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孔洞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悲伤的故事?”刁浪感兴趣,走进了隔间,和夏初然面对面站立,从头到脚看了她一边,看到夏初然难得不好意思,才笑问,“你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了吗?”

    啊?夏初然听到这个,有些莫名其妙。

    “一天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你可真能睡。”刁浪微弯腰,对着她眯眼,似乎在考量什么。

    一天半?!这么久?

    夏初然下意识的摸摸肚子,难怪她这么饿。

    “不过也不怪你。”刁浪自顾自地说,伸手弹了夏初然脑门,“这几天你超负荷,能这么累也是情有可原,不过这可差点把你小叔吓死,疯了一样要带你下山,要不是最后白玫扫了他记忆,让铭风把他带下山,你这边应该很惨。”

    夏初然想象了一下夏仁杰会做的举动,对刁浪心怀感激。

    “怎么样,还能想起自己为什么昏迷吗?”刁浪问。

    夏初然疑惑了一下,前思后想,最后摇了摇头,确实不记得,她只记得自己躲在了席者后面,其它的完全不记得。

    对了!夏初然忽然想到什么,急忙说,“水连升呢?也就是鼠目怎么样了?我给你算好了时间,你成功了吗?”

    刁浪摸摸下巴那三根胡子,凑近她,反复琢磨她的表情,“你希望我成功吗?”

    夏初然愣了一下,低眸抬头间,很用劲地摇了摇头,“不希望,不过我希望你心里舒服。即使这件事真的会对你造成无可挽回的影响,可是你如果心里一直不舒服,对你造成的伤害也将是永生永世,基于这一点,我希望你幸福。”

    夏初然的回答真诚,那股沁人心脾的暖意令刁浪都颇感惊讶。

    就是因为这样吧,在他即将杀了鼠目的时候,他耳边想起了夏初然的声音,因为那声音他内心涌起强烈的不安,也就是因为这样,他的手顿在只离水连升心脏不足一厘米的地方。

    他想去看一下夏初然的情况,想确认她的平安无事,虽然她爱闹腾,但也不失为一个好人,作为神,都是这样爱惜凡人的。

    到了现场果不其然,席者慌张地找人,夏初然陷入深昏迷,怎么也唤不醒,随后赶来的白玫匆匆给她检查了身体,说是邪念侵体。刁浪也就顾不得那边天兵带走的水连升,赶紧带她去一个安全而平静的地方。

    并拜托白玫做了及时的救治。

    虽然最后也没醒,不过白玫说她睡着了,因为疲惫和劳累,进入深睡眠。这样,折腾了许久的刁浪才长喘一口气,看着熟睡的夏初然,忽而气又不打一出来,直接给她扔棺材里,风风火火一天过去,倒忘了之前自己要做什么。

    等他再想起鼠目,刁浪的念头,也只有去极寒之地会一会他,其他的暂时还没想起来。

    “说吧,你说什么悲伤的故事。”

    刁浪转了一圈扯了点其它的事,最后还是转回夏初然说的故事身上,夏初然能站在这里,就和那晚她拿着血刀站在这里一样,有什么原因让她在这里,刁浪很想搞清楚。

    “浪哥,最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会进入将死、或者已死之人创造的幻境中,我一直猜我可能被鬼附身了……”

    这一点,刁浪默默没有发言。

    “那晚,玲玲姐出事的那晚,我在蛮灵创造的爆炸幻象里又被鬼附身,所以,我看到了很不一样的场景。”

    “场景里,水连升对水世义又打又骂,年幼的玲玲姐跑过来向我求救,我还看到水世义在反抗自己的父亲,而这一切,在水世义对着隔间墙面的一个空洞下戛然而止。他跟我说,我应该知道他如何出的事。”

    夏初然的眉目放松,缓缓讲述期间也没感到任何压力,刁浪静静听着,屋顶投射下来的光中,升腾着点点的灰尘,浮游而惬意。

    夏初然继续讲述,“刚才醒来后,我被这隔间墙面,吸引,而靠近途中我看到了一个硬币大小的孔洞。根据我在老师事件里,两次被附身的经验——幻境与现实共同的存在。我猜这个孔洞所含有的东西远不止此,而那一刻,我忽然想起了,玲玲姐和我说的一件事……”

    “她说,她的大哥水世义,从小并不是聪明的孩子,可是作为水家长子,水世义担负着水家的责任。因为这样,父亲水连升为了锻炼水世义,总让他躲在隔间里听外面的对话,等到对话完全,要水世义复述并分析给水连升。那个时候,尚且年幼切很没安全感的水世义,就独自一个人是躲在隔间里,通过孔洞,看着大厅的一切……”

    夏初然的手盖在了孔洞上,刁浪侧步移到孔洞位置靠着墙,继续听。

    “你说水世义出事那天,水连升身上有他的残魂,我通过幻境里水世义和水连升的对话,估计,水连升对下水世义下了杀手。可是为什么对水世义下杀手,我以为是争吵,而争吵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你说了,你捉到的黑影是水世义的残魂,在起尸的那天晚上,他的残魂为什么要冲进正厅,而后又因为个别原因逃走。我想,是因为这只有一半的残魂,还在找另一半灵魂……”

    “我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来这里的场景。那时候我很小,大厅还是议事的大厅,罗文君是懂礼数的大家闺秀,她总是坐在一侧的位置,听着大厅里的你来我往,而后,默默朝那幅画的位置看,一次,两次,温柔地目光注视着孔洞,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结合这些事,我想已经很清楚了。”

    “如果找浪哥所说,水世义的起尸是因为触碰了罗文君,那么,水世义对自己母亲该不是恨意,而是深沉的爱。他当日一定来这里找过自己的母亲,哭着抓起过罗文君的手,因为这一下,他沾染了尸气,也被水连升发现,他们可能因为种种在争吵,而水连升就在失控的情况下,杀了水世义。”

    夏初然缓缓地叙述,手移开了孔洞,看了眼刁浪,刁浪心领神会,打了个响指,孩童模样的水世义便出现在了孔洞的位置,他极力的朝孔洞望去,勾起的脚尖下是累着的书本,他一直站在这里,待在母亲能看得到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