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落实篇2)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来我们得赶快上山,血月被遮,和铭风之前托风带的消息,看来和孽婴等血月消失出世有关。我让铭风注意云,此刻乌云挡住,铭风的风没有控制,我怕他有危险,我们必须先找到他。”

    刁浪急忙说,并站了起来,夏初然被他带动,也站了起来,但没立刻跟随,反而拉住他,忙问,“阿回和玲玲姐怎么办?小叔又去了哪?就这么丢下他们三人我不放心,而且阿回必须赶紧手术才行!”

    刁浪明白她担心这个,打了个响指,不紧不慢地说,“你不用担心,我只是为了防止你的小叔突然闯入,所以在这园中设了迷阵,刚才我已经解开了迷阵,他很快就回到这。”

    话音未落,远方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是夏仁杰止不住地念叨,“然然?然然?!你在哪?!不会出事了吧,怎么找不到人,去哪了?都去哪了?”

    “我在这!”夏初然呼唤夏仁杰,夏仁杰脚步一滞,身子都没转过来,瞬时便冲了过来,一开口担心的不行,上下左右查看夏初然,看她平安无事后,告知夏初然这里危险,快点带着水玲玲和陆康回下山。

    说道玲玲和康回,夏初然面露郁色,抓住夏仁杰的手,许久没开口,夏仁杰“啊”了两声表示疑问,夏初然才指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摇摇头,夏仁杰顿时双腿一软,身子往下跌,还是刁浪拉住他,他才勉强站起来。

    他一晚上遇到的事情不比夏初然少,前有筱晓的死,后有水玲玲的突发事件,他已经筋疲力竭。

    “没事没事,都会好的,你没事就好,都会好的。”夏仁杰又喃喃,额头的汗擦了又起,夏初然真心心疼夏仁杰,也很后悔给他带来的灾难。

    无论之前有什么,也不该如此胡乱妄为。

    夏初然此刻在心里又默念了一遍。

    刁浪算是自然熟,再次跟夏仁杰打招呼,少不了的套近乎。夏仁杰抬头,想要推眼镜,却发现这眼镜留在了西行医院的地下书库,模模糊糊,他认出了刁浪,印象停留在去西行医院之前,他为什么会在这?夏仁杰眉不由深皱。

    不过,他皱眉的一瞬间却又懂了,视线移向夏初然,她望着刁浪,视线不离,刁浪望着自己毫不避讳。

    他懂了,他都懂了。夏初然必将有更重要的事去完成,而这个刁浪也非同一般,放任他们离开,还是紧紧抓住夏初然的手?夏仁杰难以做决定。

    “然然,你要走了吗?”夏仁杰像是即将失去孩子的父亲,乞怜地开口。

    夏初然原本坚定地心,一瞬间瓦解,她低头又难受,抬头又无奈,短暂的纠结之后她还是重拾坚定,缓缓开口,嘴角有常态的笑容,只是略微的苦涩,夏仁杰也看懂了。

    “我有些事要做,小叔你照顾阿回,如果水家来人更好,但记住水连升一定要避开。联系车子,可以的话,赶紧把阿回送下山,你也回城里,我很快回来,你等我,等我!”

    刁浪已经往前走,时间不等人,夏初然步伐紧追,嘴上叮嘱,夏仁杰注视他们俩的背影,就这一下,却让他有种恍惚的意识——以后的他,会看到他们无数次的背影,在他们寻求的大道上,一直这么望着。

    这样不好,这样真的不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

    刁浪抬头,注意到血月被遮,夏初然赶紧跟着,出了大门,到了竹林外、山河边,刁浪准备原地呼唤白玫。

    刚一开口,夏初然拉住了他,面朝河面,神情很古怪,眼神很迷茫,“浪哥,你说禁忌幻术,亡灵不够是吗……”

    刁浪转身朝向她。

    “我似乎知道了,为什么小灵要消除我五个小时的记忆……”

    ……

    萧山山林间,白玫躲过水连升一击,迅速撤离,她在分析水连升到了几个层次,而那些又是因为什么样的亡灵而达到。

    水连升的眼睛变得深红,和天上的月色一样,只是现在血月被厚厚的乌云遮住,天地间一时暗的不分彼此。

    在幽暗的森林间,白玫凭着夜晚的透视能力,稍稍一点的混沌,其它几乎无阻碍。

    水连升的元神禁术不仅吸引了他本身的鼠类,还吸引了其它的野兽,白玫的狐子狐孙已经和其缠斗了很久,但是并不占上风。

    在她又倒退一步的时候,脸上却不知为何沾染了恶臭的液体,带着一丝灼伤感,一股难以消除的血味,白玫正在思考这是什么,忽然闻到了里面混合着豚草的气味。

    不仅如此,似乎还有隐隐的乌头和狼毒草的药草味。

    白玫对草药极为敏感,瞬间明白这些成分,以及这些成分可能造成的东西——

    豚草、乌头和狼毒都是毒性强烈的药草。看来水连升是以毒攻毒,以毒换毒,拿自己练毒,培养毒鼠。

    呵,他到底还是被人利用了。

    被人欺骗可以再次成为鼠神,作为了召唤魔神的诱饵,然成为了阴诡肮脏的产物。

    接下来他一定会将自己点燃,召唤魔神,完成他以为的浴火重生,完成别人眼中的无上祭祀。

    看来于情于理,白玫都不能让他死。

    白玫在黑暗中手一挥,顿时周围野兽痛苦的叫声更甚,狐狸的诡叫此起彼伏,水连升停下了动作张望了一下,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他不断地吐血,背后那个鼓起的包不断蠕动。

    “继续,鼠目,继续,鼠目……”水连升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只是在不断遵从大脑中的声音,吐得肝脏具裂,吐得不知天地,可他已经……控制不住。

    白玫迅速撤离他的身体周围,招呼狐孙离开这里,四周一息尚存的野兽被突如其来的恶血沾染,统统尸骨无荡,浸没在一片张开的毒液里。

    白玫拧眉,想要靠近水连升,可是水连升抬头止住了血,蒙头就向她冲来。

    白玫桃木棍严正以待,在他破绽百出的攻击中,对准了他的三寸七筋,至此一处一旦袭中,鼠目必然生无可生。

    可是白玫在接近之时避开了。

    为了刁浪要的线索,她必须首先考虑控制这股毒液,救下水连升的性命。

    天空血月在乌云间挣扎,却被遮挡的严实,铭风的风没能吹走乌云,是否意味着他此刻也生死不知……

    白玫不知道,她现在能做的,只有给刁浪提供更多的帮助,而她的心,会告知铭风的安全与否。

    “以此心,赠良人;生死知,定安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