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天机
    ,精彩小说免费!

    白玫展开狐尾,退守。

    狐尾劈开周围的群树,阻挡了鼠目的空间,接着白玫几个连跳跃到了树顶,立于其上。

    血色越浓,白玫舔了舔腥红的嘴唇,眼中迸发出妖冶的绿光。

    血月实在太美妙了。

    白玫忍不住的嘴角上扬,妖的邪性在这一刻凸现出来。

    她盯着自己中毒的左臂,笑容愈盛,张开血盆大口,“刺啦”死掉了那块中毒的血肉,不做半点考虑,她开始笑,莫名地颤动。

    鲜血顺着手臂滑落,“滴答滴答”散开了血味,周围的群兽更疯狂,像是一个一个的传染,呜声遍野,连绵的山峰已经开始躁动不安。

    “玫娘!”

    铭风的声音破空传来,白玫的笑容止住,慢慢转头,目光忽而柔和,娇声唤道,“你来啦……”

    ……

    “什么声音?”山下河边的俩人同时怔住。

    野兽的哀呼此起彼伏,夏初然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一层的鸡皮疙瘩,心骇却不知为何。

    席者浑浊的双眼望向那山,眉头皱的深,“狐狸?难道闲梦酒馆的那三人都在这……”

    察觉事态严重,席者想着必须赶紧解决这里的问题,上山探查一番。于是顾不得夏初然的许多问题,随即竖下船桨,周围的风浪一阵阵刮来,亡灵也跟着呜鸣,像是冬夜里的寒风,直穿夏初然耳膜而来。

    狐狸?白玫?夏初然抱住耳朵,心里盘算着,考虑到时间还不够,自己必须再做点什么。

    她偷眼瞟到放在地上的木盒,对了!

    她跑过去抱住盒子,迅速又跑回来,举起盒子,大声叫喊,强行打断,“席老伯,这个盒子要怎么办?!”

    席者似乎没听见,夏初然便迎着风,顶到席者身前,举着盒子,再次高喊。

    席者立刻停下了动作,面上的表情有些混乱,老迈的双眼闪动了几次,嘴唇嗫嚅,“阿姊,您,您怎么能站在阵法前,这是要命的啊,您,您知道那山上是谁?,那,您在做什么?”

    “那个不要敬语‘您’,席老伯你比我大很多,对我说这个折煞我呢。”夏初然先说点别的话,接着舔舔唇,眼咕噜一转,“我嘛,做了错事,该做点补救,我就想问您,这盒子一打开亡灵就出来,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这里面该是孽婴,为何,您看,这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啊。”

    夏初然一边说,一边打开了盒子,席者低眼,确实看到了一个未完全成型婴儿的尸骸,突然大惊,“这是什么,这孩子的灵魂在哪?这不是这孩子的棺函,原先的呢?”

    孩子灵魂?原先?她之前和刁浪匆匆一言之时已经有了想法,那个想法就是筱晓,可她现在不能说,要等席者说。

    夏初然迅速吸收,组织语言,“原先的……照我们之前考虑的,这里面应该是一个孽婴,其他的我们暂时还不知晓。您说这东西和亡灵有什么关联?”

    夏初然把自己知晓的全部排除,在一定的范围内重新组织,因为她知道刁浪一定瞒着她什么,所以她要从头开始。

    席者背着手,表情严肃,开始往一边踱步,思考片刻,望了眼河面的亡灵,又迅速望了眼夏初然,转了回来,“是谁下的阵法?这么歹毒?这亡灵是被这棺木里的婴孩镇住,而外又套三层阵法,不知被谁破了最外一层阵法,导致阵法层层破裂,这些亡灵不会是三百年前的亡灵?火神官是来救这些亡灵的?”

    你现在才知道?夏初然很怀疑,冥界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也没有猜测这种可能吗?怎么就没想想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亡灵,他们,是凭习惯做事?

    好吧,吐槽没用,夏初然制止自己的额外猜测,接着往下说,“三百年前的亡灵?谁会这么做?”这一句也是夏初然的刻意隐藏,席者来自冥界,不可能对这些不了解,她想从他这里找线索比什么都好。

    席者快速望向岸边的竹林,望了眼这山川,再转向延绵至山顶的水家宅院,手指撵算,“此地群峰连绵,天龙环山而绕,水家向水背山,原本是绝佳风水宝地。而我探查八城,八城又是面海环山,富足而庆余,绝对不会出什么阴地。却没想,前有山峰遮挡,这条大河中段光照寥寥,阴气颇重,又有水家镇压,直接不得翻身。”

    “老翁真是愚笨,没想到,三百年前所有人都没有查看出的阴地,竟在此处?!所有人没找到的水西镇尸骸竟可能在这水下?!而且就被那只老鼠一手建立的水家一族镇压?都说他为水泽道人,吾辈怎能对此没有一点想法,悲哉哀哉,吾辈当自责,当自责……”

    席者和冥界竟然真的一无所知?夏初然颇为惊讶,有些不安的问了一句,“那您是为何到这?又为何一直揪着火神官不放?”

    席者直摇头,“吾辈不知此地有变,吾原本在西南之处,受大帝委派、后土娘娘所托,查看血月异变,吾一直不安,所以未能及时发现,难怪觉得眼熟,三百年前消失的九百四十九位水西镇村民就在此处,是吾之失误,吾惭愧矣。”

    席者明显是急了,一急什么语调都出来了,原本为了融入现代而做的用词和称谓都变了。这也让夏初然不得不担心鼠目到底有多强,竟然能做出堪比偷天换日的阵法,直接瞒了世间三百年,要不是血月之机,要不是刁浪,这地方的秘密到底还要多久才能被发现?

    不,等等,夏初然心里忽然有了些不安,她回想了幻境中的鼠目,虽然阴毒却似乎没有此等远界,不然就不会发生杀人藏尸,这种极容易成为致命伤的弱点。

    夏初然担心、猜测,怕他身后有一个更强、更不可理喻的存在,就也有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存在,刁浪他们才会举步艰难。

    夏初然想完便望向远山,她有些担心,总觉得今夜不会如此简单,黎明也快到来,浪哥,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