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跳山羊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蟒吃掉了嬷嬷,和我一起上牙山,牙山上有什么,嬷嬷、大蟒和我……”

    “我爱跳牙山,跳一下,哎哟落血满地红,嘻嘻嘻,嘻嘻嘻……”

    “大蟒跳一下,我就跳两下,嘻嘻,嘻嘻,不流血,就不停,嘻嘻嘻……”

    葛纯的歌在医院里回荡,她从五楼到一楼,再从一楼到了六楼的楼顶。

    歌声像是魔咒,如蛇尾般长的队伍跟在葛纯后面,每个人脸上如死般沉寂,一个个行尸走肉,通向远方的刑场。

    原本就不亮的医院变得更加阴森诡异,葛纯跳着脚,眼角流出血泪,从玻璃里看到的样子,都带着笑的芬芳。

    嘻嘻嘻,嘻嘻嘻……

    时间在一点一点推移,葛纯带着医院的同事、病人。一排排都站到了顶楼的围栏边,她的歌声还在,当一曲轮转,接着,每一个字都伴随着一声响动。

    “砰!砰!砰!……”

    在第四十七声响动之前,护士长站在了葛纯面前,她目光呆滞,却在葛纯落泪的眼下,深情地望向她。

    “去找……带你一起走的人……”护士长尽了最大的力气,含糊不清的言语,想要救葛纯一命,可是葛纯不记得,此刻的场景重现只是给她心灵深处重重一击而已。

    护士长还是身不由己的站上高台,她的白衣服在风中摇曳,而她也轻似一片羽毛,下落的途中她对这世间留念,怀念她的主人,想念失去她的葛纯……

    身子和地面的接触,“砰”的炸开血花,楼下像是彼岸花的花海,只是通不到彼岸而已。

    五十个人的祭奠结束,葛纯站上栏杆,带着心如死灰的笑,医院的人都是她害死的,原来是这样……

    她想从这里跳下去,至少能为她害死的人赎罪。

    可是,她没能跳下,恶鬼没有允许她的死亡,她即将在地狱中度过一生,没人将她带离,是她做了什么吗?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她?

    “私也,死也。”

    脑海中是红衣女的声音,因为葛纯的自私,她必须承受这一切。

    红衣女像是这样说。

    葛纯的身体被带领,慢慢走回医院。

    她每走一步,后面的灯都暗下,当她走到五楼楼道的窗户前,看到了还挂在那里的女医生,流动的血凝结,她已经殒命。

    这个医院是五十五人,但只死了五十人,葛纯也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接着葛纯又往下走,她的身体不听使唤的往三楼去,三楼的还有几位医生站在门口望着葛纯,都带着森森的笑,葛纯感觉自己的脸也在笑。

    她走到筱晓病房前,筱晓站在门里,透过玻璃指挥葛纯,“来,打开这扇门。”

    葛纯又将那把红色云标记的钥匙拿出来,送入病房门上大锁链的钥匙孔中,无比的切合,比她之前开过的那扇办公室门还要契合。

    铁链松了,筱晓站在了门里,阴森地笑着,又再次说道,“去把他们带来吧,他们已经到了山上。”

    葛纯转身,再次慢步向五楼去。

    时间掐准,像是预料好的一样,即将到来的人是谁,只有她要接的夏家十爷,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连她也被设计在内。

    葛纯走回休息室,无法避开地踩过地上的尸体,默默抽出床底下纸箱,又钻了进去,黑暗是最好的伪装,连她都被迷惑。

    休息室里的钟敲过十点的钟声,葛纯泪流满面,这一切都是她一手造成的。

    “嘻嘻嘻,鬼婆也抛弃了你,多美味自私的灵魂……”

    黑暗中有声音,葛纯无法发声。

    “不安吗?现在是恰到好处的绝望,我最喜欢了。不安的话,把身体借给我,你只要永远身处黑暗中,就永远都不会再痛苦……”

    ……

    葛纯眼中的今晚,出现在了刁浪脑中。

    这是一段痛苦的经历,包括妖鬼的做法,连刁浪都感到恐惧。

    让人感到深处的绝望,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就是妖鬼的做法。

    这样的灵魂才美味,才有吃的价值。

    现在要让妖鬼强行脱离可人儿的身体,她必然完了。

    一旦记忆回归,痛苦在所难免。

    “是不是觉得我很棒?我想听听上神的意见,我这件艺术品如何?”妖鬼指着自己,笑容尤其妖艳。

    刁浪已经无法再笑,他轻摇血扇,和妖鬼维持着不斗不争的完美状态,似乎是完美,只是这或明或暗的表情里,带着多种多样的意思。

    “怎么说,意料之中,行为之外。”刁浪用无所谓的态度,漫不经心地说着。

    妖鬼已无法辨别刁浪的神情和想法,看似漫不经心,却早已有了算盘,这是火神的特点,这也是他挤下自己的哥哥成为火神的原因。

    呵,论起手段,妖鬼自叹不如。

    “可人儿你不准备放手了吧。”刁浪眯着眸问。

    妖鬼警惕地盯着,随口答,“这一点,上神认为如何?

    “那就从你手上抢吧!”刁浪快语一出,瞬时冲向了妖鬼,妖鬼严阵以待,刁浪却忽然之间从他眼前消失,重新出现的呼吸声在妖鬼耳后。

    妖鬼立刻幻化出两柄冰刀,挡住了刁浪血扇的攻势,可是这冰刀出鞘才几时,血扇可是千年之物,一下便将冰刀截成两半。

    寒冰玄刀,顷刻间便不复存在。

    这回刁浪是认真了。妖鬼跳离刁浪三丈远。

    血扇在手,刁浪却从来不动真格。

    他讨厌上面对他指手画脚,经历过许多事情后,刁浪处理事务都是用血扇充充样子,喜欢徒手解决问题,当然,还有从别人那里窃取来的千集布,他用的也极为上手。

    这次一来就劈开了他的寒冰玄刀,估计,愤怒已经到了顶点。

    妖鬼轻笑,有意思,太有意思了,他就喜欢惹恼别人,这样的灵魂才有意思,啊,火神的灵魂在哪呢,找出来瞧瞧?

    妖鬼邪魅一笑,疾步冲向刁浪,顷刻间两人距离分毫,刁浪凝神站立,不急不躁,视线对准妖鬼下颚处,轻微一挑,单手跨臂将妖鬼环入臂弯,笑容轻佻,“可人儿,想知道你刁大爷行走江湖,如何制人吗?教你,看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