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水尸(解决篇6)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若有可能,吾愿伴汝,长相厮守。”千年前,玄素面朝河面如是说,面颊羞红的双晕暴露了她小女生的心思。

    她抬眸望眼四周,无人。

    “好,下次得见康回,定要衷肠诉说。”玄素的脸又红了,而那眼中星星点点的亮彩,全是隐藏不住的喜悦……

    ……

    “夏初然,玄素之前的遗憾是如此,如果给你一个选择,你会怎么做?”后土娘娘问第一次踏入桃林的夏初然,夏初然面朝桃林微沉思,继而开口,“若说天命要我选,我一定不选。”

    后土娘娘听完她的话摇头,“现在不是天命的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到这里我本不该多提,毕竟犯了规矩。可是我希望你能过了那片海,不想要你在一些本不该纠结的问题上纠结,你该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又该做什么,毕竟这是为了你的幸福。”

    “为了我的幸福……”

    夏初然躲在布里喃喃,那是很久以前上神娘娘和她说的话,当时她不过十六,记忆在浑浑噩噩中,第一次有了一个集中地表达——玄素喜欢的人,从千年前,就是那位在逆境中给予安慰的康回。

    所以在夏初然十岁见到陆康回的第一眼起,就被心底的声音警告了——不许伤害他。

    不是夏初然自己的意愿,是身体的警告。也就是那时候,夏初然反感并挣扎在这一切里。快速舍弃,还是遵从安排,她无论做什么决定,都在被影响,在改变。

    她若是遵照玄素安排来的,和陆康回相识,相恋,结婚,然后水到渠成,渡过星海。这也就没什么。

    可惜,夏初然一开始就不愿意。她觉得她属于自己,不该去和突然冒出来的人纠缠,她总认为,爱情该少些功利,多些真心。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即使他们的关系就像是上天设定好的那样,非常的顺利,她也不愿意。

    心骗不了人,却能折磨人。

    就像现在,她躲在陆康回的怀抱之下,听着外面的动荡却无力改变。她有些动摇,水玲玲的话还在耳边,水玲玲真心实意想让夏初然照顾好陆康回,她在死前将这手递到夏初然面前。而此时的陆康回,在危险中又将这手伸近了一点。

    夏初然很难选,她是一个会在一瞬间做好决定的人,可为这件事,她整整二十年都在头疼,最近尤甚。

    “小夏姐,你别动。”夏初然挣扎着想从布中出去,陆康回感知到了她的动作,唤她停下。

    夏初然哪里是听话的人,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几个翻身,便挣脱了力量尚弱的陆康回。

    随后,夏初然飞身反将他扑倒,警告道,“你别乱动,谁要你保护我的!我说了多少年了,你平平安安活着就是对我最好的帮助!”

    陆康回巴眨巴眨眼,夏初然拧眉伸手挡掉飞过来的老鼠,可是她没注意到头顶的硕鼠,陆康回瞬间反应,突然坐起来,拍掉了即将过来的硕鼠,把她的头护在怀抱里,喃喃道,“我长大了,我长大了……”

    ——“我长大就保护你!”那是陆康回十岁那年,哭着朝灰头土脸的夏初然所说的话,那一刻的夏初然双眼无神,可是还是望向了他,习惯性的抹掉他掉的眼泪,不知道说什么。

    他是善良的孩子,理应这辈子属于他。她只有这个念头,带着这个念头,夏初然这些年一边逃避,一边不舍。

    爱,说不上,只是互相的陪伴都太长……

    “废话那么多!”夏初然从回忆里清醒,突然挣脱,护住他的后脑勺,又将他压倒在地,及时避开了后面硕鼠地飞蹿,夏初然猛吸一口气,迅速坐起,拉住陆康回的手腕,“阿回,赶紧走!”

    夏初然匆忙说,匆忙站起,下眼一瞟瞧见了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水玲玲,他们要是想活命的话,现在、此刻是带不走她的。

    夏初然忽然无言,悲从中来,她抿唇,眼神在哽咽中坚毅,必须将陆康回带出去,玲玲姐,我会回来接你的,一定!

    千集布被他们踩在脚底下,夏初然动手拿起来,这就是刚才陆康回罩在她身上的东西,她被盖住的事后周身难得平静,夏初然心想这不会是个保护的好东西吧,所以刁浪才特意留给她。

    一边躲开飞鼠,一边盘算将千集布罩在她和陆康回身上,先顺利逃出去再说。

    拉动陆康回的手紧了一份,陆康回也回以坚定,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陆康回的手心全是汗,夏初然下意识的回头,总算在明灭不清的月影下看到了陆康回的全身。

    刚才一番纠缠,谁也没看清谁。

    此时的的陆康回穿着一件长版大衣,原本是藏蓝色的衣服,此刻颜色更甚,他面颊在红色月影下微微泛红,靠近之时气喘不稳,手指的轻微颤抖传达到了夏初然手心。

    陆康回抬眸,就一瞬间的情况,在夏初然意识里被拉的很长,长到她恍惚,甚至陆康回再次跌坐在地上站不起来,夏初然也很恍惚。

    “阿,阿回?”夏初然的视线在他胸前停住,坐下之后敞开的衣服太过清楚,那一大片的血色在他胸前越发能辨。

    “小夏姐,你快走……”陆康回拼尽全力的保护,在这一刻也已经消耗殆尽,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一开始的迎面保护上,可惜被夏初然挣脱了,挣脱就算了,她一定要安全离开才不枉他的付出。

    “阿回?”夏初然赶紧蹲下,轻碰他的胸前,害怕的不知所措,手指上沾染着他的鲜血,她不知道陆康回什么时候受的伤,哪里受了伤?周围老鼠已经此起彼伏的涌上来,所有的危机在生死之间徘徊。

    “你快走!”陆康回推她手,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大叫,“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怪你,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不怪你!你快走!”

    这句话在夏初然心中忽然炸开,她总觉得这句话的意义非同一般,甚至有这她不知道情况,也许陆康回知道什么,看到了什么,或者……他身上的伤口也有可能是夏初然所谓。

    这个念头立刻让夏初然手足无措,慌乱和不安。

    只一声后,陆康回便仰面要倒,夏初然急忙抓住他双肩,稳住他,后面“吱吱吱”的声音越来越近,夏初然知道,她的运气到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