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数字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163这个数字,算是夏初然觉得有趣的数字之一了,和金教授也谈论过多次,特别是谈到163的常数,质数,还有……类数的时候。

    因为质数>1,它的类数是4。

    4?

    数字4又引起了夏初然的好奇,这四在现代是不详的数字,不过,故人可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四是吉祥。

    四像八卦,生继而祥,古代很多说法,比如说,四海,四方,四祥瑞兽都是如此。

    而且口中存八,寓意四平八稳,四海之内,八方祥和,寓意天地大同,是真真吉祥之兆。想到这,夏初然又觉得这里不像是现代建筑。

    夜明灯、有些古气的书架、标注古体数字的书,以及地上能掀起一层灰尘的泥地。

    只有这书架上上的漆才是现代的,而结合这四都不该是现代说法。

    有了说法四,夏初然就想碰碰运气,毕竟都这样了,每个都得尝试嘛。

    她先是找了第四层书架上,编号为四的书,然后又拿了第四个书架上,所有第四本书,之后盘腿坐在地上,一个一个翻。

    “头……头……头……”

    筱晓的亡灵还在,夏初然不敢多说话,担心夏仁杰被吓着,她抬头盯着筱晓,她头一直往后仰,一直说着头这个字。

    夏初然被她第一次的断头吓得不轻,此刻总觉得有点担心。她小心挪到筱晓尸身身侧,悄悄掀开。筱晓的头没有移动,还是正面向上,眼睛睁着,一动不动盯着那洞口,夏初然几次想强行合上她的眼睛,但都无济于事。

    “然然你去那做什么?”夏仁杰的声音传来,夏初然摇摇头,“没事,看看。”

    说完她又轻轻合上衣服,迅速跑过来,铺开地上的书,然后招呼夏仁杰,“小叔,帮我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什么内容,有的话挑出来,封面也别错过,一页一页,千万记住了。”

    夏仁杰点头应答,不知夏初然有何想法。不过,他也并不觉得夏初然的念头荒唐,反而真的开始翻书。

    地上总共也就九本书,夏初然一目十行,看的比夏仁杰快多了,等到夏初然手上只剩一本,夏仁杰也才看了两本。

    这鬼灵精,看的真快。也是,她从小就聪明,学什么都快,什么又都能学。

    只是让夏仁杰痛心的是,她这聪明却不用在正途上,只一心学着插科打诨。大爷去世前,嘱托夏初然的她一样没做,这可怎么是好。夏仁杰盘算着,等出去,非逼得她操持操持家事不可,可不能一直这么胡混下去。

    正这么想着,夏仁杰低头一瞧,忽然一怔,忙叫道,“找到了!找到了!”

    他将一页书举到夏初然面前,从上至下,赫然写着“十、六”这两个数字。

    “对了对了!”夏初然被夏仁杰的惊叫惊醒,忙看过来,随后大笑,“哈哈哈,没错了,知道了,小叔,十六!四四!”

    夏仁杰眼瞧着一阵风过去的夏初然,跑到了第五个书架前,取下了四四这一编号的的书,这里上下八排,每一排都有四四,夏初然取了七本,最上面那一本,怎么也拿不到,夏仁杰就过来帮她,把她托上去,省的她爬,还那么费力。

    夏初然到了上头,取四四编号的书,可是这最上面一排的四四怎么也拿不下来,像是粘在了上面,夏初然灵机一动,将这本书不拿反推,只听到咯吱咯吱链条转动的声音,夏初然心中大喜,果然是暗室!

    “果然在这……”

    夏初然听到声音回头,筱晓的亡灵已经升入半空与之对视,骇人的面容,加上不断向的脖子,夏初然寒毛卓立,一个后仰就倒了过去,下面托着她的夏仁杰随机应变,往前一倾,夏初然手扶书架,随后夏仁杰慢慢才放她下来。

    屋子里齿链的声音越来越密,紧接着,眼前的第五书柜慢慢凹陷,露出了两边半人宽的缝隙,只是那缝隙深处依然是慑人的黑暗。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年久失修,动的过程扬起漫天的灰尘。

    夏初然挥开灰尘,探头探脑。现在她因为出口欢喜,又因为黑暗胆惧,可这些都比不过刚才浮上来的筱晓亡灵给她带来的心灵冲击。她旋即向后看,这一看不要紧,无头的筱晓尸体又爬了起来,而且即将冲上他们。

    “然然!”夏仁杰大叫一声,拽过夏初然和她摔作一团,而那尸身正撞到了旁边的书架上,书籍七零八落掉在地上,一地都是。

    无头鬼尸立刻站起,又冲向了他们,夏仁杰拖起夏初然,夏初然借力爬起,拼命跑,后面的无头鬼尸发出的尸体冒着一阵一阵不知道的青烟,呛得夏初然和夏仁杰眼泪咳嗽不止。

    他们知道现在必须赶紧摆脱这尸身,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进那黑布隆冬的缝隙之中。

    缝隙两边都有半人宽,挤过去并不是难事。

    夏初然想着,望向了身后保护她的夏仁杰,夏仁杰似乎也和她有同样的想法,默契一目了然。

    随即,两人快速分开跑去,尸身紧追夏初然,夏初然心里骂了个遍,最后还补充一句她是个淑女,然后转身,单臂高举,跳起来朝尸身颈部三寸处再次狠狠扎下。

    钢针又被夏初然拔出,这回三寸看的清,应该没错。

    可这无头尸身只是顿了一顿,突然便举起双臂,掐住了夏初然的脖子,力道之大,一下夏初然就两眼冒星,盘算着身后事。

    啊,那个家里院子里梨花树下埋着她的存折;啊,那个,北边那个山头里帮她照顾一下桃树;还有,啊……

    “咚!”随着一声巨响,夏初然迷迷糊糊倒在地上,夏仁杰推倒了一个金属制的书架,无头尸身被撞倒,结结实实压在了书架之下。

    夏仁杰拖着夏初然往缝隙里去,夏初然只觉得偷眼昏花,眼睛迷迷糊糊望向了书架倒了的那面墙,墙上似乎是一副彩画。

    一位身着黄衣的仙子,脚点地轻立,她的脚下似有邪鬼蹿动,她只一脚踏上,邪鬼就无出来之机,而在她的腰间别着一对碰铃样的事物,手持玉笛,震慑下物。

    玄素?夏初然疑问,这碰铃不是玄素的吗?不对,玄素给她的记忆里,没有这一景象。再说玄素不是总在冥河边,拿棍子搅啊搅的吗?她什么时候震天摄地,这么厉害了?

    夏初然正迷惘之际,突然感觉身子被拉长,强烈的痛感,清醒了大脑。

    原来,夏仁杰正拼命将她往外面拽,而那只无头尸身,已经死死拉住了她的右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