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水家异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夏初然和刁浪回到水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他们酒足饭饱,可是还有三个人眼巴巴的等着他们,所以这打的饱嗝也被他们咽进去一半,不然待会吐出来的就不止这么点了。

    “哟……哟,你们都吃过了?”刁浪朝站在水家正厅门前的蛮灵,打了声尴尬的招呼。此时水家已经静下来,也就他们几人随意走动。

    蛮灵板着脸走过来,对着夏初然和刁浪就是一通闻,抬头,冷脸问,“你们吃酱排骨的。”

    不是疑问,是肯定。

    “你看,这属狗鼻子的,这都闻出来了。”刁浪极不自然的笑道,蛮灵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认怂的耷拉着头。

    “啊,对,对呀。”夏初然被盯着发毛,表情都不自然了,她拿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打包的酱排骨,“不,不过我们还准备了一份,你们,趁热吃。”

    蛮灵轻哼,白了一眼,两指勾住接过袋子,挂在了肩膀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所以这就是不说一声跑出去,把烂摊子留给我们的原因吗?”

    “当然不是!”夏初然和刁浪异口同声。

    “哦哦哦。”蛮灵冷笑,放下酱排骨,手指捏得咔咔作响,“可我觉得就是呢……”

    一刻钟后,夏初然和刁浪跪在一棵树面前,他们一个鼻青脸肿一个哭的梨花带雨,“你哭什么?被打的又不是你。”刁浪肿着嘴望过来,“呲,真疼。”

    夏初然一边抹眼泪一边说,“我也不知道,看她打你我怕。况且我还没跪过父母祖上长辈以外的人,这可咋办,这树要咋办,吓死我了。”

    “你哭的可真奇怪,要哭的时候不哭,没事的时候瞎哭。老子的黄金之膝都不得以跪树了,你怕啥,没事,那小野猫就是脾气大,还是挺漂亮的。”刁浪安慰自己,这祖宗是自己招惹过来了,为了漂亮,再大的苦也能吃。

    “你这个时候就别叨叨漂亮了。”夏初然不断抽噎,她浪哥的这张帅脸可咋办。

    “那没办法,人为财死,我为色亡,掐指一算我就知道了。”刁浪哎哟哟捧着脸,忽然传来塞的满口酱排骨的蛮灵的吼声,“费什么话,谁让你们停下了,继续念!”

    夏初然和刁浪一个机灵,迅速坐直,念念有词,“我们要听话,吃喝不用愁,我们不听话,活该追着打,人生需谨慎,没事汪汪汪……”

    说完一百个来回,夏初然和刁浪并肩靠着休息,本来冬夜很冷,可刁浪身边却很暖和,也许身份使然,在他身边总是有一股强烈的安全感。

    冬夜的星空比夏夜要清晰多了,而且还是山里,总觉得离天都近了一些,正在感慨今夜良好,也不算太差,夏初然忽然发现这些星星变暗了,而且越来越暗,倏忽间全都不见了。

    “来了。”说话间刁浪已经站了起来,正厅的大门突然“嘭”的被什么撞开,带着一丝光亮的黑影从天际突然冲了过来,刚要到门边之时,门口的符咒和朱砂一应起效,散出红光,黑影被弹出老远,刁浪大喊一声,“铭风跟上!”

    铭风瞬时从正厅出来,那黑影见势已经逃走,于是刁浪和铭风也跟了上去。

    白玫立于门边,呼唤夏初然。

    夏初然赶紧小跑进来,一大步跨过门边朱砂。蛮灵不敢进来,始终站在门口,因为如果她的邪气侵入尸体,这就不仅仅是一个起尸问题。

    “白娘,你需要我做什么?”夏初然进入正厅,这里面只有长生烛和四方煤油灯亮着,黑夜里分辨不清,因为布满了符咒和奇怪的红绳,整个房间看起来阴暗又恐怖。两具棺木中间用白布分了开来,估计这是白玫和铭风商量最后做下的保护。

    “叮住四方的煤油灯小心熄灭,这个房间不要出去!蛮灵守着外面!”白玫吩咐好一切,和夏初然一起呆在了两具尸体的房间里。

    这四方煤油灯,刁浪之前和夏初然解释过,是为了用来提醒现场众人可能出现的状况。

    万一煤油灯熄灭一盏,在东南角就要小心妖灵邪祟侵入尸体,产生异变;在西南角就小心顽皮的家仙,破坏尸体;而如果同时熄灭两至四盏,那就是尸体的怨气、邪气加强,必须尽快离开此地,找合适的人来对付此事,还有一点,若是能保护这灯不熄灭,等到日出时分,这家宅的一切便可放心,而且接下来的所有进程都可继续。

    不过,刁浪也说了,一般用得上这四盏油灯的,说明已经出问题了,要想平安渡过,几无可能。

    白玫吩咐完,大家各司其位,都在静静等待。嘈杂过后的安静最过诡异,知道今晚会有事,但没预料到这么快就来了。现场的三位女性都有些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刁浪和铭风的行动他们不担心,一个刁浪就能搞定,再加一个铭风,区区一个黑影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此时,院里忽然刮来了风,一阵大过一阵,接着枯枝乱颤,所有可以发出声音的东西都在乒里乓啷作响,而起此彼伏的虫兽在这时也发出奇怪的叫声。

    夏初然护着西北和西南两个角的煤油灯,生怕它们会因为阴风作祟而灭掉,白玫立于两个棺木前,紧盯着水世义的尸体,眼睛时不时瞟向了东南和东北两个方位的煤油灯,灯芯晃动,她将九尾盛开,像扇子一样挡住了大门,接着每一盏煤油灯上都罩上了蓝色狐火,油灯在剧烈地晃动下恢复平静。

    九尾白狐……站在厅外的蛮灵皱起眉,至灵的祥瑞九尾白狐,原来在这。果然不能小瞧那个风流神仙身边的人,就该想到他的人怎么也不会太差。

    想到这蛮灵放心了几分,九尾狐在此,这邪气也不会进入多少,估计很快就会消散,水世义这尸身算是保住了。

    “狐!狐狸!”突然一声高起,所有人为之一惊,水连升站在门外,满目惊恐地望着站在他眼前的白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