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西行医院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绕过圆碑,西行医院的大门就在不远处。

    大门比夏初然想的荒凉,没门卫没灯光以外,门上还缠绕着枯枝藤蔓,透过电筒的光,大铁门上锈迹斑斑,风吹雨淋下,似乎对它的影响不止短短数年,该是往二十上数。

    夏初然皱眉,这真的是医院?即使,即使是夏仁杰口中所说的精神医院,可是这样也太荒凉了,一眼望过去都看不到明亮的光,明明刚才从停车场过来的途中还有点点火光,现在这么一看,真的有人吗?

    医院门是两扇生锈的大铁门,旁边还有一扇供人方便进出的小门,三人来到门边,轻轻推了推,小门“咯吱”开了。

    夏仁杰先踏入门里,夏初然准备跟着进,刁浪按住了她,“有点不对劲,虽然我没看出什么,但是感觉不舒服,你盯着你小叔,有意外就跑,注意四周。”

    夏初然抿唇点头,跟上了夏仁杰。

    “小叔,筱晓真的在这里?为什么没人?”夏仁杰走前面,夏初然跟在后面,两边都是树木植被一类的枯物,电筒扫了一下,也就看到树,连个毛的医院建筑都没瞧见。

    夏仁杰倒不急,他提了提眼镜,“我那日刚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过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我们,我已经说好了。”

    果然,话音未落,前面隐隐约约,有一个拿着电筒的人小跑过来。

    “是夏十爷吗?不好意思,刚好有个病患出了问题,所以来晚了。”来的是一个娇小的女人,穿着纯白的护士服,风姿……嗯,夏初然低头看了眼自己的风姿,有些羡慕她。

    有的人天生如此……风姿卓卓,要克制啊,大胸之罩啊。

    “哎哟哟,这位小姐,月黑风高夜,何处是你家?不过没关系,繁花落千朵,到处是我家。”刁浪伸着手就要出去,夏初然一把拽住他,刁浪要挣脱,夏初然死拉着。

    “你干嘛!”刁**着转身,夏初然微眯眼,上下扫了一眼,摇了摇头,“对影成三人?”

    她说了一句夏仁杰和护士小姐不懂,但在场唯一隐身的刁浪明白的话。

    刁浪无所谓,“我就摸摸又不碰。”

    夏初然夸张地抓抓手,笑的鸡贼,那她也就摸摸不碰。

    刁浪立刻放弃了调戏护士小姐的念头。

    夏初然是上天派来和他并肩的猴子,以后出门不能带着她,不然会和他抢香蕉。

    三人跟着护士小姐一路走,护士小姐手上拿着手电,这个精神医院还挺大,走了半天还只在林子里逛,护士小姐带他们走的是小路,估计是因为晚上见面诸多不便。

    “这里有一位保安总是神出鬼没,你们要是被他逮到了,即是说上面有人,他也要和你们折腾一番,老烦人了。”

    护士小姐责怪起来的声音也轻轻柔柔,惹得隐身不见人的刁浪,站在她身后一边拍手一边说好。

    他或许,一直以来都是这样调戏女人的。

    我看上他哪点?夏初然撇着嘴想,真郁闷,又不能发作,要是闹闹还显得小家子气。

    夏初然想着跟上去,踢中刁浪小腿。

    本来准备忍耐的,不过想想算了,她也不是大气的淑女,就做个计较的小女人好了。

    刁浪吃痛,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你别学蛮灵。”然后继续一边痛,一边等着看娇小的护士小姐对着空气微微一笑。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谁怕谁,谁比谁呢。刁浪笑着想。

    “好,请从这边进。”

    走了很久,总算到了一处有灯光的地方。这应该是医院的后门,门比较小,灯也不是特别亮。护士小姐引他们进去,夏初然才清楚看到这位娇小的护士,不仅轮廓风姿卓卓,这面容也是一等一的漂亮,可是待在这么多奇特病患的医院,她,不会受影响吗?

    三人往里走,推开门就到了一个长廊。

    医院的长廊多是阴森昏暗的,特别是这么冷的天,又这么晚的时候。

    一楼两边似乎是医生的门诊室,门口清一色挂着某某医生的铭牌和照片,现在已经晚了,所以除了长廊的灯,两边的房间都没有动静,也没有光出来。

    “请跟紧我,你们要找的人在三楼。”护士小姐接着解释。

    “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夏初然问。

    “两个星期前。”护士小姐微笑作答。

    夏初然听完,顶了顶夏仁杰,“小叔你确认过人了吗?”

    夏仁杰点点头,“放心,我专门看过,确认了可以见人,我才把你带过来。”

    “那美女护士小姐,家住哪里?今年几岁?我看你印堂发黑有大胸之罩,让我帮你驱驱魔吧。”说完刁浪笑眯眯的就要凑上去,夏初然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刁浪的头,护士小姐只感到眼前有风刮过,接着就是夏初然貌似很奇怪的动作。

    夏仁杰也注意到,夏初然抬手下压,可是她手下没有东西,她在压什么?

    “你在干什么?”夏仁杰希望她好好说,多一句废话,他的手就痒痒了。

    “哦,是这样……”夏初然手上真的费力在压刁浪,强撑着自己露出笑嘻嘻的表情道,“我看此地属阴,大胸之罩!”

    大胸之罩她重点向刁浪强调,刁浪被夏初然这个小鬼弄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多余动作一做,在场两位就要被吓得魂都没了,作为神要善良,他一直在控制自己。

    “大胸之罩,我就取天地灵气往下压,天清地浊,上上良策。”

    “啪!”夏初然头顶被一直忍耐的夏仁杰暴击,拖着就走,刁浪笑的前仰后合,连累周围灯光都一闪一闪。

    夏初然对刁浪竖起手指,面如死灰的发誓,浪哥你等着!

    三人一路波折到了三楼,三楼也是一条长廊,两边是病房,从病房玻璃里透出来的光证实了里面人的存在。

    三楼还有几个办公室亮着,不过护士小姐说别担心,因为夏仁杰打过招呼,所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他们问完了,安心离开没问题。

    夏初然经过办公室窗的时候,小心往里面瞟了一眼,几位医生护士都在电脑面前忙碌,走来走去中有人发现了他们但也只是抬头看一眼。

    刁浪也往里看了一眼,一眼过后他突然停下,望着渐行渐远的夏初然和夏仁杰,突然感到身后寒光阵阵,忙喊道,“不要动,快停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