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ZLP
    ,精彩小说免费!

    “zlp,遭雷劈大酒店,没错了,该是浪哥的葬生之地……”夏初然在电话这头喃喃,电话那端的男人显然没听清夏初然这么具有火气的话,还在问他都给地址了,什么时候打钱。

    夏初然嘿嘿一笑,“放心啦,不会亏待时哥你的。”

    “不敢保证。”电话那头的男人在夏初然看不见的情况下,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ok,这边时哥就不用跟进了,我知道就行,接下来交给我,你再帮我一个忙,去帮我查一下陈法医最近的活动范围,及各种交集社交。”

    “为什么要这个?”

    夏初然望着天边,褐瞳深不见底,“她说了不该说的话,知道了不应该了解的事,这件事结束,我会给你一笔大报酬,最起码五个数。”

    听到报酬丰厚,电话那端也喜,不管夏初然接下去到底有何计谋,开开心心挂了电话去给她调查她要调查的东西。

    夏初然放下电话,又打了几个电话,期间她的位置就没变过,处理好一切之后,她点着唇盘算,心想这事还早,该回去上课,等到时机成熟,夏初然就劈了那对男女,没错,马鹿小姐也在,夏初然真是可以将骂人的和坑钱的一锅端,也不枉这两位来世上一遭。

    这么一想,夏初然觉得今天的太阳更亮眼,心情更加喜悦,好戏在后头,她的好三郎……

    ……

    夏初然结束下午的课时已经三点多,她也没多急,慢慢悠悠的出了校园,taxi去了zlp大酒店。

    zlp大酒店是八城数一数二的酒店,出名是因为一道海河龙虾大餐,而其他的中规中矩,就是价格有点贵。

    夏初然在一步步引导下到了三楼温泉中心。

    说是温泉,其实就是比洗浴中心更高档一点,每个人都有专门按摩和独立浴池,价格也是死贵。

    夏初然一听到这家酒店的名字就知道不用急,今天是马鹿,昨天可是妙妙,再前天是蓝蓝,大大前天是宝宝。

    刁浪泡妞三部曲,吃饭洗澡睡觉觉!!

    每次花的钱都是她的,而且还打电话给夏初然一个个轰赖在他身边的女人!

    上次夏初然就说过了,死都不会再接这种电话,所以今天就十五万的开账,可喜可贺,三郎的皮也是痒,忍一次可以,忍几次就不是夏初然的风格了。要不然她不插手,不然的话一定要让刁浪小哥永世难忘。

    夏初然来了,因为之前叫夏仁杰打好招呼,所以她进入温泉中心畅通无阻,一路上保驾护航没人敢拦着。

    位置也找了,包厢是一起的,这个色鬼!

    夏初然吩咐其他的人可以下去,就是有什么动静,没她的呼唤也不许进来。

    之前是在房间逮的,今天就来包厢,这浪哥胆子越来越大。

    夏初然敲敲门,想起了一个女声,“谁?”

    “客房服务。”夏初然沉声回答。

    “我们没点!”房间里女人的声音传来。

    “送的,这位刁……三良客人,多次消费,是位大主顾,送的送的。”夏初然在外面一边讨好,一边想着进入的对策。

    “哦,那好,进来吧。”

    里面说道,夏初然就打开房门进入,一进入,两个人正在做推拿,夏初然使了个眼色,两位推拿师都一起退出去。

    刁浪稳稳地躺着,手还在手边游走,嘴里闷闷,“接着推啊。”

    夏初然倚靠着门,微眯眼,随后一步上前趴在他身上,用劲在腰间掐了他一下,爹声爹气道,“三郎,人家可想你了,你原来在这啊。”

    刁浪吃痛叫唤欲起身,夏初然却一手压住他的头把他塞在洞洞那个位置。

    这边女子闻声爬起,见是夏初然,一股怒火上涌,“就是你勾引三郎!”

    勾引是真的,夏初然摸摸鼻子灿烂一笑,摆明着你打我啊。

    女子裹好衣服,起身指着夏初然的鼻子,气急败坏,“就是你贱人!”

    夏初然伸手当掉马鹿的手,“我贵着呢,叫我贵人。”

    “我告诉你!三郎是我的!”马鹿根本不听夏初然言。

    “小姑娘,什么你的我的,浪哥,不,三郎是大家的,不要抢,今天我明天你,我们一个一个打。”

    “你说什么……”马鹿一愣,没想到夏初然这么说,其后夏初然又笑,贼兮兮的不够正经,“这位马……鹿同学,我呢不知道你的父亲是马还是母亲是马,不过看你长得鹿角马脸,应该是个杂交,具有非常可观的科学考察价值哦,要不要跟老师我上一次解剖台?”

    这人……能看穿她真身?!夏初然明明是人类!马鹿突然脸色煞白,眼睛急忙望向刁浪,刁浪脸被塞在洞洞里,艰难的从洞洞里望向马鹿,大叫道:

    “快走吧,这是冥界的卧底!”

    冥界?!马鹿双脚不听使唤,抖抖索索望着夏初然。

    都说冥界真正的大使者,和常人无异,比人更像人,是游走在阴阳最恐怖的角色,马爸爸说他们会随便勾人魂魄,吃生人五脏,豪饮鲜血,比魑魅魍魉还恐怖!

    马鹿跌下按摩床,不知所措,“冥,冥官,我,我不知,你和神官,我,我……啊!!”

    马鹿冲出了包厢,夏初然绷住,不一会儿哈哈大笑,刁浪爬起来,拍拍夏初然的肩膀,“辛苦了花妹,又帮我赶走了一个人。”

    夏初然回头努努嘴,“不想和人家交往就别招惹人家,这个月第几个了?!”

    “好好好,别生气,我不是在找人吗,为了深入了解不得说就话,不得吃个饭,不得洗个澡,不得房间聊聊。就是没想到每次来的女人都已经定好步骤,就等着我上钩。谁想啊,我魅力难当大杀四方,这些小姑娘一个个被我迷得神魂颠倒,我可不就必须找人赶走她们吗?”

    刁浪笑眼尤为明亮,他也不是谁都吃,这不是克制还是很厉害的。

    夏初然瞧着他,支手,上下细瞧,“浪哥,我有个问题,你都活了一千年了吧……”

    “一万年。”刁浪打断。

    “好,一万年,你咋没个孩子?”

    还是真如之前蛮灵和她说的那样,刁浪不可以付出真心,一旦付出,玄素对他的诅咒灵验,他必将错过这份爱情,失去那个爱人。

    所以,刁浪在找谁,刁浪之前说到冥界,就是知道她身份,这个透露,是有意还是无意?

    刁浪挠挠脸,突然鸡贼一笑,搭住夏初然的肩膀,“那不是为了遇见你嘛。”

    “这么说你愿意娶我了!”夏初然立刻搭腔。

    好嘛,刁浪赶紧抬手,他忘了比起那些女人,最难对付的在这。

    “我不是这意思,你也别瞎想,走了走了,回家回家。”

    夏初然僵直不动,等刁浪疑惑低头,见她抿唇嘿嘿笑,听她说道,“不回了,回不了。”

    啥?意思……?

    “这位是刁先生?”门外传来字正腔圆的声音,刁浪抬头,是两个严肃正经的警察,他心里“卧槽”了一下,低头看,夏初然憋住笑,浑身颤动。

    两位警察见状,及时开口,“刁先生,你涉嫌盗窃她人财务,现在需要你协助调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