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预见未来
    ,精彩小说免费!

    “刁先生,你涉嫌盗取他人财务,现在需要请你协助调查。”两位警察见刁浪呆滞又说了一遍。

    “我去……”刁浪彻底无语。

    “他说他去。”夏初然补充一句,低头笑的双肩bra的带子都滑下。

    刁浪拼命挥手,“花妹,你知道我不是这意思!”

    “去吧。”夏初然擦擦笑出的眼泪,“你总得为自己做的事负责,无论男女之事还是其他。”

    “喂,喂,花妹……”刁浪无奈之下已经开始凑到夏初然耳边小声跟她套近乎,“你不是说我要娶你?你这点小事就给我认真咱们怎么能志同道合?怎么能日久天长?你说是不是?”

    “娶我?”夏初然嘿嘿笑,之前打死不愿意,此刻病急乱投医,她凑近刁浪耳边,轻声说,“浪哥,实话说我是骗你的,二十年前我们总共就讲了十分钟的话,哪有功夫谈婚论嫁。我只是听一位心理学家说,若要陌生人对自己影响深刻,夸张的话和行为是最为快捷的方法。我嘛,见你长得帅,觉得这么说我也不吃亏,就胡扯了。”

    胡……扯……

    刁浪完全怔住,他纠结了那么久,她一句玩笑就打发了?!这死小鬼!

    刁浪气疯了,上来就掐夏初然脖子,夏初然乐地傻颠,哈哈笑,两个警察见状立刻控制住了刁浪,死命夹住他,刁浪左右开弓上下踢脚,夏初然一边闪避一边乐呵,好不得意。

    “你别嘚瑟!看我下次逮到你,打爆你!”刁浪气急了的话在两位警官耳中十分具有威胁性,眼看着就要带走刁浪。

    夏初然上前一步,歪头外脑问,“还有没有下一次?”比如随便勾搭女子,又比如随便拿她的钱挥霍。

    可刁浪死鸭子嘴硬就不肯松口。

    夏初然也知道刁浪不会妥协,上前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笑的如春风般爽朗,笑声在耳边犹如林间的百灵。

    刁浪一下没了脾气,这丫头,只是觉得好玩是吧,什么在她眼前都只分有趣与否是吧。

    刁浪摇摇头,可恍惚间,他的眼前雾雾蒙蒙,突然一幅景象出现在自己面前:夏初然浑身浴血,倒在了草地上,四周的花都枯败,而她也没了声息。

    刁浪猛然抬起头,夏初然抿唇在笑,因为不解他的惊讶神情,于是掩了掩嘴。

    可刁浪没当这件事是个玩笑,他想伸手抓夏初然,却被警察扣着,他只能疾呼,“花妹,你什么时候有过短发,就是男生头那种?!”

    景象中的夏初然明显的短发造型,是在户外,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有水声和鸟鸣!

    夏初然顺了顺马尾辫,笑回答,“我没留过短发,我不喜欢短发。”

    未来。刁浪立刻明白,他在一瞬间看到的夏初然的未来,而这个未来出现的原因刁浪很不解,他也看到过阿九嫂在火中的未来,最近断断续续的出现,到底是什么原因?

    诚然上天不允许他们在窥看人类的前尘过往,可是他毕竟是远古神,这些能力早就根深蒂固,时至今日他也没办法百分百说看不到。

    可这样一看,刁浪心头重压难舒,夏初然会遭遇什么?未来的景象为什么让他看到?看到了又要他怎么做,虽然上面说过现在不管天人和凡人关系如何,但一点不能改变,凡人阳寿绝不可变。

    这一景象中的夏初然明显还很年轻,真的是有什么大难等着她?

    刁浪被未来的预见困扰,这边夏初然还在笑呵呵,警察问她有关于银行卡丢失的问题,她笑答不知道。

    刁浪瞬间转醒,忽而想到自己还被警察架着,就是这夏初然故意坑他!!

    这家伙是记仇,肯定是记仇。刁浪心想,不就是随随便便让她帮自己挡了两个月的女人嘛?不就是随随便便花了她好几十万嘛?她又不缺钱何必计较?再说她不是在水家之事上照样利用他?他还没算账,夏初然自己倒行动了。

    小气鬼!没见过她这么小气的,全家都是小气鬼!

    “所以我不是憋了两个月没发作,我忏悔了两个月,哈哈哈哈。”夏初然边说边笑,刁浪心里一个哆嗦,这鬼姑娘听的见他心里话?

    不可能,这就是个鬼灵精,鬼猜的!

    “走吧,刁先生。”警察架好刁浪带离,刁浪就套了条裤子,上半身油油腻腻,他急忙望向夏初然,恳切道,“我的好花妹,花妹,花妹!”

    “不用想着叫白娘和风大神,马鹿的身份就是他们告诉我的。”

    “这对人渣夫妇!”刁浪挣扎大叫,警察死死扣住他。

    夏初然最后再拍了拍刁浪的肩膀,带着略同情又想笑的表情,关怀道,“论渣你是无人可比,喜欢你算我倒霉,好好接受调查,重新做人吧哥。”

    “滚蛋!夏初然,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刁浪最后的声音被淹没在长长的走廊尽头,夏初然挥舞着手帕,假装抹泪,“你做鬼我也等你啊~郎君!”

    各个包厢的人都被这一场骚乱吸引,纷纷出来看热闹,夏初然挥舞着手帕,从这头一边笑一边抹泪的到那头,还喊着,“这是我的郎君,可怜的小坏蛋。”

    观众们面面相觑,男同胞们纷纷提了提裤子,考虑着下次被带走,可不能这么惨……

    ……

    几天后,夏初然在火车站和白玫铭风道别,她即将坐上开往苏城的火车,需要一天时间,此刻天光已到日后,估计到苏城也已经是明日晨时。

    白玫嘱咐她小心,给她几个应急的药包,夏初然心领收下。

    而铭风照例不太说话,视线也不再夏初然身上停留。水家后山那件事之后,铭风对夏初然的态度好了很多,夏初然不太清楚,但白玫曾解释,铭风是感谢她最后让刁浪停下,无论是什么原因,这一点,铭风会记住她一辈子。

    说记住她一辈子,夏初然就心慌,总觉得这是死都要拉上她的节奏。她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也没敢问,想着活了活了,突然就福泽深厚的和一群大神扯到了一起。要说这是好事她倒不觉得,但既来之则安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毕竟这两个月过的还是很快活的。

    夏初然摸摸肚子,稍稍想起自己还饿着,见铭风背了一大口锅,忽而想到,铭风说,要去看守所给刁浪煮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