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祠堂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说什么!别让她去大嫂那!”阻止的是四姑婆,四姑婆虽然责怪夏初然不回本家,但其实却是最疼她的一位长辈,听到这提议马上就呵止。

    “可,也就大嫂知道点,毕竟和大哥早年在外,闯过世面。”

    “别说什么早年,最近大嫂的身体怎样,精神怎样你们都不了解?让然然去一定又是挨骂,都不心疼孩子吗?!”四姑婆提起她大嫂,眉也皱深了。

    大家一阵你来我往的各执己见,夏初然忙打圆场,“姑婆们,好了可以咯,我知道了,奶奶那我要去的,本来昨天也是我打电话,不小心挂了,过去总要和奶奶大声招呼。对啦,你们不说准备了好吃的糕点给我?我一会儿从奶奶那结束就去吃,等我哦。”

    夏初然嘻嘻笑笑,为她们化解矛盾,可了解的人都知道,夏初然是在给自己减压,和大嫂的每一次见面,夏初然都会痛苦不已。

    这就像是世界上未解的迷:为什么独留的俩人要互相折磨……

    ……

    夏初然的奶奶在祠堂,这是老习惯。

    夏初然知道,夏老太太喜欢从早到晚待在祠堂祈福,守着夏家的列祖列宗,让他们福泽夏家。所以说起要去找夏奶奶,夏初然差不多就知道该去哪。

    夏氏祠堂位于主楼后侧的一个山里,山里开凿搭建,在山肚子里建了祖宗祠堂。

    为什么这么繁琐,又这么隐蔽,不得不说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后世难以评说。

    绕了一片假山,夏初然走到了祠堂外山的门边,外面有人守着,夏初然就轻轻点头,让他先下去,她和奶奶的对话,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样好歹给自己的留点面子。

    通往祠堂的路上昏暗,因为是在山洞里开凿的祠堂,一进去的通道也就一人半高的高度、两米见宽的距离,往里走,两面都点上了蜡烛。

    夏初然曾经了解过,祠堂应该是方正宽大,背山靠水,无争端的地方最为合适,如有风有光必然家财和顺,这对风水是有讲究的。可是建在山肚子里,夏初然想不到通是为什么,也许等她想通了还是不会搬祠堂,毕竟有了夏老爷前车之鉴在。

    夏老爷在夏初然很小的时候就说过要将夏氏祠堂改地址,后来不知为什么,这件事不了了之了,再问起,他就望着天边说天意如此……

    走入深处,视野一下开阔了,是一个地下的庄园。

    威武雄浑的祠堂就在台阶正下方,右手边是每年商讨事情的地方,左手边是荒废的学堂,夏初然没在这里上过课,只是瞧见过这里的风光。再往前推,听说落山附近的村民都是来祠堂修课的,估计夏家也曾是他们美好的回忆之一。

    这里的洞顶是打开的,从上面投下来的光将这里的一切照的一清二楚。

    夏初然站在台阶上,台阶往下有九百九十九节。九为极数,也象征着至极的权利和财富,其它的夏初然没敢猜。

    台阶两边有白玉扶手,延伸往下,透过洞顶投下来的光,你看不清阶梯两边,听上面说,两边是极深的深渊,称为地狱门。

    说是将祠堂建在这里,祖先便不会投入地狱之中,将会永远庇护夏家。

    可能吗,可以吗?夏初然不断疑问,并且心骇于从看不清的深渊传来的叫喊声。

    下来吧,下来吧,不断涌现的声音呼唤着夏初然,呼唤着从这里经过的每一位。

    到了祠堂门前,祠堂高耸,威严而庄重。上面高挂夏氏祠堂的额匾,祠堂分五门,一扇进出的大门,四扇紧闭的小门。

    门与台阶之间的空留地,立有一柱饕餮石像,只是这饕餮石像和别处的饕餮石像有些区别,它背负重山,四脚弯曲站立,承受不住又动弹不得的样子,感觉有些怎么说,艰难……

    当然夏初然一开始不知道这是饕餮,还是夏老爷告诉夏初然,然后还悄悄和她说,不要让饕餮跑了。

    那时候夏初然懵懵懂懂,只记得夏老爷的慈爱笑容。

    到了祠堂门边,夏初然深呼吸,退下了所有人,轻轻推开封闭的大门。

    “我不是说过吗,不到六时不要来喊我。”夏老太太低沉的声音传来,她跪在蒲草制的蒲团上,口中念念有词。

    祠堂内里很大,四周香案上燃香缕缕,祠堂里没有多余的光,都凭着蜡烛的微光,照亮了祠堂。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来点燃香烛,千百年来,没有一刻断过。

    特制的供桌上,夏家历代祖先的排位都在上面,夏初然微合手,“奶奶是我。”夏初然缓了片刻,还是开口了。

    那边佝偻的身子一怔,冷笑一声,头没转过,而是眼睛扫过来,“原来是夏小姐来了,怎么有时间来看看我老太婆的?”

    “孙女看奶奶,不需要分时间的。”夏初然一笑,鼓足勇气走近。

    “你别过来!脏了祖先!”夏老太太忽然高声喝止,夏初然顿在当场,连呼吸都不敢。

    “扫把星一样的玩意,不知天高地厚!”夏老太太又是一声责辱,夏初然抿唇,还是迈开了步子,走到夏老太太身侧站立。

    “奶奶,我有些事想问你。”夏初然直奔主题,寒暄已经不必了,像他们的关系有必要的寒暄吗?不矫情都显得尴尬。

    夏老太太默不作声。

    “萧山水家诅咒之事您知道多少,最近刚好接触到了,想要了解一二。”夏初然也不拘谨,直说道,只是背在身后的手已经颤抖的不行,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可如果她不坚持,以后又该怎么面对夏老太太呢。

    “哼,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闲事管得真多。”夏老太太又是一阵不屑,“听说你在外又闯祸了,上面来人说,你在大学散布谣言,逼得校方都查到你身上了,什么猫鬼杀人?哼,胡言乱语,要是真的猫鬼杀人,你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喘气!”

    因为有求于夏老太太,夏初然也就任她说,况且学校之事她心里有数,猫鬼之事只是一个引子,引出来的人,要比背负的东西有用多了。

    说是这么说,夏老太太还是接着说了,“水家诅咒,我以前听侯明(夏初然爷爷)说过,水家祖上铲除孽婴,被孽婴下了诅咒,生生世世不得产下女婴,若是产下也当立即杀死,不然水家必然受尽万千折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