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地下书库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筱晓的手合着?夏仁杰眼见夏初然推出了筱晓的手,左手的拳直到现在还紧握着。

    为什么刚才筱晓的尸体给夏仁杰一种奇怪的感觉,让他没有在夏初然和她之间错乱?其中一个原因便是由始至终她只伸出了一只手,而且这一路上,夏初然不知为何一直带着手套,夏仁杰也就肯定,在他身边的一定不是夏初然。

    “要不我们打开看看?”夏初然一边询问夏仁杰,一边已经轻手轻脚的准备掰开手掌,但她一晃神似乎又想起什么没做,双手默默合十,对着一处空旷的地方,拜了拜。

    那里站着夏仁杰看不到的筱晓魂魄,夏初然推论叽里呱啦一堆,其实是为了不让夏仁杰害怕,这叫她打开手掌的,是一直站在一旁的筱晓亡灵。

    亡灵只能断断续续的说出一些词,她不断重复着“手掌”“手掌”,夏初然听到了,平复了,也就大胆走过来。

    掰开手掌后,夏仁杰和夏初然都凑过去,手心处都是划痕,有些是新伤口,有些却已经结痂,只是这伤口似乎被划得很深,以至于有些地方都发炎化脓,看起来触目惊心。

    再仔细一看这伤口,造型画法都很奇怪,似乎又像字,歪七扭八,不甚统一,夏仁杰试着念出了几个,“庄?身?找?土?,还有,央?足?”

    什么意思?叔侄俩相互对视,茫然若迷,筱晓给他们看此划痕的用意是什么?

    “筱晓,你再告诉我一点,是不是还有什么必须给我看的?”夏初然凑近尸体,远处站着的筱晓亡灵还在重复“手掌”,其他的并没有说,亡灵的头慢慢向后仰,夏初然真怕她再掉了,也就没问下去。

    夏仁杰见她这动作有些发怵,可怎么说,这一路上夏初然都没有有意吓他的动机,她也不是这么不听话的孩子,想到这,夏仁杰就纵容了她的胡言乱语,只是接着闻道,“话说,然然,这是哪?”

    绕了一圈,他们的重点还是在这书库之中,毕竟不弄清楚,他们就无法离开,看这入眼之列,皆无逃生之门。

    夏初然站起来,走到最近的一个书柜前,这是筱晓倒下的地方,而且也是编号一到二十的书本的位置。

    筱晓既然和他们说了这么多,或许倒地的位置也是为了给他们提示。

    这个房间相对干净,没有其他像他们进入之后留下的尸体或者其它杂物,该是经常整理才是。

    而且,这书库又落在了筱晓病房位置,意思是想让筱晓进入,还是让她镇守此处?先前夏初然猜测筱晓可能被附身,也有可能被人利用,可是这都与他们会在这里的关系连接不上,真是头疼。

    夏初然心烦意乱,抽了一本书,随意翻动了一下,翻后夏初然呆若木鸡,这本书怎么回事?她翻回首页,又连翻了几本,果然内容都是空的,空白一片,封面无字,内页无痕,这是书吗?为何要将这么多空白书放在这里?

    夏初然满腹疑问,又接连找了几个书架,都是一样的结果,最高出的书无法够到,她拜托夏仁杰把她托上去。

    夏仁杰嘴上应着好,心里叫着苦,夏初然怎么能这么有精神。

    上去鼓捣一番依然是毫无收获,夏初然也就放弃了,下来后,站在书架前抿唇深思。

    为何是无字书,天书?运用什么特殊的办法破解?夏初然又凑近这些无字空白书闻了一闻。

    没有任何的奇怪之处。

    为什么?

    夏初然在脑子里搜刮一切奇怪的猜测,来猜想这里存在的原因。

    这里三十个书架都是按照圆形曲面进行计的,然后三十个拼接在一起,表面是褐色,颜色尚艳,夏初然拿着手上胸衣钢圈对着书架上戳了戳。

    钢针还是被她拔下来了,为了应付可能的状况。

    表面漆皮剥落,露出了里面的金属制物的样貌。夏初然一时看不出这是什么,出于职业病,她敲下来一块,用东西抱着放进了口袋里,准备拿回去研究,当然,首先要能出去。

    她默默鼓捣这些玩意,夏仁杰就在这屋子里转悠有没有机关一类的东西,方便他们出去。

    可是东看看西看看毫无进展,不,也不能说毫无想法,这地方夏仁杰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是哪呢?他怎么也想不起来。

    这边夏初然敲敲头,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到这里面多久了?还能不能出去?

    对了,这是医院,还不会有人监视他们,在这里安装了摄像头,然后遥控打开开关?

    夏初然想完又抬头,可是灯光刺眼,她眼睛无法与其对视。

    只是匆匆一瞥之下,夏初然觉得这投射灯有些奇怪,怎么说,像是又不像是,这每一个书架上上都有灯,也就是说三十个书架三十盏灯,这么多,到底是为了照亮,还是就是不想让人看到这上面的灯?

    夏初然有些生气了,在这里这么久都没出去,难道就连一个小小的灯都要欺负他们。

    夏初然想着,搬下一堆书,空出位置,自己爬上书架,夏仁杰又瞧见夏初然的胡作非为,刚想说两句,耳边却听到了哗啦啦的翻书声,这声音他在黑暗中也曾听到过,那时候他以为夏初然靠近书架在翻书。

    他转过身,后面空无一物,待他再回头,书库里就暗了几分——夏初然拿着一盏灯下来了。

    夏初然举着圆形的灯细瞧,灯很小就一手握住的大小,只是这可不是灯泡,是夜明珠啊。

    传说真正的稀宝夜明珠能将黑夜照亮,可是驱邪的珍物,这里竟然有三十颗夜明珠?这么奢侈?

    等等,夜明珠该是一直不灭,为何刚才他们进入这里如此暗?难道是因为筱晓的进入,怨气强到夜明珠都驱不了邪?

    还是说,除了筱晓还有更强之物?

    夏初然不明所以,而且屋子也亮了,说明邪物至少被压制了。

    哎,真头疼。夏初然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她只能重新将书放回书架,慢慢的收拾好。

    收着收着,她有些好奇这些书架的等比,毕竟作为老师,对数字又敏感,她用手比划了一下书架的高度,长度,接着来回比了好几个,缩回手,她莫名的眨眨眼。

    每一个书架高度都在两米以上,宽度都是两个半手掌,她量过自己的手掌长是十四多一点,也就是说,这个书架宽在34以上,这一圈算下来周长该是1023厘米,得出它的直径在326,半径就在163.

    163?这数字是巧合吗?这数字算是夏初然觉得最有趣的数字,和金教授也谈论过多次,特别是谈到163的常数,质数,还有……类数的时候。

    因为质数>1,它的类数是4。

    4?

    数字4又引起了夏初然的好奇,这四无论是古时候还是现代,都是不详的数。可是万物相生相克,越是不祥之地,越是会放入多种不祥之物,目的就是,驱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