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消失的亡灵
    ,精彩小说免费!

    “冥官,这灵魂之事找你最为妥当,趁你还没走,给点提示吧,这蛙良和孽婴,你有没有线索。”刁浪投了一块石子入水,激起相当大的水花。

    灵魂一个不少已经被席者灵君收走,但刁浪没见到该见到的两个,不由得有些在意。

    席者面朝河,摸了摸髯白的胡须,“神官可知,这河里有什么?”

    不答反问,冥界的坏毛病——自恃过高,威严自重。

    刁浪一昂头,回答,“水西镇居民。”

    席者笑,不住摇头,“不止如此,神官,昨日抓到的鼠目,策划了千人的祭典,可是却不是升仙之道。这祭典从头到尾都是为了元神禁术而来,昨夜,神官感觉天地异变,魔神可找到?”

    “什么意思?”刁浪皱眉,冥界知道了什么?才会派了他来此处?

    席者接着解释,“元神禁术,是为了召唤魔神之术,鼠目之是个引子,或者说前面的猫鬼、妖鬼甚至是四季山都是设定好的,三百年前冥界就在追查,却没想到,现如今神界还没动静,你们昏了头不知道这背后是什么?”

    刁浪一阵糊涂,望着席者百思不得其解。

    席者微叹息,“要不是阿姊卷入其中,我也不想点拨,神界总把我们当做阴暗地沟的灰鼠,却不知道我们这灰鼠看的更远更多,如果你无法保护阿姊,我们会来接手的。”

    什么意思?刁浪眉间无法松懈,席者说了夏初然,说了保护夏初然,什么意思?魔神?昨日鼠目最后的祭祀已经被他们控制,按理说魔神根本……

    不对!刁浪忽然想到在他准备杀鼠目前听到的婴儿啼叫,孽婴在此山?那么……

    “难道,这所有事是针对八家背后的那样东西?夏家为南方首家,他们在镇守的东西就在此地,而且就在,不,就是饕餮,昨晚夏初然看到的那只青面兽就是饕餮,千人……席者灵君您说过,水西镇死亡人数为九百四十九人,也就是说,还差五十一人?难道是西行医院?”

    席者望向天际,“西行医院那五十人不过是障眼法,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水西镇,不,八城这些年,死五十几个人还不是简单小事?灵魂被藏也非常简单。元神禁术通过鼠目之女水玲玲恐怕已经完成,魔神早就出来,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或许已经造成大难。这里面,水玲玲为虎作伥,罪责慎重,恐怕要进入阿鼻地狱遭受大刑。”

    “那另外五十人我暂不知灵魂在哪,或者祭祀一说何向,昨晚一役,水西镇九百四十九具亡灵都受到破坏,三百年的水刑刚完,接下去还要遭受三十年的塑身之苦,神官,我不知道你和阿姊在做什么,可惜,你们是坏心办坏事,没一样做成。”

    昨晚夏初然的种种举动,席者怎么会不知道,他在世间已经数不清的年长月久,如此简单的拖延时间怎么会瞒过他的眼。他没说什么,就是因为刁浪最后收了手,可能刁浪还不知道吧,自己被多少人盯着,所有人都在等他犯错,希望他被千夫所指。

    可这里面牵扯了夏初然,席者便不敢回避。期间顺水推舟做了一下让阿姊开心的事,也看的出阿姊对刁浪的关心。为昨晚的亡灵席者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不过他也无所谓,冥界从不在乎这些,自己捅的篓子自然要自己补救,就是不知道刁浪神官有没有这个自觉。

    “那么找你的意思,魔神已出,蛙良和孽婴很可能都成为了祭祀品?”刁浪在消化,席者点头,补充了几句。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就我在那个小棺材盒里探查的气息,孽婴灵魂不够完整,不能成为祭祀品,而蛙良,我认为是最早分解的灵魂。其所在的河域恶气冲天,你应该也了解,他的眼睛到底腐烂成什么样。”

    刁浪知道,蛙良消失之前,两只眼睛已经大片腐坏,他和刁浪说,他深深自责,就盼着刁浪的到来,然后说清楚三百年的种种。那时候刁浪想让蛙良医治,蛙良却没同意,说自己该受罚,该遭天谴。后面,刁浪再去找他,他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踪影。

    “所以说,神官,冥界之事我已妥当,地上之事、南方之事还是交给你来管吧,四周耳目众多,你昨晚制止非常明智,别忘了,上面还没有相信你。阿姊我也不放心,可惜阿姊似乎已经不愿意和我们牵扯,只能暂时拜托给你。地面上的八家之难我也希望你注意,垮了一个家族不要紧,可后面牵扯了天上地下,我们都会很难受,话已至此,好自为之。”

    席者说完话,转身,目光朝向了水家宅院,作揖,随后恋恋不舍的拿起一旁的船桨,在刁浪的注视下,和歌离开——

    “苍茫天地兮四海波涛,不见佳人兮泪涟潸潸……”

    冥界三冥官,千年未齐,地上一见,不知是不是再见有缘。

    阿姊,我们回见……

    ……

    刁浪在消化席者的话。

    刁浪知道席者灵君是在点拨,毕竟冥界千年不管地上事,这是他们的酆都大帝默认的规矩,虽没有明文规定,可是席者灵君位高且重,如此破坏规矩不应该。他该是顾及夏初然,希望刁浪注意,这不得不说是件好事。

    另外,就是八家,刁浪也注意了,从夏初然说的陆家,还有夏家这些年遭遇的种种,甚至连候补的家族水家也临难。

    刁浪觉得事情已经没有那么简单,看来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八家,不,不如说在盯着八家背后的东西。

    刁浪想着过几天去趟天上,和四方神官合计一下通通气,看看其它地域有没有奇怪的事,还有他的主神南帝那边,刁浪也考虑去一趟。

    “不知火舞大师?大师?”身后是水世忠的声音,刁浪一个激灵清醒,变出两撇胡子按住,转身嬉笑,“这不是水家三少爷找我何事?”

    水世忠听刁浪欢快的声音,忽而一愣,表情大悲,刁浪立马知道自己失态。

    水家遭此大难,就留下水世忠一位,不得不说悲上加悲。

    听说水世忠常年在外,估计这也是他躲过一劫的原因。

    “三少爷,请问您找我什么事?”刁浪再次组织语言,少了点嬉皮笑脸,多了点认真。

    水世忠叹上一口气,默默走到刁浪身侧,望着河面叹息颇重,“大师,这到底是为什么……大师,这世上有神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