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时机
    ,精彩小说免费!

    这是对鼠目的惩罚,亦是对刁浪的。

    可无论怎样,刁浪也已经无所谓。他来到这里,就不会因为区区一些惩罚就退缩。

    他将灵魂葬于地狱,将此身永绝大海,他要的是这天地浩然正气,而不是为了残喘不断地苟且!

    刁浪从手心变出来自夏初然手中、曾经是蛮灵之物的血刀。

    望着它。

    得到它纯属意外,从在水家庭院见到这把刀的时候,刁浪便喜于找到了比血扇更好的替代之物,那时他内心的恨意已经充满胸腔,满目满心都是要将鼠目之身,连升之名,拿这把刀切断!

    而此刻,刁浪之所以没立刻拿着这把刀让鼠目魂飞魄散,那是因为他还在等。

    等天地浑浊、百物难辨之时;等血月盛极、黎明破晓之间,分不清人神鬼魔的那一刹,刁浪要用这柄刀,撕开水连升,剖开他的身体。用其还清蔓蔓身上那一百二十三刀,偿还水西镇的居民三百年的水域之苦!

    这样,刁浪便超脱了吧,即使日后被查到也无所谓,他早就准备放弃神位,只要日后还能有机会,让他摸一摸他走过的土地,见一见遇过的人,听一听山间的鸟语,闻一闻……

    ——“酒嘛,还是我的好。”

    耳边响起清脆的笑声,如山间清泉直击内心。那里受了很多伤,所以特别想要待在清风下、自然间,而后闻一闻夏初然带的酒……

    想起夏初然,刁浪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她身上的诸多疑问和嫌疑,而是她的笑容和声音。

    刁浪在山间感慨地想:有的人,见之一面,既是永远。

    所以花妹,你知道,我将你留下的目的,你可以帮到我吗……

    ……

    另一面,还在水家河外边的席者和夏初然。

    夏初然上下牙齿打颤,刁浪走后她才知道冷,冷也就算了,旁边还站着一个陌生人。

    这可咋办,她不习惯和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交流,不给她点时间熟悉,她会找不到北。

    浪哥是存心的吧?是知道自己刚才故意打开装着孩子尸身的木盒了?

    可那也是浪哥不好。夏初然生气的撇着嘴,谁叫他那些动作姿态、面部表情摆明了是拿自己当枪使。

    面上分明写着:浪哥我不能拿着木盒,但是我要它被花妹你发现如何打开。发现当然不是我说的,只是无心无意,不过开不开得由我决定。

    好吧,就是因为看到刁浪那副自信了然的模样,夏初然才不想如他愿。

    唉,自己这脾气,也是没谁了,哎……这不送来个要命的冥官,她都不知道怎么办。

    “姑娘。”席者背转身,在刁浪走后,脱去了他的斗笠,放于胸前,夏初然这下看清了。

    这位老者已经白发苍苍,面部沟壑纵深,一双眼睛分外有神,精神矍铄,绝对算的上老当益壮。

    这位是冥官?夏初然下意识的学着刁浪摸了摸下巴。

    “姑娘?”声音带着些灵动,声线由原来的老者上了几个声调。

    夏初然面对他颇为疑问,席者的眼睛也盯着她,闪动了两下,接着干咳一下,回归老者,“我们许久没见,不知你已经往生,实在惭愧。”

    这一句话一出,夏初然心里咯噔一下,左右看看有没有能帮的人,搜寻无果,迅速调整,忙笑着,“往生啥呀,我一点也不想去冥界。没活够,没活够。”

    席者犹豫的视线闪过一下,露出些许疑问,“阿姊,您不认得我了?也是,我都这副容颜,您还是年轻漂亮,大帝一直在等你,您准备何时回去,我们也需要您。”

    “哈!哈!哈!nonono,l need myself(不不不,我需要我自己)!”夏初然特别尴尬的笑,笑的很大声。

    冥界什么人就来找她?!她可是千千万万不想牵扯进去,她就想过好这辈子,做老师,赚钱钱,必要的时候劝说几个游鬼,这不就结了!千万别,她好不容易应付了后土娘娘,他们要是一起上,这必然是强加而来,不做也得做,这不是又给她出难题?

    怎么想进入她生活干涉一下的人这么多,这辈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席者见夏初然反应剧烈,也不由得移开半个身位,怕惊着她。夏初然见他落寞的表情,抿了抿唇,纠结片刻,善心泛滥,开口道,“这辈子,可能不太行了,要历劫,要度一下,雷还没劈呢不是。”

    席者微愣,继而露出悲伤的神情,不由难受叹息道,“所以,您才继续跟在火神官身边,还是没有放下?”

    “老兄弟。”夏初然摸透了对方的性格,就慢慢开始掌握主动权,她拍了拍席者的肩膀,“你想多了,你阿姊没那么想,是我,看上了。”

    席者听着非常奇怪的话,不由得纳闷,不过他细一想,夏初然身上的灵魂并不聚拢,像是在挤压,跟她的身体还不够契合,可能也是因为这样,夏初然和千年前冰清玉洁高冷的阿姊,不仅面貌,性格上也差的太多。

    说话颠三倒四,也就不为过了。

    不过,能见到她已经是喜事一件,这些小事又何妨。待他回去定要禀告大帝,若是可以,以后也要带着玄滋天君瞧上一眼,他应该也很想念阿姊。

    转身席者就想处理河面亡灵之事,寒暄太久,亡灵都在哭泣,这里的山间河川,实在是孤寂的可怜……

    看席者即将做什么,夏初然突然一怔,手比脑子先行动,拉住了席者。

    她忽然想到,刁浪要她就这样留下,不会是为了让她和席者拉家常吧。

    刁浪应该对她的身份有察觉,所以留下不太可能,当时刁浪还看了她一眼,摸了摸她的头,告诉她,“你留下,我就放心。”

    这句话应该还有更深的意味。

    如果照之前夏初然想的那样,刁浪来这里是有目的的,那么他的首要目标肯定就是水连升,也就是三百年前渡海的鼠目。

    之前他又在木盒开启时间上故意拖延,难道是,有什么契机,需要在契机下打开?而且是不能和冥界使者说的?

    可她能做什么?

    夏初然放眼望去,这山、这水、这土地,植被、房屋和亡灵,她一样也不能控制,那么刁浪说她留下就能放心的,是她可以控制的?

    控制什么?席者?

    不可能,刁浪猜不到他们的交谈,这是个危险举措,所以……

    夏初然突然抿唇一笑,抬头,“席者这个名字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你手上的船桨,冥海交给你代管,实在辛苦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