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再会猫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初然注意到刁浪身后的破屋里有两道红点,两道红点间距有点长,一个在正门位置,一个在门边窗户正中,夏初然不敢保证是不是还有其他红点躲在里面,只是看个大概。

    可这大概也要命似得让她胆战心惊,说明这里还有人?不,是还有鬼吗……

    “花妹,别往后看。”夏初然的视线被刁浪的声音吸引,刁浪按了按她的肩膀,“我知道这里来了东西,你放心我会解决的。咱们冰释前嫌不生气这句话我说出来不合适,你要是心里有疙瘩,我回去赔罪,拔兔奶糖买一车,我们先同心协力你看行不行?”

    夏初然只是情绪上的波动,就让他很慌乱。她哭他乱,她不哭他也乱;她闹他很乱,她不闹他更乱。不像他握住了夏初然,倒像是夏初然不断影响到他,真糟糕。

    “拔兔奶糖一车,车我来买吗?”夏初然微眯着眼,饶有兴致地看着刁浪的表情,月圆之夜真有意思,想藏点小表情也能被看穿。

    “你这什么表情?”夏初然表情才叫刁浪心慌,这鬼丫头一看就是又逮到了什么好玩的,等着她说下一句都够让人煎熬。

    夏初然摇摇头,似乎想笑,神态也愉悦了几分,“浪哥,不得不说,咱们可能真的天生一对。”

    刁浪一怔,“胡,胡说!和天神论资排辈,你还差的远!不,不是,别说什么天生一对,老子还有大片花丛,选谁都选不到你!”

    “唉,知道了,好吧好吧。”夏初然往前走了几步,和刁浪并排,刁浪也顺势转过身,和她同向一面。周围似乎有些躁动,但刁浪和夏初然都假装不知情,继续胡聊。

    “浪哥,看你这态度,我做不了花朵了。”

    那可不是。刁浪在心里一边赞同一边注意着破屋。

    “这样,我决定了我做野草好了,全部都是花,我就当野草,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生生生不尽,扰你春秋梦。”夏初然说完最后一句嘿嘿一笑,刁浪白了她一眼,知道她精力恢复了,连带着嘴皮子。

    “行。”刁浪在怀里掏了掏,拿出一块布,递给夏初然,“为了咱们第一次野草行动,借你一块布。这可是我跟众仙家求的布,什么洗脸洗脚手帕布,擦桌擦油大抹布,集众仙家仙气,名曰千集布,是好布,能好用,就是不听话,花妹开始吧,咱们斗‘牛’了。”

    刁浪说完狡黠一笑,眼神瞬间凌厉,直视破屋。接着从破屋里急速冲出来一个不明生物,夏初然正纠结这块布要怎么拿,见有情况,赶紧左右手指一勾,拉长敞开,这千集布随意变化,此时在夏初然手里已经有一米见长,长宽一致。

    随后夏初然跳离刁浪,站在他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那玩意带着红光出来,刁浪快刀斩乱麻,一脚踢到了夏初然手中的千集布里。

    只听“喵”的一声,千集布立刻收缩,将落里面的生物吸了进去,抖动一下,又回归平常。

    “猫叫啊。”刁浪笑了,料准了在这里的是什么,“老子找了你那么久,你竟然在这里生儿育女给我搞了这么多猫鬼出来,来啊,小东西,第二次就没那么幸运了。”

    刁浪一说,夏初然也立刻知道了在这里的是什么。

    猫鬼,杀死金教授和赵大的元凶,现在就在这里。

    看来兜兜转转,这幸运之神还是站在了他们一边。

    想完夏初然立刻跟紧刁浪,刁浪四下看了一眼,周围破屋的红点立刻消散。

    刁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低声对夏初然说了一句,“把落铃拿出来。”

    落铃?“你指的是我的碰铃?”夏初然回了一句,她似乎听到刁浪如此称呼过,那时还没有系统的去了解,此时她也只是猜测。

    “对。”刁浪说,可夏初然不行动,犹豫地望着他,不解,“你是不是又在提防我什么?我将落铃挂在了棺木之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拿啊。”

    听到夏初然这么说,刁浪一顿,仔细回忆了一路上,他确实没听到铃铛的响声,怎么回事,“可我在水家灵堂前的棺木上没找到落铃,落铃有灵气,有它在,水世义和罗文君的尸身没办法离开落铃的范围,这本就是冥界之物,对死尸亡灵是绝对的宝物,而本身有邪气的白玫蛮灵都是碰不得的,你没拿谁又能取走?”

    这么说……落铃消失了?夏初然拧眉。

    遇这情况,刁浪也似乎感到有些难办了,先不管落铃去哪了,他原本的想法是落铃在,至少夏初然的安危不用管,他若是不小心留她在这也可以放心去追赶猫鬼,但现在看来,自己离不得她一步。

    这一时半会儿,去哪里唤铭风过来,白玫不知找到没,今夜诸事,似乎都非比寻常。

    先把夏初然带出去肯定得浪费时间,要是错过了猫鬼,不知道下次何时才能找到它。

    刁浪一阵烦恼,此时夏初然开口了,“浪哥你别担心,你给我一个武器,称手实用不易断的。我跟在你后面寸步不离,你放心大胆的上,我拿着千集布呢。就算这里猫鬼众多,但是被刚才千集布的阵势一吓也够呛,多少有点用。”

    夏初然从刁浪问自己落铃开始,就知道刁浪在担心什么,不说自己不紧张,可是要她放过近在咫尺的猫鬼,夏初然也不同意。

    刁浪知道她说了是为了让自己安心,心里也增强了必须让她平安无事的想法。他将夏初然拉近,低声吩咐,“别着急,你就跟在我后面。”

    夏初然抿唇重重点了点头,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先是靠近了最近的一间破屋。破屋的门没了,窗还剩一个金属框架,玻璃早没了。

    刁浪在前面挥开拦在门口的枯枝,取了一根树枝点燃不灭的火。他脚步稳健,毕竟千百年来遭遇多了,知道会受伤也不会多害怕,家常便饭。

    这个屋子里还存有一些旧家具、被咬烂一只脚的八仙桌、蜘蛛网和枯枝缠绕的储物柜、还有一些破罐子破碗堆在门边,其他的估计已经随着时间变成一堆灰土。

    地面并不结实,是老古屋的那种土石地,踩在上面一高一低,于是刁浪小声提醒夏初然小心。

    “啊!”话还没落,夏初然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怪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