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第三具尸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能听鬼声?”蛮灵和铭风异口同声,知情者白玫和刁浪愣了一愣,啊,对了,根本就没和他们提起过夏初然这件事。

    白玫和刁浪与夏初然相处的时间长,发现的自然比才见面的蛮灵和铭风多,他们对夏初然没有一个基础概念,有意外很正常。毕竟不是谁都能听到鬼声,除了冥界众道外,只有一些天上的大人物可以了。

    “你们听不到?你们不是神仙吗?为什么听不到?有什么特别原因?”这是紧随其后发出疑问的夏初然,她不说话就算了,一说就话多,止都止不住。

    “你真不一般,能见鬼还能听鬼,你说,你是不是天上下来渡劫的仙灵?”蛮灵也对这个小姑娘感到惊奇了,要说见鬼不是天眼就是意外,这件事也多,可是听鬼声是不一样。

    鬼声不像电视剧电影描写的那样那么容易听,若是心有灵犀的家人,因为深深地思念能听到也就算了。还能叹一句人鬼情未了。

    可其他人,若是能听见鬼声就非常稀奇和耐人寻味。

    鬼声来自阴曹地府的冥界,属于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另一个世界只有另一个世界的人能听到,就像天人的声音,本身也是想让谁听,谁才能听。

    天、冥、人三界一直以来就有很强的划分,天不管冥、冥不管天的互不管几千年。除非是上面几个有声望的大帝尊者,还能无惧三界界限,现在还有谁能胡来?

    所以这夏初然到底是……

    “你是谁?”铭风站直,他一开始不是不怀疑夏初然,只是刁浪和白玫一直把她不当外人,他才没有多说。而且前段时间刁浪回星砂之海,还专门提起过这个人,那时候刁浪说,遇到了一个很好玩的家伙。

    “哎,等等嘛,铭风,别吓到姑娘,你一幅凶神恶煞的样子,是要和谁打架?”铭风直指夏初然,刁浪笑哈哈打圆场,夏初然的身份是很特别,不过刁浪心中自有数。

    “你是说我吗?”刁浪的帮助夏初然插科打诨,夏初然似乎并不太在意,好像也没觉得在别人面前暴露身份有什么不好,她笑嘻嘻地指着自己,“铭风大神,我还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啊……”

    夏初然勾唇坏笑,刁浪心道不好,这贼姑娘又要开始了,果然不错,夏初然开口跪,“我是夏家小天使,降妖伏魔一样不行的夏初然。现在是大学老师,非常喜欢小帅哥,比如你这样的,小哥哥,让姐姐摸摸啊。”

    “啪!”

    夏初然趴在地上紧抱头,刁浪甩甩手,面对铭风一脸责怪,“我说你,干嘛非要惹她。”

    铭风最近也没有和夏初然直接接触过,所以对她的行为不甚了解,现在一看,是如刁浪上次所说的有些特别,但这特别……似乎太过特别。

    蛮灵和白玫已经无力摇头,夏初然是一点甜枣都不能给,贼起来无法无天,为了防止这件事没完没了,白玫开口道,“小夏,其他先不说,帮忙看一下水连勇,毕竟我们还有事情想问他。”

    白玫开口,铭风总会留三分情面,所以他也没继续对夏初然施加压力,就此停下,不问了。

    夏初然捧着头,四处张望,直到知道自己的脑袋不会再受伤了才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烬,“你看看你们,非要学我小叔不叨叨就上手,我这有几个脑袋给你们打?你们要念我天生娇弱、‘病弱西子胜三分’好好对我,想我蕙质兰心,定不会欺辱你们。”

    “咔”听得一声枝断声,夏初然全身僵直,慢慢然转向蛮灵,蛮灵面慈容笑却让夏初然不寒而栗。

    “我问你……”蛮灵继续假笑,“废话要说到什么时候……”

    夏初然忙摆手,这天都开始亮了,夏初然才开始正经,“好了好了,我马上办!”

    夏初然走近水连勇,他被刁浪用一根红绳拴在了贴了符咒的灵门前石柱上,在场五人除夏初然外,他没有可能摆脱任何一人。

    “水二伯?”夏初然先是蹲在地上,从下往上望着他,水连勇一直处于浑噩的状态,这是水家的第三具尸体,也是有关于猫鬼,目前所知道的第三具尸体。

    水连勇能听到夏初然的声音,眼睛抬起来一点,但没有说话,后面的蛮灵着急,一直在问说了什么。

    “雄鸡叫了第三声……”夏初然缓缓说,“我才吃了个馒头,非常饿……”

    “什么?!他说这个!”在场只有蛮灵配合夏初然的表演,或者她就是一根筋的不懂。

    “她说她饿了。”说起馒头刁浪就知道夏初然在胡扯,或许根本就没听到水连勇在说什么。

    蛮灵气炸了,跳起来就要揍夏初然,大家都不制止,似乎也准备看好戏,可突然白玫拉住了蛮灵,只因为她看见了夏初然皱起的眉。

    “八……?”水连勇似乎开口了,夏初然只顺着说了一个字就瞪大眼,水连勇在说什么!夏初然忽然站起来,忙问,“谁杀死了你?你在说什么八家!”

    “是……”夏初然忽然一阵心凉,她手在颤抖,又忍不住地问,“那是谁,杀了……”

    夏初然的情绪顺着水连勇起起伏伏,当水连勇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夏初然已经开始冒虚汗,喃喃道,“水家连门水家清,若是断流水家留……”

    夏初然重复了三遍,也意味着水连勇重复了三遍,之后再无其他消息。

    天光渐亮,大地原以为会以此回暖,却更加苍凉。水连勇没有任何波折的被赶来的鬼差带走,鬼差一见四位了不起的人物坐一起,还有刁浪的“一弹没”顿时受了些惊吓,作揖的作揖,打招呼的打招呼,架上水连勇麻利的离开,头都不敢回。

    水连勇走后,刁浪站到一直处于恍惚状态的夏初然面前,问她水连勇说了什么,夏初然欲张口,却很快又缩回去。

    不是她不想说,是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这口太难开了,她有些慌乱,想了半响她才整理好思路,准备从哪边开口,她舔舔唇,“水二伯说,杀他的是个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