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混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咕噜”滚到夏初然脚边的头颅,瞪大了眼睛望着她,眼角缓缓流出的血,顺着头颅的脸颊滑下,仿佛在悲伤的泣泪。

    时间似乎都静止了,夏初然和夏仁杰盯着头颅,半天没有动弹,也说不出一句话。此时的他们大脑一片空白,都想要对方给自己一点说法,可嘴巴却干涸的难以张开。

    “小,小叔?”夏初然先打破这寂静,“那个,你中午吃了什么?”

    “啊,啊?匆匆吃的,牛,牛肉面,你呢……”夏仁杰面色惨白。

    “我,我回本家吃的……”夏初然脸色越来越难看,而两人又再次无言。

    手电的光一直对着筱晓的身躯,那里的头的位置已经空了,血水从起初的喷涌到后面的间歇,夏初然全部尽收眼底,而且再难以抹去。

    “然然,你最喜欢吃什么?”他们已经慌乱到彼此确认身份。

    “茶饼,那小叔……?”

    “讨厌,鬼怪……”夏仁杰吞吐,朝向夏初然,身体往后踉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夏初然赶紧扶住,却也被带坐在地上。

    黑漆漆又显得空旷的房间变得诡异,他们彼此靠近,寻找着温度。

    现在连呼吸都好像不是自己的,毫无真实感。

    这是在做梦吧,一个怪异的梦。

    “小叔你打我一巴掌。”

    “别想了,我也想让你这么做。”夏仁杰长叹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夏初然说不出所以,一个人呆愣愣的,手电的光从筱晓的身躯位置移到了地面,地面上有被光反射的黑色血水,就在这时,手电的光跳了两下,毫无预兆的灭了。

    原本就很慌乱的两人更害怕了。

    什么光源也没有,筱晓又死在了当场,明明他们从通风管道过来的时候,筱晓还显得非常镇定,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一进入筱晓就出事了?可头颅直接……直接掉了,这,这筱晓是知道自己要死才说这么多话的吗?

    还是说……这房间里有其他人?!

    此念头一出,夏初然赶紧抓住夏仁杰,夏仁杰被夏初然突然地举动吓到,忙问她怎么了。

    “我觉得这房间似乎还有人,不然筱晓如何死的?”夏初然哆哆嗦嗦的说。

    夏仁杰也皱眉,安慰她道,“你别多想,可能就是意外……”说完,夏仁杰也无法说服自己,这个意外来的太蹊跷,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可能会造成骨折,你头直接断了,还滚落到他们脚边,真的太不符合常理了。

    “说的也是。”虽然夏仁杰说的一定安慰都没有,可夏初然已经自我安慰,“没错,有可能是意外。”

    她往后退,夏仁杰在黑暗中感觉到夏初然的站立,也跟着起来。他不知道夏初然要干什么,但他一定要跟着她,顾及她的安危。

    突然夏仁杰听到了哗啦哗啦的声音,夏仁杰有些发憷,手不断的向前,“然然你在哪?”

    “我在前面。”夏初然的声音从他的右边传来,夏仁杰立刻调转方向,一边摸一边前进,四周一圈围着的是书架,可中间是空的,所以夏仁杰的手始终无所扶持,只能不断地向前挥动,并不断询问夏初然的位置。

    “我在这!”声音又从左后方传来,夏仁杰不安地蹙眉,调转了方向继续前进,“你别总动,不安全,我们呆在一起会安全一点,你啊,都是我惯得,到这时候了还不忘东跑西跑,这不行……哎!”

    夏仁杰被什么东西绊倒,摔在了地上,眼镜也不知道怎么的掉了。

    “小叔你在哪?!”夏初然的声音带着哭腔,夏仁杰迅速在地上摸着眼镜,嘴里不断安慰,“没事没事,我来了我来了,你别动我来……”

    手上忽然压着一只手,夏仁杰愣住,手有点冷,慢慢的夏仁杰感到有人凑到了自己面前,在耳边轻言,“小叔别动,那声音不是我……”

    ……

    ……

    这可咋办。

    刁浪站在无边的黑迹中有些担心。

    之前在经过三楼的那个值班室时,里面的医生竟然与刁浪对视,而通过对视的那个玻璃,他身后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身影,他大惊,忙叫夏初然他们停下,这里非常不对劲。

    可是话音未落,他已经到了这黑暗之中。

    冥雾?好久不见的冥雾了。冥雾可是冥界独有的雾气,说是保护冥界,不管人神魔进入此处都会五感混淆,只有冥界的人才能在里面畅行无阻。

    所以他进入这山才会一点感觉没有,夜晚降临,冥雾拢聚,有点意思。

    听说,人间的冥雾通常只出现在雷电交加的时候,运用的好,会成为魔物一类的最佳庇护场所,里面无论死掉多少人,冥界都难以控制。

    而且这样一来,聚集的怨气多,戾气重,当一旦冥雾消散,邪气直冲云霄,会造成血月。

    血月万物邪灵狂欢,又是一场人间浩劫。

    竟然在这个小医院里看到了,不简单啊。谁制造了这冥雾,刁浪很是好奇。

    “妖鬼,好久不见,不知千年你过得如何?”刁浪撑开血扇,掀动了眼前的一片雾气。

    血扇正气至纯,虽不能劈开冥雾,但也能稍稍抵挡对刁浪五感的干扰。

    “神官。”冥雾深处慢慢走来一人,带着厚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到刁浪面前,模样尚轻,穿着春秋的薄外套,笑容中透着一丝诡异。

    “不知神官找在下何事?”妖鬼歪着头,轻笑,他脖子转动的幅度早就不是常人能够接受的,连刁浪都皱着眉。

    “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你好久。”刁浪皮笑肉不笑。

    “啊,稍微准备了一些事,你知道的,又不止你一人来了,还来了一个冥界的神官,嗯,现在不是了。”妖鬼似笑非笑,将歪着的头转正,刁浪笑而不语,妖鬼又继续说,“本来她很好对付的,谁知道冥雾对冥界神官没有用,即使她早已没有神力,也是冥雾认同的主人,所以我只好用别的办法啦。”

    刁浪浅笑,收起扇子,背手,眼神凌厉却看不见躁动,“看来这里死了不少人。”

    “那可不是,五十个。”妖鬼说着,细一想,又举起两根手指,突然裂开了嘴,张大到足有半张脸那么大,“错了,该是五十二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