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带走的人
    ,精彩小说免费!

    “妈妈,妈妈。”水世义幼童模样的魂魄在不断地呼喊,泪水盈盈,他在等待答复,却迟迟看不到希望。

    他转过头,望着夏初然,难过的不能自已,那灰白的小脸布满悲伤,哽咽道,“那里为什么没有妈妈。”

    水世义的魂魄一直呆在这个孔洞里,他知道大厅里停放着罗文君的尸身,在被自己的父亲杀死后,一半魂魄随水连升,一半灵魂藏在了孔洞里。

    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他想看看她,想去触摸她,最深的执念像是幼时的依傍,水世义留在了这里。

    不过,也许这份执着终是得不到呼应。罗文君的灵魂早就被妖鬼吞噬,无论他在里面待多久,都不会再见到罗文君,而他所期待的种种再也不会到来。

    刁浪伸手变出千集布,展开之后将布套在了水世义残魂的头上。

    两方残魂相聚,水世义的魂魄重新完整。

    水世义带着成人的模样,微曲着身体,望着孔洞,死守的执着,看起来可怜又可叹。

    “水世义,知道我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刁浪望着水世义的背影开口。

    夏初然有些糊涂,她没想到刁浪说这句话的理由,浪哥是什么意思,他早就知道水世义在这?

    “水世义,你对母亲的愧疚招致我们的到来,星砂之海为你打开第二次机会,愿不愿意跟我走。”

    星砂之海?夏初然更震惊了,这么说刁浪来接的人就是他?不会吧,为什么?!

    “浪哥你早就知道你要接的是水世义?”

    刁浪没有立刻回答夏初然的提问,他盯着水世义,“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你在奈何桥边等一等,很快如你所愿。”

    水世义转头,蠕动嘴唇。鬼魂听到了声音,也开了口,可是除了夏初然,刁浪听不到一点答复。

    他顺势望向了夏初然,夏初然正在听他说话,一字一句都在改变着夏初然的表情,夏初然只知道这可能是个等不到的故事,却没想到,这个故事竟然如此悲哀。

    水世义缓缓口述了一个极为宏大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令夏初然悲恸难当——

    幼年的水世义很喜欢自己的母亲,母亲就像萧山的河水,连绵的滋润着他和弟妹。

    那时候她们一起在河边嬉戏,一起讨论萧山的千树万花,一起去畅想这世间的多姿多彩……

    不过,一切从水世义十岁误入水家祠堂后变了样。

    年幼的水世义被水连升暴打一顿,骂他的不知所谓,不懂职责所在。

    他被水连升关在了正厅隔间里,没吃没喝一天,年幼的水世义对这里充满了恐惧,无助而害怕。

    而当水连升要求水世义待在里面,听他们的对话,记住、复述、解释一样都不能少时,水世义相当惶恐。

    罗母怜悯,在那个隔间的墙上连夜凿了一个孔洞,她告诉水世义——你从那里看,妈妈就在外面,妈妈会保护你。

    年幼的水世义哭着妥协,他知道母亲在维护他,他知道母亲是爱他的,年幼的他会是如此思考,却没想到,成年之后,他和母亲的关系会降至冰点。

    成长总会付出代价,十七八岁正是水世义最为叛逆的时候,他不仅忤逆水连升,更是对从多加维护而变成干涉的罗母充满抵触。

    而痛苦就是从这里开始。

    罗文君爱着自己的孩子,她知道水连升残暴成性,可是封建的固有思维让她不敢忤逆丈夫,但她,拼死也要保护她的三个孩子。

    水世义是长子,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妹妹。罗母总是和水世义一遍遍的念叨,要他守护水家,保护弟弟妹妹,即使失去很多东西,也一定要完成这个约定。

    看起来很苛刻的请求,导致了水世义的反感。他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要保护水家,凭什么要在母亲的要求和阴影下度过一生。

    他外出学习,上夜校,累学识,渐渐认为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特别是罗母,那个管着自己的山野村妇。

    而当他结识了文学才女的李姓女子,水世义觉得和李姓女子在一起每一天都很幸福,因为这种幸福感,他能忘了水家的种种束缚。

    所以,他想和李姓女子结为夫妻

    他抱着最后一丝对母亲的信赖,给她去了一份信,信里告诉她,他要带着李姓女子回家,希望母亲能做好父亲的工作,希望自己的这辈子的第一次任性能得到答复,他希望,罗母还是年幼最爱他的母亲。

    不过他还是忘了,他是水家长子,肩负水家一切,而这一切,不允许他胡来。

    信走第二天,罗母和水连升亲自上门,罗母对他和李姓女子说了很多重话,并且呵斥他们的不知廉耻。

    水世义极为愤怒,他不敢相信这是幼年爱他的母亲,也不相信一向知书达理的母亲会说出那么些粗鄙不堪的话,他愤而离去,发誓永不再见。

    他想着要和这个家脱离,他恨透了束缚,也恨透了管教,他忽而觉得自己可悲,没人理解,孤独的前行,完全无方向,所以……他又忘了,人的个性不会突然转变,特别是爱孩子的母亲。

    所以当他第二次带着怀孕的妻子回到家中,他还是忽略了一边痛骂一边哭泣的母亲。

    母亲骂他为什么回来,为什么不死在外面,水世义认为,这是世上最恶毒的话。

    所以,当母亲私下将李姓女子送走,让李姓女子和他恩断义绝,孩子也被迫拿掉,水世义彻底疯了,而这一切他让他愈加痛恨母亲。

    即使是被迫和别人结婚的那天晚上,母亲走到他的房门前要和他说话,他也拒绝了,如果,那不是最后一句的话……

    当晚罗母就失踪,五年后出现在了水家对岸的河边,挂在树上,随风晃荡,任风吹动的残破不堪。

    水世义望着她的尸身很是迷茫,趴在她的棺木前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感情。因为当他知道罗母为了保护他,说重话将他气走;为了守护水世义的孩子,将李姓女子秘密送到安全的地方;又在水连升的多方追杀下,斗智斗勇的将那个孩子狸猫换太子,拜托给了他现在的妻子。

    水连升是强大而恐怖的,可是罗文君用她作为母亲的的最后一点勇气战斗到了最后,直至水连升觉得她已经毫无用处,将她送给了妖鬼,任由妖鬼吞噬了她的灵魂。

    这一切,直到水世义死前和水连升爆发了巨大的争吵,水世义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错。可是这些错误,和那些骂自己母亲的恶毒话语已经都被天知晓。

    于是乎,连见最后一面的权力,天也要收回……

    死就是这样,它所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让活着的人,一遍遍独自回忆那些逝去的种种,求而不得,觅而不见,往复不到,来世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