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落魄凤凰大花鸡
    ,精彩小说免费!

    是夜,八城某拘留所内。

    刁浪蹲在地上抬头望着铁栏栅,他一只手还在不断敲砖墙,盼的是能再敲出两只西瓜虫。

    他已经将手里的八只西瓜虫弹射出去通风报信,估摸着五天都过去了,饶是冥界都可以来两趟,可怎么还没有一个人来救他?白玫铭风那两口子就不说了,这……花妹是真的不要他了?

    刁浪暗自摇头,喃喃自语,“不可能的,即使婚约之说是假,可他们还使用过同一笔存款,这样的情谊,已是世间少有。”

    “确实少有。”铭风的声音从暗处传来。

    刁浪略微一怔,听出声音后,差一点飙泪,“兄弟啊!你总算来了!”

    刁浪迅速起身,铭风已经到了他身后,他见惯了刁浪的意气奋发,对他窘迫的一面甚是稀奇,轻轻一瞟间,竟然感觉非常畅快。

    可铭风还是一如往常的冷淡模样,没将心底的那股窃喜流于表面,他放下背后的大铁锅,倒扣在地上,坐于上,拂开身前没有的长衫,微谦手,要刁浪也坐。

    关押刁浪的拘留单间里有一张床,听说这美好的待遇还是夏初然特意关照过的,看看,够意思吧。

    刁浪一边心怀不满的撇撇嘴,一边坐在床沿附近,铭风扔过来一壶酒,刁浪顺手接住,多谢之声言毕,大口喝。

    畅快淋漓间才有些潇洒,接着刁浪擦擦嘴,小媳妇般抱怨道,“阿风,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找我,我等你等得好辛苦,心都要碎了你知不知道,讨厌!”

    铭风也喝了一口酒,慢条斯理地说,“你的嘴巴再歪,我就帮你扭正。”

    铭风总是不瘟不火,可说出的话却特别有气势,说到底这家两口子都是如此,开个玩笑都不行,要是花妹,这个时候就会歪的比他还厉害,说出比他还有意思的话,哎哎,还是花妹有意思。

    说起花妹,怎么把他抓进来就不看他了,诚然,诚然他是花了夏初然一笔小钱,好吧,算大钱。可是刁浪可是神仙,能上天入地,能呼风唤雨,花妹以后要是有什么难处还能找他帮个忙,他能给她整飞了,你说那费用花的是不是很值。

    “阿浪,我问你,你拿夏姑娘的钱,是做什么,仅仅只是为了为了买门外那辆摩托?我不是很愿意相信。”

    哎哟,摩托还在?!这花妹虽然嘴上说着要惩罚他,拉风的摩托还是给他留下了嘛,毕竟十三万的车,刁浪以前看过无数次都没钱买。

    说到人间的东西,有些确实感觉要比天上的神器好玩多了,“花妹靠谱,不愧是我的花妹。”刁浪摸着下巴一遍遍感慨,“这么说这次你来,是花妹总算松口了?”

    松口……铭风难得浅笑,呡酒,即使夏姑娘松口,铭风和白玫也不打算放刁浪出来,胡作非为的家伙,是需要被关起来反省反省,“不说夏姑娘,我问你买这辆车的缘由和动机,你还没和我说。”

    哎哟,真么意思。刁浪撇嘴,铭风和白玫一样只挑重要的说,多余的话不愿费半句。

    刁浪摇了摇壶里的酒,轻而一笑,“我花她的钱,原因有三。一是花妹家产万贯,不在乎这些钱财;二是我出门在外,需要装点要些钱财;三是花妹难以亲近,必须花钱消灾。”

    刁浪说完仰头喝下一口酒,酒水入口三分香,是酒瓮仙人的梨花酿。

    “前面两点不就不苟同,第三点,你的目的该是第三点。”铭风接话,“夏姑娘虽然表面活泼,实则非常难以接近,即使你用了小手段进入她的家,她也能在一定的范围内保证自己的空间。与其说夏姑娘领域意识太强,不如说,她很不会靠近他人。”

    铭风解释颇多,刁浪虽很赞同,但有些疑惑他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真是年年出奇事,今年尤其多。

    不过刁浪可没打算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他继续夏初然的问题和铭风讨论,“我稍稍了解过,花妹年少之时,父母离世,二十岁成人之际,祖父离去,自己和祖母之间隔阂较大,几个叔婶又无法知其想法,加上几个月前金教授离别。花妹估计是不太会和人相处,或者她也比较忌惮和别人的深入。”

    “嗯,玫娘了解过,夏姑娘在学校也几乎没有朋友,虽天性放肆,却很少有人知道,也几乎没有交心的友人,就连她的小叔夏仁杰,也是只关怀大于理解,不知道她要什么。”

    铭风加以补充,刁浪便点头,“这么说来,人类烦恼也颇多。看她天真无邪,却也有个比较不愉快的童年;虽然权力在手,富甲一方,却也有不能说的寂寞。”

    “所以,你拿她的东西,是希望日后还她一个大的,而后面牵牵缠绕,也慢慢能让她进入更多人的生活。”铭风说出刁浪心声,接着喝了一口酒,似是感慨,“阿浪,你是一位好神,只可惜这世间待你还是薄。”

    刁浪轻笑,肆无忌惮间毫不在乎,“薄不薄对我来说已经毫无关系,我只想得到我要的,只是看看这世间诸神,会不会松一松口。”

    “这次鼠目之事,你忍得好,因为这样,你越来越接近你想要的东西。”

    其实鼠目这件事,铭风心底感谢夏初然,要不是她突然占据了刁浪心中的一寸地方,也不会在那么危机的时候,令刁浪在她和鼠目之间做了抉择。

    也因为这样,在刁浪不清楚的情况下,铭风是对夏初然消除了点敌意。

    他不管夏初然目的为何,又怎么会牵扯到这些事间。只要她能帮他拉住刁浪,铭风便对她有礼相待,日后她百年归天之际,铭风也会记今日种种,为她打点好一切。

    说起世间福报,也是因为某些不经意间的善举所致,借这个善举,铭风也想,该是他回归人间的时候。

    就这样,两人又借微光聊了很多,酒喝空了,天也快亮了,铭风才站起来。

    刁浪兴致勃勃,还想再喝上两壶,铭风没理,踢了踢大锅只是转告刁浪,“夏姑娘说,希望吃到你一顿饭作为赔礼,还有两天,我就将锅带来与你练习,你定要勤加苦练,不要浪费夏姑娘一片心意。好了,阿浪珍重。”

    等等,大锅,练习,这两天?!

    “你不是来救我出水生火热的?!”刁浪立刻醒悟,大叫。

    铭风一竖长笛,“你知道神要是到了这地方,绝对不能冒用人类的名号,不然,你是要替人受苦,心甘情愿的。”

    说话间铭风已经出了门外,刁浪大惊,忙冲到门边大叫,“老子不知道花妹会认真,我知道错了,真知道了!喂,死百老!老子和你千年友情一朝尽,你个死百赖的,老子要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