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病鬼
    ,精彩无弹窗免费!

    医生是鬼使假扮的,用人类的身份带走亡灵。鬼使能幻化很多样子,他们有一部分级别高的,日子久了就会融入人类,有种说法是,真正的鬼使能行走于阴阳之间,游离在生死之外,是超凡的存在。连小神见了都要恭敬几分,当然刁浪不需要,需要他也不做。

    “你是来带他走的吧。”刁浪那撇胡子还没撤掉,他就拿手捏了捏。

    医生一顿,露出为难的表情,“神官,上面说了,让你别管冥界的事。”

    “哦。”刁浪撑着头,似乎应允了,但一转头又对着夏初然说,“你和他说,让他告诉你。”

    夏初然点头,一瞬间惊讶,“啊?我?”她忙转向那个医生,医生似乎也有些吃惊,她竟然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惊讶之余,看了夏初然几眼,忙说道,“神官莫开玩笑,这可是个人类。”

    “你和她说了这么久的话了,还管她是不是人类?你不是不和我说嘛,就和她说,我盖住耳朵。”刁浪胡搅蛮缠出了名的,大鬼使又怎么不知道,见他局促不安,夏初然抓住他的衣袖,眼神向病房里瞥了瞥,“比较紧急,能方便透露下吗?”

    大鬼使道自己逃不过了,于是一咬牙,“丁丑月己卯日申正时分(1月22日下午16时正,即今日此刻),享年五十九岁。”

    “哎呀,那不快了?”刁浪率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大鬼使说,“我们不为难你,只要你带走前让这姑娘和他说两句话就行,然后就各干各事,各找各妈。我们呢,就和你没关系了,下次见到有事帮忙,无事喝酒,绝对不会让你不痛快,哈,是吗花妹,我们说好了的,是吧。”

    “是的是的,有事找他,他很乐意管闲事。”夏初然看了眼刁浪,又看了眼手表,三点五十七,快了。

    “那么,我先进去。”大鬼使充满无奈,谁敢找刁浪帮忙,上面怪罪不说变数还那么大,大鬼使想着只好先做眼前的事,去把脱离的魂魄带走,去往一个无病无痛的世界。

    大鬼使重新带好口罩,在一旁端起医用物品进去。

    患者的心跳越来越缓,渐渐趋于平坦,医生护士们能上的仪器都上了,呼唤他的名字,想抓住他最后一点生存的希望。

    夏初然隔着玻璃门,原本的事不关己也变得紧张起来,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离大鬼使说的时间越来越近,大鬼使站在一旁已不再参与救援,他变出常人看不见的魂火,燃烧在手心,手心里是患者的生息,慢慢的这团火随着悲恸的哭声淫灭。

    “爸爸,爸爸别走!”小女孩瘫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说着一些勉强不可行的话,太小接触死亡,这一生都会变的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小女孩的母亲抱住她,希望彼此传递一些勇气,留下的人要活着,勇气太重要了。

    “不会的,爸爸绝对不会死的,爸爸你快醒醒!”小女孩爬到了病床前,拉住盖住父亲的白床单,所有人都在拉她,可她不管不顾,什么都听不进去,她觉得一切像梦一样,她坚持了这么久,为什么还是拉不回爸爸!

    站在病房外的夏初然攥紧了拳,她的眼前似乎出现了大火,从大火里奔出的妇女将她压入水中,并带着哭腔不舍道,“然然快游,快向对岸游,乖,不怕,黑夜很快就会过去……”

    夏初然转过身不再看病房里的生离死别,她搓揉着头发,忽然对刁浪说,“浪哥我饿了。”

    “饿嘛就去吃,等事情结束了,你请客我跟着。”刁浪支着手臂说着,可是等了一会儿,没有预料之中的回嘴,他偏头注意到夏初然,她站在那拨弄自己的头发。

    安安静静也不说话,视线一直盯着地上,她的穿着算是几次见面以来最正常的一次,近来可能瘦了一点,下巴小了一圈,安分的时候感觉是个心事重重的温柔姑娘,她再次抬头,眸子又亮了,嘴角扬笑,偏头问刁浪,“你在看什么?”

    “你在看什么?”刁浪反问。

    “我在看你啊。”夏初然的回答很取巧,刁浪久经情场这样的话听过无数遍,可是此刻他有些慌神,夏初然投过来的视线浓烈又舒服,他移不开,想一直看着。

    “怎么?咱们就一直看着不做事?”夏初然笑颜依旧,刁浪立刻回神,白了她一眼,争辩道,“我一直都是不吃亏的,所以我必须盯着你看才能有所收获,证明你真是个不着调的姑娘!”

    说什么嘛。刁浪语言高深起来,完全听不懂他要说什么。

    正在这时,大鬼使带来了那个患者,他跟在身后浑浑噩噩,恍惚的瞬间视线移向病房,看到痛哭的孩子他突然掩面泣掇。

    大鬼使的意思带到人少的地方问话,于是三人加一鬼前前后后走着,离开的时候夏初然又望了一眼病房哭泣的人,在强迫自己拉回思绪后,她觉得自己又可以前进了。

    ……

    大鬼使没选择别的地方,就在他装扮成医生的值班室。值班室里没人,刚刚一个警报喊出了这里所有休息的人,现在还有人因为刚才的事忙前忙后,他偷了个闲带着刁浪和夏初然来到这里。

    “问吧,有什么事赶紧说,晚点人我要带走了。”大鬼使没坐下,顺着就去倒了一杯水,他说他去外面看风,要刁浪他们抓紧时间。

    夏初然迅速站在浑噩的患者面前,他可能知道自己死了,所以一直在念叨,而且压制不住的躁动,大鬼使用禁魂圈套住他要他冷静,现在这禁魂圈的控制就在刁浪手里。

    “你还记不记得我?”夏初然站在病鬼面前,他听到声音抬头望了一眼,忽然眼睛瞪大,喃喃道,“神仙,神仙,神仙……”

    “啊?”夏初然发出疑问声,刁浪听不见鬼的回应,望向夏初然,她也很纳闷,朝刁浪解释,“他说神仙?”

    “鬼,鬼,鬼……”接着这只病鬼又喃喃说着鬼,夏初然更疑问了,她只说了一句还记不记得她,他便重复着“鬼神”,为什么?

    “浪哥,他这是什么意识,一会儿说鬼,一会儿说神仙,我并没有对他做什么。”夏初然反复思考。

    “不在,不在,救不了……”病鬼又说这什么,忽然他嘿嘿嘿发出凄厉的笑声,逼近了夏初然,夏初然一慌连连后退,退到了门边,刁浪眼见有些奇怪,赶紧拉住病鬼,病鬼一直在嘿嘿笑,“东西没了,东西没了,你的东西没了。”

    东西?碰铃?!夏初然忽然意识到,自己来到这里见到的鬼为什么总和她说“没了”,对,是没了,是小号碰铃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