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四季山(1)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二,三……十九,二十。”夏初然在心里默数树上挂着的尸体,他们原本昂起的头,都朝向了夏初然,盯着看,借着月光,夏初然看到了他们脸上凸起的青筋,以及已经血紫的面庞。

    夏初然抓紧了身边的草皮,她手心全是汗。她想到碰铃,但也想到碰铃正挂在水世义的棺木前。她之前想着有刁浪在她身边她不需要担心安危,所以根本没把碰铃带走,可是,现在他们去哪了?她到底处于一个怎样的状况之中?

    夏初然开始怀疑眼前的一切是否真实,她是否见到了刁浪,又是否出现在了水家庄园,水世义是否去世,罗文君的尸身又是否安稳。

    这一系列的问题,伴随着随之而来的一切让夏初然头脑发胀,突然,她看到了什么,她不确定,但又不敢靠近。

    那是罗文君的脸吗?夏初然望向了老树前排的第一具女尸。

    不对!她没见过罗文君,照片都没看到过,她还小的时候,水家的事她只是听闻,而且水连升也是因为来往夏家的时候见了几次面才认识的,这罗文君是怎么回事?她从哪里见到了她。

    该是棺材里。这又是她心底响起的声音。她到底错过了什么,夏初然一阵心慌。

    夏初然动作没有停止,她还是在试图离开,只是她双脚无力,几次都没能站稳就又跌倒,现在她权衡不了事情的利弊,心乱如麻,只知道每一种决断都将引导未来。

    四周无风,可此时这二十具尸体居然剧烈抽搐起来,以在首的罗文君为中心,忽然挣脱开绳子,落在了地上,而且一步一步整齐的向夏初然跳了过来。

    夏初然心骇急忙想站起,雨后的土地湿滑,她站起来几次,都没能稳住身体,但已经没有办法,夏初然只能咬牙。二十几具尸体快速推进,夏初然反身狂奔,滑倒后再爬起,再滑再起。

    这是一片空旷的山野,除了那一颗树,方圆百里无一灌丛,无一人家,荒茫大地,她犹如海中孤舟,无依无靠,无声无息。

    夏初然再次跌倒时,已经跑了数公里,她累得精疲力竭,大口大口喘气,她没想到自己这么累,左膝盖一直很疼,她也不知道原因,身体的疲累感不仅来源于这里,总有种感觉她似乎一夜都未喘息过。

    身后哒、哒、哒的脚步身,混着水声快速逼近,她早就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她不想放弃,可是疲累的身体,不允许她有其它的念头。

    忽然她觉得很委屈,什么都不知道就要死了,真希望是做一场梦。小叔怎么办,看到她的尸体会不会大哭,那个兔崽子一个人了要怎么办。浪哥要怎么办,她原本都下定决心为了未来去过那片海,至少让他拿点通过率,现在她什么还没做,还没为未来努力呢。

    她是怎么了,此刻她又该做些什么,她不想死啊。

    夏初然的眼前现在只有泥水泥地泥草皮,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她突然心一横,拼命挖洞,这边一个,那边一个,每个距离分布不均,错落有致。因为泥地很稀,洞挖起来很快,只是偶尔有草根石子绊住她的手,等到她再抬头,恢复了点生息的她,带着血淋淋的手继续往前跑。

    后面有跌落的踩空撞到的声音,夏初然大喜,回头一看,脸色顿时苍白。

    罗文君追了上来,离她一步之遥,就在她伸手可及的地方,只要停下一步她绝对死定了!

    这是僵尸?还是浪哥说的起尸?怎么脸僵成这样?夏初然一边跑还有心思衡量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是她的习惯,她不会因为情况危急就选择坐以待毙,很小的时候她就决定了,不把自己的生死交在别人手里,自己的生死只能由她自己来决定!

    可是,壮志豪气的夏初然,还是被罗文君先一步拉住了头发。夏初然吃痛,身子往后一坐,和罗文君纠缠在一起。

    罗文君面无表情,可是力气极大,摔倒后依然不松手,夏初然感觉头皮都快被拔起来了。她只知道女人之间打架用这个办法绝对的撒泼赖皮刚刚好,可跟不是人的怪物打起来,她连手都碰不疼她,又要这么办?!

    夏初然已经被按在地上,罗文君僵直的一张脸看着她,空洞而无感情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的害怕。

    罗文君死前遇到了什么,又因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

    罗文君张口要咬自己,夏初然拼命抵挡,但架不住罗文君力气大,见她马上要靠近自己,夏初然一咬牙仰起头猛砸向罗文君的脸。这一下罗文君直直地仰头,整个人感觉不到疼痛却因为无法改变的方向倒地,可她没有松手,拉住夏初然一起跌倒了地上。

    撞到罗文君的身体,夏初然感到一阵胸痛,非常硬而结实的胸膛。罗文君死了多久?不是几天吗?而且这尸体泡过水会腐烂的,你们遵循五道常理行不行!

    夏初然猛地挣脱开她,摸着被扯得快掉光的头发原地跺脚。谁说最痛不过五指连心,你头发被抓一下试试。

    趁着罗文君还没站起,夏初然赶紧跑,这里已经到了一个下坡,夏初然干脆放弃了脚的局限距离,一屁股坐在坡上,顺着坡面飞速滑了下去。

    坡地好像是一个水潭,隐隐约约的水面被月光照的波光粼粼,只是,这不是唯一,夏初然看到前面地平线上好像还站着一个黑影,因为模模糊糊,她也看不清,但她担心是老树上另一具尸体。

    见她从坡上滑下,黑影迅速靠近这边,张开双臂,夏初然想紧急刹车,可是雨后的斜坡速度和疯了一样,还有几米就到底下,她只是勾了一下脚,整个人就被弹飞出去!

    到这一步了,夏初然想,死也要拖一个下水!

    带着这样的想法,弹起的一瞬间她手臂伸直,冲向了黑影,在黑影“哎呦你大爷的,不会慢点”的叫骂声中,将他一同带入了水中。

    浪哥?!

    夏初然意识到了这是谁,带着对头皮和头发无限的抱歉,还有即将可能被敲爆的脑袋,沉入了冰冷的河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