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空空如也四季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眼前是废墟一样的残屋破陋,四处都是破败不堪的景象。他们出来的地方真的是一口水井,是村口的一口井。

    眼前的村子早就没人了。

    在月光下,连通村里每户人家的石子路上杂草疯长,有些再长一点的,已经和从水泥房里破石而出的枝根缠绕在一起,整个村无光无人烟,只有天上的皓月照在这荒芜凋敝的地方,毫分缕析这不为人知的岁月。

    “这是?”刁浪立时弹起,他四下大致看了一眼,又朝向出来的这口井,这口井是通向这里?他眉越皱越深。

    “这不是四季山的四季村吗?”夏初然惊叫,刁浪瞬间转向她。

    夏初然指着这村里的模样画了个轮廓,“十年前村里十九口人都消失了,上面多方调查,还将这件事通了报,我在报纸上翻到过这里的照片,虽然看不太清了,可大体轮廓还在。最后报纸上说,有外村人来到这地方,他瞧见四季村村民消失的前些日子来了个道人,向村民普及仙法,道化长生,所以有人猜测四季村的村民是求长生离开了……”

    后来因为四季村在大山里,路远又不通,鲜少再有人提起,也没人再来过。五年后当四季山荒尸出现的时候,把所有人都吓了一条,可是却没人能把这些尸体运回四季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并不小的四季村不见了,就像是没出现过一样被埋没在大山里。

    后来有人怜悯这些荒尸,就给他们埋在了四季山的山脚下,凭着记忆大大小小做了简陋的墓碑。

    “你说这是四季村?”刁浪站在夏初然面前,夏初然透过月光,觉得刁浪的面目有些严肃,似是有什么不该有的事情展现在他面前,过了许久,刁浪开口了,“我没和你说,找到杀死你老师猫鬼的地方,其实就是这里。”

    听完,夏初然脑子嗡的一声炸开。

    这里?她仔细瞧了这地方,除了断墙就是破土。四季山很大,是八城最大的一座山,因为山太高,太大,所以每到山的一处节点就会有不一样的风景,因而才叫四季山。

    猫鬼在这?它不是待在筱安家中,伺机出动?不然夏初然在那日下午时分入得幻境又是因为谁?虽说后来刁浪和她解释猫鬼逃走了,可夏初然还是以猫鬼会在筱安公寓为出发点,在那附近搜查了一段时间,也就是那段时间让她发现碰铃开始无用了。

    她现在有些糊涂,极力想想清楚这些事,可是却一团浆糊,筱安,猫鬼,四季山,罗文君,水家……

    “我在追丢猫鬼之后,曾经也想到这猫鬼会回到这地方,让白玫回来找过。”刁浪接着说,“可是,就如你先前说的那样,四季山上的四季村不知为何消失了。我和白玫原以为是这里的村民遭遇邪祸,趁乱逃了,为了确认还找到蛮灵,可蛮灵只说她随着邪气而来,不知道这里的事情,也再难找到我们与到猫鬼对峙的村庄在哪。”

    “你找过蛮灵了解过这一切?”刁浪说了最后一句,夏初然忽然明白了,刁浪为何带她去星砂之海,不是为了告诉她星砂之海的秘密,甚至确认她的身份都是小事。他是想确认她对猫鬼的事知道多少,那个村子,那个地方,她是不是知道什么。

    结合后面他曾和夏初然确认,为什么告知白玫的狐子狐孙,猫鬼在月桂园,而她的回答是直觉。那么可以了解到,也就是从那时起他怀疑夏初然话语的真实性。这一个多月来他为什么不来见她,说到底他在观察,他想知道猫鬼的行踪和夏初然有没有关系,有关系的程度又是多少,能见鬼之人本身来说,出现在这些事上的原因就很耐人寻味。

    想到这,夏初然心里并不好受。第一是因为老师之事竟然和四季村,甚至水家都牵连上了,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庞大的局,而想法就是将他们困于其中;第二,是刁浪之事。怎么说,他似乎没相信过自己,夏初然性格比较外向,所以心中所想,不是必须,她都直说无妨。都到那境地了,她冒着生死参与那件事,就是想为猫鬼打掩护?

    可刁浪没有错,如果调换身份,夏初然也一定将刁浪作为头号目标,以证其想。可她心里依然不痛快!

    “浪哥,拿老师的信试探我,并且套我话这件事,不许有第二次,重要的东西不是用在这里的。”夏初然脱口而出,刁浪一瞬间愣掉了,她怎么联想到那件事了?他不是才说了一句和蛮灵确认吗?她怎么想到的?

    先姑且不论她怎么想到吧,刁浪其实也有点后悔,那时候在星海边的夏初然实在让人心疼,如果给他第二次机会,他只会选择暗中观察。

    “哎哟花妹,你怎么想的这么远?来来来,浪哥跟你好好聊聊,不是说要试探你,为了世界的和平,我们总得确认一些事情吧,确认不是伤害,我对花妹还是比较放心的。”

    “我是听你的鬼话当饱,日子也不用过,饭也不用吃了。”夏初然明显有些生气,这是刁浪没想到的,小姑娘一直挺开心,即使知道他试探她也不用这么大反应吧,哎哟,对与猫鬼刁浪确实敏感了一点,可他也没错,错的只是把夏初然的真心浪费了。

    “这次不是故意来找你,我也是临时被小叔派过来。不是因为四季山、猫鬼、水家、筱安等一系列事来找你,意外加惊喜,是我每次见到你的心情。”

    夏初然似乎有点破罐子破摔,早前遇到荒尸她已经快精神奔溃,要不是遇到刁浪她也不能强撑到现在。她以为他能像以前那样成为她的精神支柱,他不记得自己就算了,可是自己是真的想见他!想了二十年,为什么是这结果,她忽然很想哭,不哭她就要睡觉,今夜过去一切都会变好的!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你别解释,我知道,白玫说了你是接到电话来的水家。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盯着你,我一定亲自捉到猫鬼,剖皮向你谢罪。”

    刁浪忽然不知所措,自己所做的事,就要自己负责,千万个结果都是由第一个念头引起的。这也是为什么上面近年来开始慢慢收回众神的预知能力,因为看到了未来,就会过得索然无味,这漫长的千年又该怎么度过呢。

    他很庆幸遇到夏初然,让他有措手不及的实感。

    听到刁浪语气后悔又无奈,夏初然又升起一股理解,反而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他们共患难,此时又是危机的时候,确实不该这样。

    她算是理智的,这时候干什么别扭,有些奇怪,是不是太累又太困?

    她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至少俏皮一点会让刁浪舒服,她抬头,欲开口,忽然怔住了,刁浪的背后有隐隐的两道红光,就藏匿在身后的破屋里,若隐若现,似乎在伺机着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