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四目相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这血月的崩盘直接导致了万邪的复苏,城中居民再也无处可逃,山间地狱都在这一念之间。

    于是这一段搏杀,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从黑夜战至黎明,大火烧城,三天之后,城中再无生灵……

    水连升安静讲完最后一段,目光毫不移动,白玫总算在长时间的闭口说了第一句,可这第一句,却让水连升怛然失色。

    她说,“所以,是水泽道人杀了城中人?”白玫用她艳若茶花的红唇轻轻吐露,说着漫不经心,却直击人心的话,“所以,是你的祖先水泽道人杀了城中的百姓?”

    水连升大惊失色,面色苍白,他呆呆望着白玫,白玫一直露出得体的笑容,即使在看清水连升面目之后,她也没有急着去揭穿,而是等到了最后。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白玫一笑,妖冶魅惑,水连升已经完全不知如何反应,白玫走近他身侧,俯身,秀发垂下,空气中霎时弥漫开一种香气。

    “还是说,你想等我说?”白玫又一句,她直起身,望着天边的血月,“今夜悲鸣的到底是那孽婴?还是葬身城中,被扔入水中的城中百姓?鼠目,你该清醒了吧。”

    ……

    ……

    “我让你剖开她的肚子!”

    水家园林内,三人对峙着,蛮灵将地上的血刀递给夏初然,不断地催促她,“要是不在黎明之前降生这个孩子,我会让你落得和她一样的下场,我再说一遍,剖开她的肚子!”

    夏初然面色煞白,豆大的汗粒顺着脸颊滑下,她没有去接那把刀,而是望着蛮灵,她在控制自己冷静,可是她也明白自己现在毫无讨价还价的可能,又谈何冷静面对。

    她张开轻颤的唇,在伸手之际,忽问,“浪,浪哥呢,他怎么样了?”

    蛮灵一声冷哼,对夏初然摇头,目光变的冷峻,“死了……”

    “你别开玩笑!”夏初然痛苦大叫,根本不相信这一切。

    蛮灵偏头,“那我说什么你会信,啊,我将他骗入棺材,然后让其和水世义待在一起,可是他怎么逃得过水世义,所以必死无疑。”

    愤怒和不安冲击着夏初然的心,她猛然推开蛮灵,夺走她手上的血刀,在蛮灵因为伤势过重无法起身之际,跪在她身上,将刀刃向下,直击胸口。

    “我让你剖开水玲玲的肚子!”蛮灵支起半个身子冲夏初然吼,她距离刀不过分寸,夏初然停住了,她却选择了上前。

    夏初然的手在发抖,她没想刺下,恍惚不安交织在一起让她悲哀不已,为什么会这样,这一切到底在干嘛。

    “你要是不剖开她的肚子,我就杀了你;你要是想保留她,就杀了我!”蛮灵不断向前,夏初然的刀却渐渐向后,她已经不能肯定,自己到底在干嘛,明明很惧怕蛮灵的出现,此刻大好的时机却下不了手。

    “我是太爱吃你做的鱼了。”夏初然抬高手,忽然痛哭,蛮灵受死的等着,她知道自己不能拿她们怎么办才出来的,刁浪安心,她也安心,安心什么呢……

    安心,存活三百年,总算有人吃过她的鱼。似乎死也值得了,对了,他吃过了吗……她其实想做给他吃的……

    蛮灵凝望夏初然的眼睛,好像啊,这双眼睛真漂亮,真像……

    夏初然忽将刀引向自己,在蛮灵迅速睁大的眼中,划开了自己的衣物。

    她从自己的长袄里,抽出了棉花,又撕了几段布条,棉花塞在蛮灵伤口处,布条缠满她的全身,一边缠一边哭,“我也不会包扎,我说过多少遍我没生活技能,这下我完了,我完了!”

    夏初然哭的声绝,后面的水玲玲渐渐没有了叫喊声,肚子也在渐渐下瘪,可是鼓动仍在,夏初然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根除,只有照白玫的吩咐行事。

    在她逃出鬼洞,白玫拉她在一侧说话的时候。白玫重点提到了水玲玲,并且留下一句小心留意她,必要的时候使用千集布,红色的东西,如果担心生变,默念她搅得话就行。

    白玫当时说的异常简单,三言两语,就要夏初然猜她的意思,也有可能是那时候她已经知道蛮灵,而且她提到了一句“鼠目寸光”。

    这句话夏初然至今未懂。

    夏初然包扎好蛮灵的身体,虽然歪七扭八,但也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她没功夫再和蛮灵纠缠,迅速转身查看水玲玲的情况。

    “鼠目寸光。”蛮灵在身后悠悠一句,夏初然猛然一惊,刚想转身,远处传来夏仁杰的声音。

    “然然!”她忙回头,夏仁杰抱着大红灯笼,红布,和一起系列东西出现在她面前。

    可是没有带来一个人。

    “对不起然然,这个院子里已经没有一个人,我东翻西找,才找到这些东西,你看能不能用?”夏仁杰将东西举到她面前,夏初然定睛一瞧,都是可用的东西,她赶紧招呼夏仁杰将这些铺地上,将水玲玲抬到了红棉被上。

    放好之后夏初然先是让夏仁杰挂上灯笼,接着,自己继续将千集布翻个面。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白玫和刁浪都明知水玲玲有问题,却将问题拖到了现在,而且一下全无踪影。

    她始终不相信刁浪死了,只有蛮灵的话存在一定的问题,她在等什么,又在考虑什么?

    想到蛮灵,夏初然迅速回身,蛮灵所躺的之地已经变成一滩血水,而血水之上有一个被包扎的尤为奇怪的黑色生物。

    夏初然震惊,蛮灵打回原型,难道……

    “小咪!”正处理完事情的夏仁杰忽而蹲下,望这血水上的黑色生物。

    他一眼就看出了小咪,这是夏初然更加震惊的。

    “小咪怎么在这,难道,难道是来找我的?”夏仁杰说完抬头盯着夏初然。

    夏初然一惊,忙想对策和谎言,“不是这样的小叔,这完全是因为小咪跟着我过来,我最近都住水家,也没带它回去,今夜它似乎遭遇了什么,遇到了某些危险被伤害如此。”

    夏仁杰半信半疑,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水玲玲的惨叫声,夏初然立刻靠近她,拉住水玲玲的手。

    本来已经抑制的胎动突然剧烈起来,而且撑大水玲玲的肚子,肚子立时变得圆亮,似乎爆裂在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