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鬼医院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午三时许,葛纯收拾好最后一点文件,就坐在了五楼的休息室里。

    她昨晚忙了一夜,今早又有病人闹事,昏昏欲睡,早已精疲力竭。

    她来西行医院已经一年了,算是个勤奋的新人。起初,她并不知道西行医院就是普通人家所说的精神医院,只是工资高,又对工作经历没要求,所以大学刚毕业的葛纯,毅然决然的投了这个医院的简历。

    很快的她就被录取了。

    上班的第一天,带她的护士长就说,西行医院充满了奇怪的事,你能接受便接受,不能接受也要强迫自己接受。

    这个医院是大资产家扶持的,所以她们的工资才能这么高,不要有怨言,老板只要勤奋的员工。

    葛纯懵懵懂懂,但是明白新人职场的生存之道。这不,如今连轴转48小时她也挺过来了。

    来这里一年,葛纯感慨小事不断,大事没有,而且偷懒的事情学了不少。

    已经奋战一夜的葛纯,回到了休息室,拉开了休息室双层床下重重的纸箱。

    床底角落边里面铺了层厚毯子,这是为了方便插科打诨睡觉休息用的。反正护士长也在,今天也不会再出什么大事,不如就让她这个入职一年的新人好好休息一次,就一次也不会怎样。

    葛纯想着,钻进了床板地下,重新拉回了纸箱。

    头点枕头,只一会儿,葛纯已经迷迷糊糊,中间她似乎听到到开门和说话的声音,但她实在太累了,这一睡就睡得忘乎所以。

    晚上十时许,葛纯慢慢悠悠转醒。心里忽然意识到时间似乎过长,猛地起身头撞到了板床底。

    她痛得吱呀乱叫,推开了纸箱子爬了出来。

    奇怪了。葛纯望着黑压压的休息室有些纳闷,怎么都没人?该有人回来休息才对。

    葛纯爬起来,摸索到了开关灯处,开了几次,休息室的灯暗着。

    难道坏了?葛纯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打开门,一探头瞬间懵了,这长廊上怎么灯也灭了?虽然知道这山里偶尔停电,但突然处于黑暗,葛纯还是不适应,并且这夜晚阴森恐怖,她心里有些慌乱。

    她重新回到休息室,手在门边的柜子里摸索了片刻,摸出了一个手电筒,手电打开还有光,这下葛纯心安了。

    葛纯举着手电,先是扫视了一下休息室。

    所有床铺都完整,没有一个人。她又将手电举向挂着大钟的位置。

    十点零五。

    哎呀!葛纯忙惊!今天中午护士长还和她说,晚上十点要去院门口接夏家的十爷,并且把他带到叫筱晓的病人的病房里,他有话要问。

    护士长还特别嘱咐,这位十爷来头不小,今晚与他同行的也不会多差,要葛纯小心照料。

    葛纯一觉睡到现在,最重要的事都忘了!

    葛纯慌慌张张跑出休息室,手电指引路面,一路小跑。

    跑的路上她很纳闷,医院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也没有光?虽然她们这特殊医院,平时就安静地很,但真的安静了,葛纯还是脚步不稳,心有戚戚。

    她从后门跑了出去,一路紧赶慢赶,总算走到了院门口,她听到有人说话,隐隐约约有几人,她赶紧上前询问,一问才知真的是夏家十爷,另一位是个姑娘。

    姑娘话说个不停,古怪动作还多,但夏十爷对她照顾有加,他们叔侄相称,葛纯觉得,这姑娘也不简单。

    葛纯还是带着他们原路返回,走到半路,葛纯就注意到医院来电了,这正好,不然得让外人见笑了。

    葛纯推开玻璃样的医院后门,后门突然闪动,似有一个人影印在上面,葛纯微愣,回过头去看,没有,什么都没有。

    而进来的两人有说有笑,似乎什么都没瞧见。

    也是啦,像他们这种医院,呆久了是会有点神经质。葛纯摸摸头,笑了。

    “这边请。”她持续保持好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睡饱了,葛纯感到神清气爽,接着她带两人走过一楼的长廊。

    一楼无人。葛纯皱眉,医生他们都去哪了?今天开会?怎么没人通知她?都怪她睡得太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些先不管了,她还是先按照护士长的要求,把他们带到筱晓患者那里。

    这位患者来医院已经有两个星期。

    她来那一日,本来西行医院是不准备收她的。她在门口大吵大闹,砸坏了很多东西,最后还说这山里见鬼,她跑了很久,才从鬼的手下逃走,死的人全部被挂在了树上,她不想死,快救救她!

    她说完葛纯只觉得胡话连篇,但护士长却一反常态的重视。

    说起葛纯的这个护士长师父,葛纯觉得她太过严肃,不苟言笑,总说要尊重老板,对老板忠诚不二心。

    可葛纯觉得有些扯淡呢,就是个工作,何必付出所有真心,这位护士长未免太老套了一点。

    说回筱晓,她被护士长单独关在了一个六人间的病房里,严加看护。她的病房不住其他人,窗户没窗帘,而筱晓一直浑浑噩噩的坐在床边,望着窗外,嘴里念叨着什么,葛纯进去送过几次水,好像是念着男人的名字,一会儿叫什么王召阳一会儿叫什么薛君。

    最后她经常提起的就是什么星砂之海,附赠的名字就是筱安。葛纯都没听过,也就不知道筱晓在说什么。

    筱晓的病房一直锁着,是真用大铁链拴住的那种,钥匙在护士长那里,护士长曾经提过,要是锁链没了,就不要再进去,因为已经来不及了。

    当然,葛纯不懂,她只想做个安静的小护士,以后等到有能力了,就远离这座大山,她觉得她这种人才,不该埋没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哈哈,可能是只有鸟拉屎。

    葛纯笑着,回头告诉三人到了三楼,等她再转回身,她忽然愣住了,三人?怎么会是三个人?怎么还有一个穿着单薄春秋外套的男人。

    这天已经是三九严寒天,不可能就穿这么薄的外套,而且前面的两人也没有和他说话的意思,难道是鬼?

    葛纯越想越心骇,经过医生值班室的时候,里面仍然没有一个人,可她管不了这么多,她只觉得今晚的种种都太过离奇,她害怕了。

    突然一声“不要动”的疾呼传来,葛纯心跳到了嗓子眼,小心翼翼地回头,却还是两人,并且夏十爷身边不知姓名的小姑娘也望向了她刚才注意的方向。

    难道她也听到了?

    葛纯如履薄冰地走着,紧张地四处看,她看到每个病房都没人,太诡异了,葛纯吞了吞口水,哆哆嗦嗦站到筱晓的那间病房前,病房前的铁链不见了……

    葛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独留在场的夏仁杰和夏初然。

    不能再留下来了,筱晓是你们要见的,不管我的事,什么都和我没关系,要死也是你们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