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水尸(解决篇9)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两人在庭院继续交谈,周围的景物在刁浪手中渐渐收拾齐整,好像之前的诸多景象只是幻觉。

    夏初然此刻看起来比较老实,也不多说,只听着刁浪继续解释:

    “在水连勇的尸体在四季山被发现后,我一直有疑问。起初我的怀疑是,和水家之人被诅咒有关。加上我来这里也是受了上面委派,说是该解决之事要解决,让我来帮个忙。只不过,我一开始的目的就不在探究水家之事上,所以很多细节都没在意,等到水世义死了,黑魂出现,然后到了四季山,水连勇死,我才逐渐从这是一件普通魂尸事件中清醒,原来这背后还有我不知道的联系……”

    “而我怀疑水连升的点,是我将水连勇的死讯以及发现地点告诉水连升的时候。那时候他很惊慌,不是悲痛,或者难以接受,这些正常亲人离世该有的表现。他竟然非常惊慌的感谢我,并且请我休息,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他不一般……”

    “四季山的情况让我联想到了猫鬼事件,而且确实在四季山找到并铲除猫鬼,之后我怀疑水连勇死亡,和水连升的态度相结合,继而我又怀疑到几次都在关键位置的蛮灵,所以一长串的故事才从这里开始。”

    “这么说,水伯水连升,在这件事上不仅仅是简单的杀死了水世义?”夏初然接话,她有很多东西只知道了表面,即使有一个很大的数据网,在没有信息的情况下,也没什么用。

    “对。”刁浪的分析,是准备在夏初然的不断提问中完成,一是相互联系,二是排除她不剩多少的嫌疑。

    “水连升这个人有些特别,他是我星海的客人,三百年前死于一场突发的水灾,不过据说他在人间有罪孽,本来是必下地狱的亡灵。可这个时候,他找上了星砂之海。星海这个地方,特别就特别在,有人向上面提了要过海,基本上都会让他们到我这里走一遭看看情况,所以我也就照常关注一下。”

    说到这刁浪停了一停,望着天边的月色,“只是这一次,从我接触开始,他一直双手戴着手套,没能看到他虎口处的痣,不然这件事能更快的解决。”

    “可谁叫我当时只是关注了天气的寒冷和他的年纪,并没有想到他和星海的关系。而且在他这件事上,有关他的罪孽我了解不多。虽然以前这片土地千百年来是我的附属管辖区,可不凑巧,我在三百年前,这里发生事情的那段时间,正好去了北方,在一段比较模糊的过渡期中,我也就对这里的事了解的不够彻底。”

    说到三百年前,刁浪不由的想到自己三百年前离开的理由,那股惆怅重回心底,在短暂的失落后,刁浪不着痕迹的掩盖,继续说:“因为不清楚,所以我也做的不好,这件事没有多加证实就不了了之。再了解这件事,还是昨天下午。”

    “昨天下午,在你回本家之后,我找水连升简单交谈,察觉他的不对劲,就让白玫去打探了一下。结果让我们发现他在地府有名有号,只是上辈子根本没有轮回,而是经过了我的手。也就是这样,我想到了三百年前,在这里从我手里渡海的灰鼠精——鼠目。”

    灰鼠?老鼠?鼠目?水连升?!

    “水伯是只老鼠?!”夏初然惊讶地合不拢嘴,当然她最先想到的,是之前在这里数不尽的硕鼠,如此联想起来,玲玲姐又是什么?

    刁浪见她已经开始胡想,赶紧给她摆正方向,“是人,货真价实的人,经过星海灵魂洗涤,什么老鼠精、神魂都扯淡,几乎下场都是人,比如,嗯,差不多很多人。”

    刁浪差点说漏嘴比如夏初然,幸好及时反应,而且夏初然也没接话,那么刁浪也就心安理得的继续说,“总之这一世的鼠目是水连升,也是一人。可是目前看来,他心术不正,暗中这一切,不说百分百,至少一半出自他的手。我这边一直接收这白玫和铭风的调查结果,不多久之前得知,这家伙竟然还想做鼠,不,准确说是想位列仙班,成为鼠神,这不是胡来嘛!”

    “白玫通过狐火告知我,水连升很可能用了秘法禁咒——元神幻术。这种禁忌幻术,是将自己的元神一分为二,自己藏一份,再将剩下一份藏在一位年轻姑娘的体内,让她孕育邪灵,当百年血月重现之时,烧毁符咒。”

    “接收讯息的元神就会同时折磨自己和年轻姑娘,通过被元神摧残的灵魂发生的碰撞折磨,将所有不好的、痛苦的、绝望而不安的气息散发出,影响事先就准备好的千百具亡灵,让他们蜂拥而出,用亡灵怨念,冲破桎梏,释放出他们最为尊敬的魔神。”

    “现在我们能确定的是,水连升就是那元神的主体,他将自己的一半元神给了水玲玲,让她帮助自己孕育邪灵,活人引子也就是她,成功诞下数不尽的硕鼠,将一个个邪气充满整个萧山,而那些亡灵,我们现在还不确定,只能简单猜测是四季山的那些亡灵,只是,数量远远不够。”

    刁浪还在关心数量的问题,也就是因为这样,他觉得水连升用以召唤魔神的亡灵太少,而且八城也不是小城,若是真的有这种数以百计千计的死在这里,一定会有所察觉。鼠目出生的年代也不适合做出此事,他的意识苏醒应该在十年前比较恰当。

    再就是结合四季山发生的那一切,和水玲玲的成长程度,都不该是太早之前,那么刚才看到的不下百只的亡灵,又该出自哪里?

    “浪哥,我先打断一句,我有个疑问,你说秘法禁咒,召唤魔神,他不是要成为鼠神吗?难道就是来召唤他自己?拿女儿做引子,拿自己作为承载物,承受数不尽的痛苦,召唤的到底是他自己还是真正的魔神?”

    夏初然头头是道的分析,刁浪慢慢望向她,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只是一时没能联系到。

    “还有,四季山我们的想法是妖鬼,并且猫鬼也与之合作,那么水家鼠目在里面的作用是什么,是不是这个计划三百年前就已经有了苗头,或者准备实施?”

    “好奇怪。”刁浪顺着说,眼睛却望着夏初然。

    夏初然也点点头,“是吧,我也觉得奇怪。”

    “是你奇怪。”刁浪的眼中好奇与怀疑并存,“为什么你能这么镇定的分析,无论是谁出事,你都第一时间分析利害关系、自己嫌疑、存在的可能和原因。是你的内心足够强大,还是,你完全不在乎这里的人和事。我越来越觉得,你就像个在享受眼前的乐趣、为了求证而不断去冒险的主人公,你啊,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