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水尸(联系篇)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化作石人被困在其中的薛俊,爆出痛苦的吼声。

    “水连勇昨日为何到这?”铭风脚下是已经不能动弹的石人薛俊,只是铭风的的目光并不在他身上,他遥望着水家目前正发生的一切。

    风带了讯号,算是个好消息。

    石人中被困住的薛俊,僵硬地伸长手,机械地触摸自己凹陷的眼珠,那里空空荡荡,就连眼前都无法预见。

    “水连勇……他,他是为了来盯住我的眼睛……”

    眼睛?铭风拧眉。

    “对,我,我的眼睛正在看着我的女儿……”

    薛俊慢慢讲述,将一切带回了三百年前。

    三百年前,薛家府邸。那夜是薛俊忘不掉的天清月明,他原本以为他所有妥协,所有让步,在那一夜都会带来结果。

    他寒窗苦读二十载才获得了今天的成就,怎么可以因为男女之事受牵连。

    顾芸要他爱她,他爱;要他百年执手一双,他执。他觉得世上没有不能舍弃之事,更没有不能放下之尊。

    扔了的再捡起来便是;舍弃的再拿回来就行。

    薛俊一直这样认为,忍气吞声,是为了以后的自强自尊,目光长远,才是大丈夫本色。

    他如此安慰自己,也能更快的接受自己所失去的一切,以及顾荷。

    是夜,薛俊应顾芸邀约,去往西苑,当时的他不知道,这里面带着顾芸多少的想法——顾芸将自己的妹妹顾荷也叫往了西苑。

    顾芸就想看看,薛俊的心思到底在谁身上,自己的价值是否比得上同胞妹妹。

    顾荷被骗入西苑,但她眼清心明,自然猜到这件事五分为顾芸所为,她害自己丢了孩子,失了爱情,如此恶毒的姐姐顾荷原本都不想再看上一眼。

    不过,顾荷因为孩子和身体的双重冲击,已经精疲力竭,身体早就一日不如以一日,她也知道自己快死了。只是,在死之前她不甘心,她不愿意自己的姐姐在自己离世之后拥有一切。顾芸从小就拥有一切,为什么到自己不久于人世了,这一切还是被顾芸掌握在手中。

    顾荷太不甘心,而这种不甘心带着必死的执念。

    所以她入西苑,满目含情望着眼前的负心人。

    薛俊啊薛俊,不如就让我们一起走吧。她说着让薛俊只能理解表面意思的话。

    在西苑相聚的俩人百感交集,那时薛俊已决定和顾芸生生世世在一起,这也就代表,他无法回应顾荷的感情。

    顾荷呜咽痛哭,说着自己的孩子如何被胞姐顾芸残害,说着自己对薛俊的种种思慕,说着他们快乐的时光。

    薛俊痛苦万分,终于抑制不住,将她紧紧搂抱。

    而在一边看着一切的顾芸,最终也被这一幕激怒,妒意蒙蔽了双眼,她要将他们一起烧死在西苑。

    顾芸将他们相聚的西苑大门紧锁,扔入火把,四周的屋脊横梁立时燃起大火,顾荷知道,可她早就不在意,她要的就是这结果。

    “胞姐……”顾荷对着屋外的喊,“这一世,薛俊就归我了,哈哈哈哈!”

    薛俊惊慌于眼前的一切,也害怕已经疯狂的顾荷,他想离开,可是周围都是大火,唯一无火之处是三尺高的围墙。

    薛俊一个人逃不掉。

    他无奈,急忙向顾荷求救,顾荷问他爱她吗,薛俊愣了几秒,生的**大过所有,他拉着她的手,伪装出含情脉脉的样子——

    “吾心似妾心,比翼成双飞。”

    文人的酸话到最后还是把顾荷骗了,她真的以为只要活着离开,薛俊会和她花前月下,会和她男耕女织,他们还将有个孩子,还有更多地未来。

    但直到薛俊翻过围墙,顾荷看到他犹豫没有伸过来的手,她忽然清醒了、明白了,这个男人,永远的负心汉!

    “薛俊!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顾荷流着血泪,在漫天大火中留下最恶毒的咒誓。

    那个时候该有神听到了,不然,薛俊不会真的如她所期盼的那样,被永远困在了阴暗的地下永世不得超生。

    薛俊回到了他之前拼命逃离的四季山。

    他觉得那里的村民会收留他,会给他至少一个容身之所。

    山下的城镇早已大火弥漫,薛俊偶然了解到,顾芸难产死在了家中,而他未出世即死亡的孩子,带着怨气正在屠杀城中的百姓。

    薛俊知道,孩子在找他。

    可他不能留着,他必须离开,城镇是待不了了,他考虑回四季村的家中休整,然后逃亡八城的的海边。

    薛俊听说那里供奉着一位神,那位神专管天下麻烦事,一定可以帮他渡过难关。

    当他回去的时候,村里正抓住了一位偷食的大汉,大汉贼眉鼠眼,一直辩解只是看中了村中的姑娘,不知道她已经有了丈夫,这是一个意外,只要放了他,他可以保村中安宁。

    所有人都不相信他。

    叫嚷着鼠目之话怎能听,要提了他的头镇压山下的祸乱。

    大汉名叫鼠目,是薛俊第一次听到的名字。

    鼠目是在薛俊离山之后出现的,按照四季村的规矩,这山、这村这能接纳二十四位村民。

    所以鼠目和薛俊,只能留下一个。

    薛俊凭借和村民认识多年,占领了一定优势,他原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可是,薛俊突然看到了鼠目的的眼睛,而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东西,之后缠绕了薛俊整整三百年。

    也就是那时候他才知道,一个人的**有多么疯狂。在这些**面前,其它人的存在都是障碍,从头到脚都是。

    他一边惊恐地听着鼠目分析薛俊来到这山的目的,一面蛊惑村民,有意引导村民对薛俊的怀疑。

    山下那么多人死了,怎么就薛俊回来?

    薛俊跪倒在地知道自己已经百口莫辩。他想不如就这样逃跑,不如就当一切没发生,他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金银财宝都拿了出来,祈求、恳求。

    可一切终抵不过已经扣上的嫌疑,在薛俊的头被敲击的那一刻,薛俊忽然想起了顾荷和顾芸。

    顾芸挺着肚子,站在他和顾荷的偏房园外等他,就希望见上一面,薛俊笑着,置若罔闻;顾荷站在大火的院墙下,拼命伸长手,薛俊握住又松开,最后在她绝望的眼神下,自顾逃生……

    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所以怪不得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