

    “我有什么不知道。”蛮灵摸摸鼻子,头偏开,透过厚厚的墙壁,看到旁边房间男人就在屋里来回踱步,桌上放着一张很大的地图——苏城的地图。

    蛮灵说她知道,夏初然也就点点头,没问下去,她知道蛮灵的能力,这对她来说应该很简单。

    这也证实了,真的来了客人。

    “你接下去准备怎么做,天黑了。”蛮灵起身,一手撑着头,盯着夏初然。

    夏初然收拾行李的手顿住,望着蛮灵,她察觉出了蛮灵眼中的危险,而且黑夜与阴气使这份危险更加凸显,并且着重强调——

    她和蛮灵,已经是两路人。

    夏初然掩饰一笑,“我啊先去收拾收拾,顺便问问旁边客人需要吃些什么。”

    “好啊。”蛮灵重新躺倒,“反正夜晚还长着,你去做自己的事吧。”

    夏初然继续点头笑,很快放下了手上的东西,慢慢往门外走,她知道自己有多急切离开这个地方。可是越快蛮灵察觉的越多,所以她拼命说着话和叮嘱,掩饰自己因为紧张的气喘不匀。

    当房门被关上,继续伪装的夏初然离开了蛮灵的视线。

    蛮灵舒臂,慵懒地勾起长腿,配合着光线在墙上留下了倩影……以及,那高挂的猫尾。

    抱歉啦猪猪,游戏该结束了。

    夏初然走出房门,控制几次呼吸,敲了敲二楼第一间房,里面传来咳嗽声以及一个男声:

    “什么事?”

    声音轻且稳,并不慌张,夏初然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是这样,我是这里的厨娘,请问先生今晚要吃点什么吗?”

    “不需要,我不饿。”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寡淡,可这寡淡让夏初然有些许熟悉,甚至脑海中已经出现相同的面貌。

    夏初然怀疑加好奇,想再试着问一句,身后却响起了声音。

    “小姐。”陈嫂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夏初然身边,夏初然心中骇然,看清之后又微微俯身。

    陈嫂在外和在里的感觉差太多,阴森的像是一个鬼怪,不怕都有鬼。

    “陈嫂你找我何事?”

    陈嫂慢慢伸出手指,指向了门边,夏初然注意到陈嫂的衣服和刚才又有区别,一天连续换三套吗?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嫂的方向。

    “客人来了,去迎接吧。”

    客人来了吗?夏初然趴着栏杆往门外看,门外天色已大黑,可是说的客人夏初然是真没看到。

    “陈……”夏初然一转头,陈嫂又没踪影。

    她没办法,只能匆匆下了楼,期间大裙摆勾到了几次楼梯扶手,夏初然叫苦不迭,真想剪光了事。

    出了门口还是没看到人,天色已经黑了,园中又没灯,夏初然正在苦恼这方向的时候,陈嫂提着灯又出现,衣服还是和在二楼看到的一样。

    夏初然舒了一口气,怕她是鬼,担惊受怕。

    陈嫂将灯递给夏初然,语气淡薄,“往前走,上桥上,码头泊船第一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