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前尘往事(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初然跟着前面的仙女姐姐进入了桃林,她不知道她怎么进来的,就是小巷一转她就到了这里,可管它呢,来肯定难受,但不来也好受不了多少。

    这里的桃花四季不败,她曾经问过,前面的仙女姐姐说,这里是神的姻缘树,所以难败,即使神消亡了,这株姻缘树还会等着主人回来,因为神是不会死的。

    神不会死,夏初然记住了,所以她也有理由相信,刁浪会好好活着,一直一直。

    “你来了?”夫人坐于亭中,儒雅而知性,夏初然高举手,“哟”了一声,走入亭中,眼神询问可以坐吗,夫人点头默许了。

    “你脸色不好,哭了吗?”夫人喝着桃花茶,轻声问。

    “没有,只是比较烦心罢了,大小的烦心事想不完,随便拿出一件,我的眉头就要生出褶子纹。”夏初然下巴抵着石桌,无奈地叹气,桃仙姐姐在旁边见她这模样笑的不行,夏初然是个不拘谨又好玩的孩子,连她也想要和她相处相处,总觉得,这样可以懂好多东西。

    夫人了然了,没有接着问,夏初然想,这是等她开口了,于是说,“请问,神仙婆婆和姐姐找我什么事?”

    “我长得,很像婆婆?”夫人虽喝茶,但心里有些发憷,比较担心夏初然接下来的话,果然,“但叫你婆婆妈也不对啊。”

    夏初然露出很苦恼的表情,“叫你老祖宗不是显大吗?那叫你神仙阿姨?还是神仙姑姑!啊!对了,神仙姑姑,你要看我折的一条手臂吗?”夏初然紧急缩回右手,露出一只袖子给在场的俩人看。

    桃仙笑了,夫人也忍俊不禁,夏初然满意于自己的嘴贫逗乐了在场个人,心满意足的坐下,继续抵着下巴。

    “神仙姐姐和姑姑找我什么事?”

    笑完了,夫人抬眸,黑色的眸子望着夏初然,“找到人了吗?”

    夏初然轻轻点头,眼睛合上睁开。

    “你有些不听话呢。”夫人语气中略有责怪,“六个月前,你原本准备出国,可是这样你切断了一切过海的联系,下一世会痛苦呢。”

    星砂之海的过海机会只有一次,如果这一生没过,上辈子的悔恨连同这辈子都会留给往后的每一世。

    见不到想见的人,赎不了该赎的罪过,生生世世的折磨。

    现实中还有很多人受着这种痛苦,他们往往隐于人群,过着自我舔舐伤口的日子,即使自我放弃,下一辈子依然如此,痛苦的记忆会伴随着他们,所谓的明天再也不会有。

    “我原本,只想过好这辈子。”夏初然轻轻说,“要不是六个月前你紧急找我,说清利害,我依然会我行我素。”

    “玄素要我送的酒我没找到人,要我吃的千斤桃子我只吃了一半不到,树种不了,总是会枯死,而且她让我爱上的人,我实在喜欢不上。”夏初然诉说着,有些疲惫,“我干嘛都在做别人希望我做的事,我只想过好这辈子。”

    夫人见她这样,微微不说话,桃仙轻拍夏初然的肩膀,微笑道,“你和玄素是一人,你就是后世的她,你为什么总将你们分开,这一点太奇怪了,她过好了,你才能过好。”

    夏初然瞪大眼,不解道,“是你们奇怪,即使是星砂之海,可是这辈子是叫夏初然的人活着,我是个体,为什么被强行变成别人?为什么我要赎罪?那些过错不是我做的,我什么也没做,玄素知道自己错了,为什么不选择用另一种办法赎罪?比如,她喜欢的那个男人,死之前告白啊,她恨的那个男人,死之前打一巴掌啊,现在告诉我该赎罪了,赎什么都不知道,我光猜就用了二十年啊。”

    “那你,这么讨厌上一世的存在,为什么又选择留下来了?”夫人静静开口,她的眸子有些许光影的晃动,或者她很想知道夏初然内心的想法,因为她的观点都很有意思。

    夏初然垂眸,深呼吸一口气,才说道,“我啊,是希望下一辈子出生的那个孩子,不要被我和上一世牵连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安安稳稳,平平安安,爱想爱的人,做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

    桃仙有些动容,觉得刚才的问话都有些失礼,她站在一边为夏初然倒了一杯清香扑鼻的桃花露,这能驱走她一些疲惫感。

    夫人可能也没想到,曾经那么犟的孩子,她轻易放弃了今生,只为给来世机会,她浅酌香茶,缓缓道,“那么,该见到的人,你都见到了吗……”

    说到这,夏初然直起身子,看着满园的桃树,重点将视线落在了眼前这一株,被红绳缠绕的桃树。

    “见到了,两位都见到了。”

    “那么,你清楚你未过,啊,抱歉,是玄素未过的那一个罪孽了吗?”夫人通情达理,在处事方面,她选择了先考虑别人的感受。

    说到这个夏初然就苦恼,“一次也没搞清,她到底是因为爱了那个男人又受罪,却没表白心有不甘?还是因为劈了她的树,死都不肯跟她在一起的另一个男人充满悔恨想报复?我一点都不清楚。”

    你确实不理解,也不清楚,可能那时候的玄素也不明白。

    “那么,你认为该是那一个?”夫人轻问。

    夏初然摇头,非常肯定的回答,“哪一个都不好,不符合我的心意。”

    这个说法有意思,夫人又问,“你的心意是什么?”

    “怀念第一个,和第二个勾搭在一起。”

    “噗嗤”桃仙又笑了,一是为夏初然的坦诚,二是为火神官居然会有人这么喜欢,她可是最不喜欢火神官,听说他上上下下的女人都招惹到了,可是个厉害的祖宗。

    夫人轻轻看了桃仙一眼,桃仙立刻收敛,于是她又接着说,“这就是你的心意?似乎有些简单,也不符合一个神的作风。”

    一听神的作风,夏初然立刻就只知道这神仙姑姑又要给她扣帽子,她旋即摆摆手,“我的心意还有世界和平,人间宣扬美和善,普通人的爱才是大爱啊,我就要做个普通人。”

    夫人见她这么回答,便知道夏初然心里早有防备,无不可惜。

    早前她提过,夏初然要想回归神位很简单,但她拒绝了一次又一次,她说人活百年才知什么该珍惜,什么会拥有,太过长的寿命,会让自己忘记自己的初衷,有苦恼和困惑加持,这人生才有意思。

    不无道理,也实在犟得很。

    “那么,有些提醒,我希望你记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