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万事尘风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家的长辈是真的疼爱夏初然,几乎给了她所有最好的东西,下午三爷爷回来,听说初然在,急急忙忙跑过来,给了她一笔零花钱,要她好好花。

    他还当以前过,惹得大家是欢声笑语一片。

    夏初然要提前走了,可糕点还没吃完,第一次她选择了打包带走,说要带回去给别人吃。大家猜是阿九和阿九嫂,夏初然笑着不置可否。

    送到大门口的时候司机还没到,夏初然和姑婆奶奶们就在门外等,她们叮嘱她常回家,夏初然就说好;她们要她带点人回来,夏初然说最近交到了朋友,可不可以带回来吃饭,姑婆奶奶们欣喜,催着她这么做。

    夏初然寒暄完最后一句,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哎,然然又在大嫂那里受了气。”六姑婆望着天边,“明明不是她的错,这孩子可怎么是好。”

    “都是你让去的!”四姑婆拐杖捶地,气呼呼地说。

    “是是是,我哪知道大嫂还是那样,特别是白嫂那个狗仗人势的东西。”六姑婆又悔又气,结果大家商议了,回去整整那个老婆子,于是大家一齐心,浩浩荡荡进屋消磨漫长的时光……

    半路上,夏初然就下车了,让司机把那一盒盒的糕点送回丘北落山的家,自己则在街上游荡。

    她走了不知道多久,来到一个热闹的街区,马上临近春节,大街上都多了点节日的氛围。

    彩旗高挂,商户门前都挂着大红灯笼,2000年这个节点是个特殊的时候,他们跨越了千年,才能有缘分在此时相遇,所以彼此都特别珍惜。

    夏初然也琢磨着回家弄点大红灯笼挂着,从进山的入口一直挂到家门边,然后还要往前伸,将阿九嫂的家也装饰的漂漂亮亮,或者还能往山上去,沿着那一大片一大片的茶树,最后绕到丘陵的一处平地,给那里唯一的一株大梨树装饰上美丽的饰品,还有,还有什么呢……

    夏初然努力在想,可是却再也想不到什么,她的大脑无法想象这些美好,尽管这样,她也只是觉得暂时如此,一切都会变好,如以前那样。

    绕过交互纵深的小巷,夏初然在另一个街头冒出,这里靠近八城的护城河,两边的柳树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条,它们随着风摆动,充满了凋零的美感,夏初然难得觉得这种风景也有韵味。

    她是个爱找乐子的女孩,虽然这么说显得轻浮,可是她将她的人生都定义为需要快乐,并且在不断追求。

    追求乐趣,追求精彩,甚至追求自我的存在。可是怎么说,她没追到多少,有些时候反而让她显得有些可悲——她的不断奢求,得不到答复。

    可人生总是这样,越想要的东西越是得不到,人生不会让人随随便便如意,不然它怎么用余生去继续考验?

    夏初然没叹息,想的越多也不代表就选择茫然不前行,总之,她绝不是那样的人。

    再次抬头,就看到了护城河边的一弯拱桥边的摊点--三姑娘茶饼。

    茶饼摊就在拱桥的南面,朝着太阳下山的西方。

    微胖,但慈眉善目的三姑娘在摊点前吆喝,偶尔有家长带着孩子过来买茶饼,她都会笑呵呵地切下一小块茶饼让孩子尝尝,不买也没关系,她喜欢孩子,然后乐乐呵呵地说,她的孩子要是还活着也这么大了。

    饱受岁月摧残的人,选择了好好活着,无论怎样,都该使人敬佩。

    夏初然走近摊点,三姑娘笑呵呵地看着夏初然,问她最近怎么都不来了,明明前段时间说,再也不会带她的小叔过来,而会带一个帅气的男人,可是到今日,也没看到一点消息。

    夏初然笑说,帅气的男人很变扭,带过来还要一段时间,然后要了茶饼,默默坐在了路边。

    “好嘞,不加糖,双倍料!”三姑娘吆喝着。

    她的茶饼摊点就一个小推车,她在这里卖了十几年,曾经生意最不好的时候她唯一的孩子还生了病,那个时候夏初然出现了,给了三姑娘一大笔钱,帮她联系了最好的医院,找了最好的医生,虽然孩子还是没留住,可是她仍感激夏初然,并许诺愿意为夏初然做一辈子饼。

    夏初然没同意,让她好好生活,别被自己拖累,只要三姑娘不离开八城,能让夏初然经常有饼吃,夏初然就心满意足了。

    三姑娘那时候笑说这地方是她的家,她哪里也去不了,即使孩子不在了,她也要为接下去的人生加油打气,末了末还笑夏初然孩子心气,嗜甜如命,万一蛀牙可就惨了。

    夏初然只是浅笑,不多说话,夏初然在她面前,永远的多吃少话。她每次来只想看三姑娘溢满光彩的眼睛和神灵活现的表情,嬉笑怒骂间什么生活屁事都不放心里,这让夏初然又生了勇气,真好,还有人能为明天继续努力,这样真好。

    夏初然又看向天边,晚霞将近,天边鎏光异彩,她拿着三姑娘给她包好了的滚烫的饼,咬了一大口,茶饼里没加糖,只有淡淡地苦味,这些苦味,刺激着夏初然的味蕾,也冲击着她的大脑,今日种种似乎又将她带回了年少……

    十三年前,一场大火席卷了丘北落山的家,那时候在山上走丢的夏初然刚刚被找回了家中,她短暂失了智,分不清人,也不认东西,整日浑浑噩噩,直到有一天,她说她想吃面。

    生长在南方的夏妈妈做了一手的好面食,面条擀的细细长长还特有嚼劲,上面要是撒上葱花拌油,夏初然能吃好多。

    就这样,在医院的夏初然想到了面。

    那时候夏初然人都认不全,只知道眼前的是妈妈,旁边的是爸爸。爸爸早就因为她走丢山里一夜白头,夏初然能喊一声,他就高兴地不得了,夏初然说想吃面,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面食送到她面前,夏初然说不想在医院,他就立刻办了手续,片刻都不耽误。

    就这样,他们回了家,高高兴兴的准备了一家子的团圆,那个时候的丘北落山,是夏初然最喜欢的地方,除了喜欢就没有其他。

    可它带来的一场山火,成为了夏初然一生的噩梦,也让她永远无法释怀。

    后来的无数个日夜,夏初然都很后悔那天要吃的面,很后悔那天说回的家,很后悔直到妈妈将她扔入水中,她才想起童年的嬉戏,才真心叫了妈妈。

    所以她也很痛苦,过目不忘的本事,在那个时候发挥到了极致,直到现在她还能想起过去的种种,每一个细节,每一处绝望的瞬间,以及父母在她手心留下的温度……

    因为这样,她始终对奶奶和爷爷怀有愧疚,她说过无数次算了吧,可都没办法。

    昨日她在医院见到的拉住父亲被单的小姑娘,撕心裂肺的样子,她动容了,她想去见见奶奶,至少一次次的对立,才能让她们真的不忘记。

    夏初然又像是在安慰自己,她盖住眼睛,听着熙熙攘攘的车流和叫卖声,算了吧,放过自己吧……

    “夏初然?你在哭吗?”夏初然闻声抬头,是一个很好看的仙女姐姐,她穿着轻纱一样的衣服,手持一株开满桃花的桃株,像是仙子一样,她背后带着圣光,是的,她就是仙女,不能让常人见到的仙女。

    “你能站起来吗?上面想见你。”

    夏初然盖住的眼睛下非常苦恼,但随后她深吸一口气,带着愁容,跟随这位仙女进入了小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