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逃出生天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仁杰吓得三魂不在,七魄难凝,可手还被夏初然死死抓住。

    “小叔你在干嘛,快爬上来!”夏初然皱着眉,她的小脸涨红着,所有的一切变得无法预料,危机尽在眼前,没有人知道下一瞬会发生什么。

    青面怪物长得眼睛的手臂划向夏仁杰的脑袋,夏初然赶紧后撤,一手抓住夏仁杰一手拉住枯枝,顺势将他拉扯过来。

    飞爪划过夏仁杰脑门,夏初然也被吓出一身冷汗。

    青面怪物不消片刻又卷土重来,因为身躯庞大,它的动作比起一般兽物都要迟钝,扬起的手重重落下。

    夏初然和夏仁杰已经退无可退,都看透生死般闭紧了眼睛。

    忽而,夏初然腰间的碰铃发出清脆又惊鸣的响声,像是繁花落坠地上的空灵,又似水滴敲击石块的脆轻,结合这日月,绝妙而凄厉。

    一瞬间一到强光从喇叭洞顶端下落,炸开了青面怪物身上的皮肉,青面怪物饱受冲剂,发出婴儿般的尖叫,急急后退。

    夏初然听到怪物凄惨的叫声,迅速睁眼,瞧着怪物节节败退。

    她来不及细想,瞧准时间,一把拉上夏仁杰,夏仁杰因为恐惧下肢不听使唤,但当他看到夏初然眼里投过来的镇定,夏仁杰才放下了心。

    随后他一手抓住夏初然的手臂,一手拉住植物,结合脚上用力,翻上了缝隙边缘。

    碰铃声在响了几十秒之后戛然而止,夏初然和夏仁杰不知原因是何,但以防这怪物卷土重来,俩人赶紧合计接下来路线。

    青面怪物一定没办法通过缝隙。因为怪物实在太大,缝隙不够,连他的爪子都伸不出。

    现在夏初然基本可以确认,地宫就是关押青面怪物的地方,有人投进他们或许是想做祭品,像筱晓那样,只剩一个头的情况;也或许,只是有人想让夏初然看看这怪物,或者带什么来见见它。

    只是其中缘故夏初然现在无心知晓,要知道的太多,而他们现在还必须赶紧离开这里。

    她低头,是约两米的高度,从这里落到只有半米的崖台,往前走不过百米就能达到那边的山顶。到了山顶无论怎样也有一线生机,而现在就是决定如何跳到崖台的时候。

    夏初然凝神,望着崖台,看过去又瞧见深不见地的崖底。

    后有怪物,前有悬崖,选一个。

    夏初然蹲下,拍了拍夏仁杰,视死如归道,“小叔,我们就最后冒一次险。前进后退现在都身不由己,要是我掉到这山下,小叔你不要去找我的尸体,一定摔的稀巴烂不好看。我喜欢美美的,你们就建一个衣冠冢,变成鬼了,也偶尔去看看你们。”

    夏初然说完准备跳,夏仁杰拉住她,“要是你掉下去了,小叔也陪你,下辈子就做个兄弟吧。”

    夏初然微怔,随后却笑开,“好,好,好!这辈子做姐妹,下辈子兄弟。”

    夏初然说完深呼吸一口气,选了背身往下的办法,攀住两边岩石,慢慢反身下来,整个过程极为小心,夏初然因为手臂长和身长,脚尖能够到了地面,往下结结实实一跳,崖台震了三震,落石滚落,夏初然贴紧崖壁,抓紧了一旁的植物。

    吓得不轻,到下面后仍在深呼吸,她往旁边挪了三分,给夏仁杰预留位置。

    夏仁杰按照之前和夏初然商量好的方式方法和步骤,一呼吸,而反身,他足够高,所以踩到崖台是很切实的感受,只是下来重心不稳,脚滑出去半分,夏初然赶紧把他抓住。

    叔侄俩拼命深呼吸,慢慢爬起来,然后两人顺着这崖台一步一步极为小心的行进。

    不敢站直,只敢半弯着腰,路上落石、断枝吓得他们一身一身的出汗,老鹰筑巢在他们头上一圈一圈的飞,直到俩人迈出最后一步,才大舒一口气,全部瘫倒在地。

    劫后重生的喜悦环绕在俩人心头,他们开怀大笑,笑声穿过山川树林惊动了栖息的小鸟,小鸟扑腾滑翔,他们不介意,什么都不介意了,躺倒在地,想想就笑,对着风,对着皓月,对着群星,这漫长的一夜,值得去喜悦,至少目前是这样……

    ……

    另一边,西行医院。

    “你说什么八家。”刁浪百无聊赖的掏了掏耳朵,妖鬼在暗处嬉笑,刁浪哦了一声,接着道,“八家啊,哦,八大家族啊,哦,关你什么事,神灵家族用得着你这个不人不鬼的东西管了?”

    妖鬼轻笑,渐渐从黑暗处浮现,它多了一句身躯,是一个漂亮的小护士的身躯,只是表情太过扭曲,估计是刚刚得到的身体,还没来得及适应。

    刁浪蹙眉,这混蛋,把他漂亮的小护士给……夏初然呢?她怎么样了?

    “放心你的小可人还没死。”妖鬼借着小护士的嗓音说,“你知道的,没吃掉灵魂前,他们都还是完整的个体,没有死,放心吧。”

    刁浪似笑非笑,“那我可谢谢你。”

    他的血扇在手上轻拍,冥雾帮助妖鬼,这是妖鬼的地盘,刁浪没有胜算不敢贸然行动,而且夏初然生死未知,他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上神可知我为何到这?”妖鬼又言。

    刁浪轻笑不答,答什么?没打他就不错了。

    “你已经能多重操纵身体了?”刁浪顾左右而言它。

    妖鬼模仿着女人的姿态,可在刁浪眼里实打实的难看,忽而妖鬼一笑,“这,这都被你发现了,嘻嘻嘻。”

    刁浪眼角抖了抖,按耐不住内心的暴躁,血扇抓紧了,努力在平复,“我是有时间出去的,在这里和你周旋,是想听你到底想做什么,如果继续废话,我可不会再客气。”

    妖鬼收敛笑容,“你还是一贯的自我,谁都不放在眼里。”

    刁浪放声大笑,“开玩笑,你不在我眼里吗?我又没瞎。哦,对了,你仅仅只是一个没有身体的鬼灵,确实不该出现在我眼中。”

    此话一出鬼灵暴怒,疾步冲来,刁浪侧身避开,他还不想伤了这可人儿的身体,应该还有机会救出,从妖鬼手中……

    刁浪凝神,移魂入眼,紧盯着小护士的眼睛,那双眼睛里还存有人气,现在是最后的机会。

    可人儿……快告诉我,你在这经历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