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再回水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刁浪和夏初然回到水家的时候天还没亮,但也不早了,水家灵堂门口已经坐好了铭风、白玫还有蛮灵。

    夏初然把刁浪搀扶进去,两人蓬头垢面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你……们……”蛮灵走近一看无论是刁浪还是夏初然身上都是血,话到嘴边的询问,也说不出。

    白玫上前也吃了一惊,在地上幻化出各类药瓶,和蛮灵一起帮忙,夏初然十指受了伤,幸好不严重。刁浪肩膀伤势严重,身体还有几处骨折,挂彩的不一般。

    白玫细细检查的时候,夏初然在旁边,她每听到刁浪身体一处损伤后,脸上都加深了一份阴郁。

    “你们怎么回事?”

    现在也没人想去责怪他们,虽然他们等了很久,期间因为萧山的不安动荡都曾想找出去,不过铭风拦住了,怕变数太多,他相信刁浪,也不怀疑他的能力。

    “说来话长,就让话多的人说。”刁浪指着夏初然。

    夏初然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简单说,“四季山,遇荒尸;四季村,遇猫鬼。全部嗝屁,就剩我们俩,可喜可贺,喝点可乐。”

    “她干嘛了,就说这两句?”蛮灵小声嘀咕,而且觉得她明显的没精神。

    刁浪打哈哈,“还不是困了,你不知道我们多勇猛吧,我来说……”

    “安静点包伤口吧。”夏初然制止道,后来也没看刁浪处理伤口,自顾自的坐着,这话语动作大家顿感稀奇,一致觉得,明天太阳可能要从北面升空。

    “你们又是怎么回事?”包扎间隙,刁浪问,夏初然也看过来。

    “啊,是这样的……”

    蛮灵是那三人里的话多担当,她滔滔不绝说了前因后果,还加上了生动的肢体动作描写,看的夏初然和刁浪是眼花缭乱,一通乱麻。

    所以,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当晚,水连升在门口遇见了幻化的白玫,吓得魂不附体,蛮灵赶紧追上水连升,一掌将他劈倒,拖着进了水家别院,然后就一直呆在那里看着他,防止他醒来再胡来。

    而白玫这边有些问题,她吩咐夏初然出去后,自己一个人对付两具尸变的尸体,瞧着罗文君的尸体要出门追夏初然,白玫先是解决她。

    罗文君本身的尸变很弱,但是不知为何无法阻止。当然那时候白玫还没想到尸僵,也没联系到妖鬼。只凭着最初的认识,白玫想尽办法将罗文君钉回棺木,然后费力钉上了棺钉。

    期间水世义不知为何没有袭来,而是不断用头撞墙。

    那个墙是分开隔间的隔墙,他就是在隔间上吊死的。白玫解决完罗文君后,发现水世义已经惊人的撞穿了墙跑进隔间,她赶去制止水世义。水世义起尸点一直拿捏不准,导致他随后甩开白玫,从隔间后面破窗出去。

    白玫一路追赶,为了防止他伤害或影响到其它人,白玫一直小心翼翼,在用狐尾包住他后,击中了他的起尸点,这样水世义才没了生息。

    “后面,你们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吗?”白玫之前一直低头处理刁浪伤口,说完这句话后她眼睛望向了夏初然,夏初然一怔,不知白玫看她的原因。

    白玫收回视线,嘴角有一抹不知何意的笑,“我见到了小夏,她跪在了一处后门外,外面是悬崖。”

    夏初然听到这里,摸了摸一路上都在隐隐作痛的左膝盖,她在等白玫接下去的话。

    “我离你有些距离,于是我唤你,你却对着我诡异一笑,然后一头栽下了悬崖。”

    刁浪皱眉,也望向了夏初然,白玫继续说,“可你没掉下去,我抓住了你。”

    “然后呢!”夏初然急切。

    “而后,不知为何,原本在悬崖下的你跳到了我身后,搬起石头将我砸了下去,使我掉到了山下。”白玫说完,轻巧一笑,问夏初然,“你有什么需要问的?”

    夏初然嘴唇颤抖,突然一声鸡叫吓得她六神无主,在场四人都看向她,她忙问白玫,“你哪里受伤了?严不严重?”

    白玫静静望着她,不说一语,夏初然赶紧走到她面前,上下摸了一遍,“你是哪里受伤了?”

    “果然。”白玫轻启朱唇,笑意尚在,“会问这个问题的才是小夏,当时我也是大意了。”

    “你什么意思?!”这次问的是刁浪,他对这件事持保留态度,毕竟他在四季山见到夏初然,她当时状况也不好。

    “你们没来之前,我反复思考了一些可能。包括这件事是不是小夏做的,她又会不会回来,第一眼、第一件事又会怎么做。果然,小夏第一眼进来是打招呼,见到我们长舒一口气,接着才坐下,身体放松,语调也轻松。在我谈论到她将我推下悬崖,不是解释自己的嫌疑问题,而是关心我的安危,这才是小夏,虽然认识不久,可对你,我觉得既简单又好分析。”

    白玫解释,朝夏初然微微一笑,柔声说,“你可别感冒了,淋了那么多雨。”

    夏初然没想到白玫会如此,她受过好多误会,这是第一次她不用解释就被明白。

    夏初然忽然不知所措,内心有些酸楚。她致力于不让自己成为累赘,所以凡事都谨小慎微,可是白玫突如其来的理解和关心,使她高山一般坚硬的外壳轰然倒塌。

    她鼻子一酸,本就止不住的眼泪横流,她也不知道她在哭什么,她原本一直在坚强,她觉得她需要一个人坚强。

    可今夜种种,刁浪的维护、白玫的理解、蛮灵的帮助都让她恍惚自己度过的漫长岁月,遇见他们太好了,自己何德何能。

    “老头说,我是成大事的人,所以不能多哭,我本来就不是,为什么要忍耐我也不懂。谢谢你们,呜呜呜,谢谢。”

    白玫轻轻把她抱怀里,刁浪突然松了一口气,她本来就是个人类,遭遇重重危机却因为怕拖累不吭声。

    这一路他都在等夏初然开口说累,她却嘻嘻笑笑,到这时候,也只有白玫能够理解并懂她。

    吓了刁浪一跳,不过这件事真蹊跷,一路上的接触没看到夏初然有什么异样,长时间的观察也没发现她的特别,比如会变身?会变妖怪?每一个瞬间都没有异样,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哇,你干嘛哭那么惨,我也怪难过的!”蛮灵哭哭啼啼,大家都望向她,夏初然看着蛮灵的哭像“噗嗤”一声笑了,蛮灵握着拳,“你再笑一下,我立刻给你扔山下!”

    ——“把她扔山下。”

    夏初然突然怔住,脑海中夹杂着磅礴大雨的声音不断,而那一句“把她仍山下”更是让她心骇不已。

    “我,我……”夏初然哆哆嗦嗦,“我丧失了五个小时的记忆,有,还有人在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