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夏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火东镇的落山是本家,而夏初然口中的丘北落山就是她经常回的家。

    这外行人一听不甚了解,可是像上次水连勇听夏初然是丘北落山一下便明白了。丘北落山只是一个名号,原本是夏初然父亲的,现在只剩下她,自然就是她的了。

    想夏初然身份地位都不一般,水连勇当时对她也就恭敬了几分,就连水连升,除了资历和年纪,在她面前也当是平起平坐。

    自然,她这种小姑娘会引起别人的不屑,可是夏初然对长辈一水的恭敬,所以也从没有造成很多不快。而且对于夏家,对于她,外界知道的不多,这也就是为什么上次夏仁杰没来水家,而来了夏初然,大家对她不在乎的原因。

    没人知道她,知道的可能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夏爷”,手段极其诡滑的夏家当家人。

    “仁杰,你最近瘦了吗?你看这小脸,还有啊这个子都缩没了。”夏初然的四姑婆夏侯春捧着她的脸,四姑婆是夏初然爷爷的妹妹,听这排辈就知道,夏初然的爷爷是大哥,夏初然父亲夏仁河是长孙,她是重长孙女。

    四姑婆年纪大了,眼神有些不好,总将她和夏仁杰搞错,怎么搞错的,十年了,夏初然也没想通。

    或许,因为他们是亲叔侄,这脸型总有三分相似,好吧,夏初然编了十年,这谎话也就骗骗自己舒服。

    “四姐,这是然然啊,听声音你都没认出?”夏初然的六姑婆夏侯静也近六十岁了,和四姑婆相差十岁,上面还有个五姑婆,早年夭折。

    其它还在场的只有九姑婆和三奶奶(三爷爷之妻),然后大大小小后面跟着很多佣人。

    夏家就夏初然爷爷一辈,就有十个兄弟姐妹,但早亡的早亡,离世的离世,到现在同一辈的就五位,还有一个十爷爷现在不在家的,就是夏仁杰的父亲,年龄五十不到,所以夏仁杰这位叔叔才比夏初然大个四岁。

    夏家本来排辈就多,按照字辈:良行万史侯仁初。夏初然是最小的一辈之中,最大的那一个。

    女子也能冠字辈,估计是因为夏家比较开明的家风,不然也不是夏初然当家,毕竟比她能干的还有夏仁杰。而且她这当家,实在不靠谱的很。

    “啊,然然啊?然然你瘦了。”四姑婆接着自己妹妹的话,然后从口袋里摸出核桃给夏初然,“吃吧,补补脑。”

    夏初然一顿,觉得有些不简单,等着四姑婆说话,四姑婆长叹一口气,“没办法了,你常年不在家,我都认不出你了,都没仁杰跑的勤。想你爷爷,我大哥临终之时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夏家发扬光大,你可好,跑去研究咯,当老师咯,哎哟,对学生比夏家还重视,来补补脑吧。”

    四姑婆是骂人不带脏字,但夏初然可不吃这一套,小眼一转,扑进她怀里,“姑婆,是然然不好,可然然也是想要找个帅小伙带回家,你说我留家里,局限性多大,场子多小,我可是特别喜欢男人的。”

    “小祖宗哎,你说什么胡话!”姑婆奶奶们一阵责骂,夏初然抿嘴笑,也知道她们不会再说下去了,因为夏初然的胡作非为,她们早就了解,胆大妄为起来,谁都拉不住,还不赶紧住嘴,让外人传出可怎么办。

    “也不知道你像谁。”六姑婆嘀咕。

    当然是像你们咯,这是夏家的优良基因。夏初然见好就收,挽着她们往里去。

    被她们拉近家门后,夏初然就被带着在园里转。

    夏家园里萧瑟,枯枝飘摇,山里的温度和外面不一样,夏天避暑良地,但冬天散热快,一过午后就很冷,幸好八城冬天冷的时候也就那么几个星期,平均温度都在零度以上,所以园里的池塘才没冻上,小鱼才能欢快嬉戏。

    她们的目的地是主楼,夏家的风格是夏老爷,也就是夏初然的爷爷定下的,反正嘛,特立独行也是夏家的风格。

    夏爷爷早年曾在外接受过大家教育,对于家族、建筑有自己的一番理解,延续下来的是夏家的和气,突破的是夏家的局限。

    反正这园林里,多了不常见的西式风格,连里面的屋子都是外面古朴,内里现代,文化穿插,有一些融合。

    “不知道姑婆们对水家之事有没有什么了解?”夏家园区大,光是池塘都分几个,走了唠了十分钟还没到主楼,夏初然就先说些别的,她本来没打算回来,被骂了又怎样,笑笑打过场,她也做过几回。

    可是水家之事,她还是想来问问家里的长辈,毕竟那个年代久远,长辈见的世面多,也多少了解一点,回去能给浪哥他们一点线索。

    “水家……?”六姑婆细想了一下,“是萧山的那个水家?”

    夏初然点头。

    “呀,萧山最近出了事吧。”说话的是比较呱噪的三奶奶,大家都说夏初然像她,一惊一乍。

    哪有嘛,夏初然反驳过多少回,不过一点用也没有。

    “是的,听说水连升的妻子去世了,昨夜还听说水世义侄儿也不在了呢,然然是在那边是吧?仁杰打电话来说,让你去帮了个忙。”

    夏初然继续点头。

    “仁杰很少会让你去做这些麻烦事呢,他人去哪了,也没个消息。”说话的是六姑婆。

    “仁杰大男人,有什么可急,要是拐个闺女回来,急的就是对面人家了。”姑婆奶奶们说起八卦,可就笑呵呵的一团和气,再问水家事,一个个摆摆手都不甚知晓。

    可这下,夏初然头疼了,去哪里探听点水家消息,三爷爷和十爷爷都不在本家,小叔也不在,不然这件事一个电话,夏仁杰就能给她一半答案,啊,说起电话,她的手机呢?

    难道在推白玫下悬崖的那个地方?对了,白玫的伤怎么样了?虽然没看到有什么不适的样子,可还是有些担心,早上结束问了问白玫,她一直说没事,真的没事吗?要不从姑婆们这里混点好的灵芝仙草回去?给大家补补身子也好啊,对了,再去问阿九嫂要一个药罐熬药汤。

    嘿,就这么决定了!

    “去找你奶奶吧。”夏初然心思在别处,姑婆们已经商议好了。

    但这提议却让夏初然沉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