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老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已经失去一次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

    “嘭!”

    嘈杂声,夏初然紧皱着眉,眼睛却始终睁不开。

    “谁才是胜利者,历史会告诉所有人答案……”

    “哗啦啦……”

    淅沥沥的雨,浇醒了夏初然,她茫然的睁开眼,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随意动了下身体,却立刻大叫起来。

    “我在哪?!我是谁?!我死了吗?啊啊啊啊,为什么挂树上!”

    夏初然双脚悬于空中,正挂在一颗粗壮的树枝上,分叉的枝条串过短袄将她挑在半高空,雨大风大,黑夜更重。夏初然根本看不清地面,双脚晃荡了一下,也不敢盲目跳下来。现在她只觉得串过短袄的树枝上冰冷的雨水倒灌进身体,她猛咳了两下,觉得难受,大喊大叫了半天,依然见不到一个人的身影,于是她开始考虑,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

    想了半天……她一点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并……挂在树上?

    她只记得拎着酱排骨上山,经过河川,刁浪在她身侧,两人说个不停,这之后,这之后怎么了?

    夏初然努力回忆,突然一声闪电,劈断了身前的树枝,她惊呼,大喊,吓得嗷嗷叫。

    燃烧的火苗燃了起来,照亮了前方,隐隐约约是块空地,看不太清,也不知道在哪。瞬间火苗浇灭,夏初然的机会又没了。

    “哎,有人吗?哎,救救我吧。”夏初然已经无力再叫,她被挂着也分外难受。她想这也不是办法,这么挂着等到被人发现,她基本也已经被雷电吓死了。

    刁浪去了哪?她记忆停留在拿着酱排骨上山去水家的路上,可是好奇怪,她心里觉得怪难受,她摸摸心口,认为应该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记在那,可是是什么?

    “小夏快走!”

    啥声音?夏初然又是一怔,这脑子里莫名其妙地声音属于谁?白玫?

    “猪猪!”

    蛮灵?

    她心烦意乱,眼前昏暗,她似乎也置身于无边的黒迹。

    再不行动真的没救了!夏初然决定放手一搏,拼一下人品。

    她今天穿的袄是拉链的,所以卡的很紧,也没让她掉下去。被雨水浸湿,袄重了几分,在加上自己的重量,树枝竟然没有断,说明够粗壮,顺着这树说不定能爬下去。

    说干就干。夏初然先手反手向上勾住树枝,接着拉开拉链,释放出另一只手,接着两脚勾住,一翻身就爬了上去。

    她的三大优势项目,逃跑,活命和逃课,呸!跑步、游泳和爬山,不是白叫优势的。以前翻墙逃跑,不!外出体验生活,都是靠着几项技能傍身。

    她爬上粗枝,环手一包,发现这树枝比她大腿还粗,简直是爷爷树了!这年龄一定没的说。

    她慢慢往后挪,一点点靠近树杈口,她刚才搜遍袄的袋子,发现手机也没了,所有可用的东西都没了。

    怎么回事?自己把手机掉哪了?明明山上前还翻了一下,只是没电了而已。

    不会是……浪哥把自己挂在了这里,为了报复她?但,报复什么呀,他们明明聊得很开心,又没矛盾。

    夏初然想了一系列可能的情况,可是还是没找到一个适合的原因。她觉得头疼的厉害,淋了雨,鼻子都有点不通气。

    夏初然已经小心翼翼翻过几个树杈,这里树杈密密麻麻,夏初然猜测这树年纪绝对很大了,比爷爷还大。

    天上的雨就没停过,雷电也一会近一会儿远,但幸好都没造成刚才的影响。

    夏初然也因为一直专注于自己,对雷电的惊慌少了很多。累了她就歇一会儿,然后抬头看看这四周视野是否明亮。

    突然又是一道极强的亮闪,夏初然缩成一团,等了好久的340m/s(声音传播的速度,用以计算时间),夏初然还没等到该来的雷电。她悄悄睁开一只眼,黑漆漆的一片。

    啥?这雷电这么远?夏初然心有戚戚,加快了手脚往下爬。

    忽然又是一声毫无预警的闪电,伴随着轰隆的巨响,夏初然眼前被炸亮,接着整棵大树都以一种被x光透过去的感觉,以一种裸露的样子呈现在自己面前,而伴随着裸露的样子,这树上随风晃荡的的尸体也一览无余……

    “啊!”夏初然被惊的架不住脚,脚下一滑,整个人在树枝间碰碰撞撞,最后摔在了地上。

    倒地后,夏初然却一时无法清醒,她看到了什么?是不是有人挂树上?那晃动的身体可不像她一样只是被树枝勾住,明显的脖子上抬……还不止一具……

    夏初然只觉得浑身血液倒流,一股冷意袭上四肢,她不能动弹,或许说不敢再动弹,她强迫自己翻身坐起,茫然地看了四周。

    雨水浇在她身上冰冷,她似乎忘了呼吸,浑浑噩噩,她只觉得必须赶快离开,于是粘着湿滑的泥浆拼命往外爬。期间她不知道撞到她的是什么,踢到她的又是什么,她也没勇气再去深究,她只想离开这里,快一点再快一点!

    夏初然大脑一片空白,跑出大树后大雨打在身上更疼,她早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直到一个跟头,让她栽倒在地,疼痛感才提醒她需要清醒。

    她回头看了一眼,是露在泥外树根绊倒了她,离那棵大树不过两米。夏初然觉得诡异,又不可思议,这露出的树根仿佛在提醒她欣赏它的战利品。

    她哆哆嗦嗦,慢慢往上看,在空野的老树上,挂满了大大小小的尸体,他们随藤蔓缠在了诡异的老树之上,风一动他们也随之晃动。

    “四季山,荒尸……”不知为何,夏初然念出了这一句。

    四季山荒尸,四季山上四季村,全村一十九口全部遇难,无论孤寡老幼,无一幸免。那是五年前轰动全城的集体死亡事件,都说午夜梦回,他们会在这树上等下一个目标……

    夏初然手脚无法停止的颤抖,她倒退的往后挪动,这时四下忽然无风无雨,原本被乌云遮挡的夜空开始慢慢恢复。月亮从云后露出一点光亮,从夏初然的脚边,将光线一点点移向了老树。

    老树停止了风动,树枝上挂满的尸体正睁开眼死死盯着这一切,啊,二十具尸体开始晃动,似乎准备狂欢,这多出来的一具,又该属于哪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