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雨自山中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浪哥,这里的河神什么时候消失了?”夏初然问刁浪,不急不躁,直面河水。

    河水哗哗响动,说起来也奇怪,夏初然这几天完全没去听河水的流动声,此刻凝神去听,戚戚怨怨不由悲从中来。

    “什么时候消失……?”刁浪也停转身,和夏初然并排,此刻他已经不急,水下有什么情况他都知晓。

    他想不如就和夏初然聊上一聊,毕竟这里的事也该有一个了结。

    “河神或许是在半个月前消失……”刁浪微笑。

    “半个月前,那可真近。”夏初然背着手,刁浪摸着下巴,一个坦然一个无谓,两相比较,夏初然还是落下风的那个。

    “那可不是,消失之前,好不容易来次忏悔,我可不就马不停蹄来了。”刁浪面部表情落寞带着笑,笑已经是他的常态,笑了这么多年,脸早就僵硬,无论发生什么,他都要继续这么笑下去,欺骗也继续下去。

    河神该是蛙良。

    夏初然在心底拼接图像,在幻境里蛙良的语气,听的出无奈,三百年前他是被逼的吗?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刁浪在夏初然沉默之际忽然开口,夏初然也不打断。

    “这山里原来有只青蛙,它想成为河神,于是拼命修炼五十年,最后被南面的水火之神撞见了。神仙见它真诚,给了他五十年的机会,说只要你有本事在这五十年里修出一条长河,那条河就归你管,河神之位顺势接替。”

    “于是这只青蛙真的很努力地去修行,五十年很快过去。可这青蛙能力有限,只从山上开挖了一条渠道,蜿蜿蜒蜒,宽连一个人都站不进去,自然这五十年之约就看起来像个笑话。”

    “青蛙很气馁,神仙又站出来,跟他说这萧山必定是要有条河道的,如果是青蛙你建造的,那么应该是一条极为壮观的河道。所以他们的期限又增加了五年。”

    “而后神仙因为各种事情被调往华夏大地的多处地方,他没能看管萧山的山山水水,也就将这个重任交到了青蛙的手中。他坚信青蛙能守护这山间的人,能守护这四方土地孕育出来的生灵。而青蛙亦是对未来充满希望。”

    “只是,好景不长,这山里来了一只百年老鼠,和青蛙是同时期出山,能力却比青蛙大。他开始慢慢控制这山的一切,青蛙也被迫成为他的手下。青蛙想,青蛙和一位红衣少女一起想,这神仙怎么还不回来,怎么还没有拯救被老鼠欺骗的民众,神仙不要这山和这人了吗?神仙到底还是抛弃了他的子民吗?”

    “随着老鼠的虚荣心越来越膨胀,青蛙和少女商议,要在众人面前戳穿老鼠。而在那关键的时候,青蛙却退缩了,勇敢的少女拿着神仙送给她的礼物跟老鼠搏斗,在一番风云变幻下,少女死了,山间的生灵和人类也死了,老鼠杀了所有人,他出动了山中的野兽,一边屠杀,一边互相伤害,当一切无法挽回,老鼠出现在了青蛙面前。”

    “他问青蛙,可否愿意帮他藏尸体,藏在永远不被人发现的地方,然后你成为河神,我成为山神,我们都位列仙班,无人知道,连最厉害的水火之神也无法知道。”

    “青蛙动摇,他一直想当河神,并且为之付出了一百年不止,说了帮他的神仙最后还是远走,那么他不想死的最好办法,也只有接受老鼠的建议。于是他吞下老鼠的眼珠,将永恒的封印之咒藏在身体之内,他的力量变大,雨水暴下,那挖了五十年才一窄条的水渠,变成了数十米宽的河道,他成为了神。”

    “即使水火之神疯了一样回到这里,青蛙依然三缄其口,说因为一夜的洪灾所有人都死了,只有顺应天命的老鼠和他的忠实信徒活了下来。”

    “神仙不信,他要求一切真相,可是后面因为众多生灵的不知所踪,神仙被怀疑,并被天将追捕。神仙一直痛恨那只老鼠,也一直相信回到手中的千集布和他说的一切,他逃跑了,回到萧山,找到老鼠,用毁天灭地的大水,淹死了老鼠。神仙本来想用刀在老鼠身上插满和少女身上一样的伤痕,但他是神仙,他不愿这么做。”

    “而这件事的代价便是,这河是青蛙的,这山,这片土地,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不再属于神仙,他被关在了北方,三百年都不许踏上这里的土地。”

    刁浪笑了,一如往常,他摸了摸鼻子,看天地凄凉,“神仙也是无能为力,能做的少之又少。”

    这个故事令夏初然沉默,她猜中了大半,剩下的在刁浪的修饰下更加完整。

    “所以半个月前,青蛙知道老鼠重生回到这里,并且知道老鼠对自己也已经开始下杀手,总算受不住内心折磨的他,在在消失前向神仙告知了一切?”

    夏初然小心翼翼提问。

    刁浪像是松了一口气,如果这一切一直隐瞒下去也没关系,可如今告诉夏初然,反而让他有种安心感,要是她的话,说不定还会帮到自己,悄无声息的帮助自己。

    “是啊,神仙知道了老鼠恶行,可是因为青蛙的无能为力,那水下的大量亡灵都无处升天,而身为人间神使的神仙也救不了亡灵。如何才能毁了老鼠,又能救下众多亡灵,神仙一直不得其解。”

    “直到有一天,他接到了上面的消息,要他来山里一趟解决一些问题,他心安了,知道老鼠的死期不远,也算准了今日一卦,必将是众多亡灵重新出水的一天。这一天,必将引来冥界的动荡,那个时候,老鼠该死定了吧。”

    “神仙这是借刀杀人,明哲保身吧。”夏初然面转刁浪,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的珠子,在手中掂量,心事颇重,面色沉郁,她轻启唇,似是叹息,慢慢开口,“人生即是舞台,人人皆为演员……”

    随后她拿珠子对着自己的眼睛,刁浪立刻抓住了她的手腕制止,“别将这珠子对着眼睛,我还不想收你的尸体。”

    夏初然略微一愣,望着刁浪的脸,刁浪的脸一向玩世不恭,此刻却露出痛苦的神情。

    他控制的笑容,在扭曲的表情可笑而滑稽,像是痛哭的小丑——用哭花的脸,博众人一笑。

    但他强忍着夏初然刻意的猜忌,忍受夏初然刺激的言语,在慢慢的恢复中狡黠一笑,重新占据上风,“论起演员,我和花妹真是彼此彼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