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水家疑云(2)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告诉过你,叫你别回来,你要走就给我走的远远地,陆家没有一个人欢迎你。”一个体型壮硕、面相凶狠的男人拎着陆康回的衣领,陆康回颤抖,像儿时那样惶惶恐恐,嘴巴打颤,说不出一句话。

    “我把玲玲交给你的时候怎么说的,看着她吃饭,看着她休息,她昨日是昏倒了吧?!我让你拉住她不要往人多聚集的地方去也说了吧,她性子弱叫你事事担待点我说过了没!一点小事都办不到,果然是狗杂种!”男人朝陆康回腹部顶了一拳,将他摔倒在地,陆康回痛苦的卷曲着,可除了害怕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盯着眼前这个男人,脸上布满细密的汗,在男人即将抬脚之际翻身爬起,抱住他的腿,“大哥,我错了,大哥我知道错了。”

    陆康回叫大哥的人,是陆家长子陆康明,他同父异母的兄弟。陆康回是在外的私生子,在七岁的时候被带到陆家。因为各种原因,陆康明认为陆康回十分碍眼,不说除掉这个弟弟,也希望他永远消失在自己面前。

    “咕噜咕噜”俩人正僵持着,忽有一枚红色的珠子从一旁的圆门外滚了进来,后面还传来夏初然的呼声,“哎等等,哎!等等!”

    听到声音,陆康明立刻收了脚,陆康回赶紧拍拍身子站起来。

    “哎!逮到了吧。”夏初然跑进了北苑,捉住了红珠子,拿起后注意到了俩人,笑问道,“唉?阿回?啊,康明哥也在?”

    “夏,夏小姐。”陆康明生硬的打了声招呼,瞥了一眼旁边低着头的陆康回。

    夏初然来了,陆康回又得救了。

    “哎,康明哥别叫我夏小姐,多见外,叫我小夏嘛。”夏初然嘻嘻笑,扫了一眼站着不动不打招呼的陆康回,继续说,“你们在这什么事?”

    陆康明侧身,表情冷硬,“来见玲玲的,听说出了点事。”

    夏初然“哦”了一声又瞥了眼陆康回,“阿回,你过来,小夏姐要说道说道你了……”陆康回听话的走近,夏初然给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你这么大还爱在地上打滚,昨天听说你一直照顾玲玲姐,哎呀果然长大了,能照顾人了,不错啊。”说完朝陆康明笑了一笑,“你要去见玲玲姐,那能不能让我带走这个一夜未睡的孩子?”

    陆康明微愣,随后冷笑道,“夏小姐还真是照顾康回,行啊带走吧,这里也没什么需要他的地方,多余的人就该去多余的地方。”

    陆康回浑身冷颤,僵直了身子。

    “噗嗤”夏初然笑出声,手轻拍了陆康回的肩膀,然后滑到他的小臂,抓紧,院里枯枝被风吹的乱动,夏初然明媚的声音,无形中带给了陆康回力量,“康明哥,你说这样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不待见自己的弟弟,一天到晚给他穿小鞋呢。”

    “怎么会。”陆康明目露凶光,紧盯着陆康回,“康回你说,我会吗?”

    陆康回嗫嚅,夏初然先他一步说,“当然不会,我知道你们兄弟感情好,好了,阿回我借走了。”

    说完她朝陆康回使了个眼色,陆康回先走,夏初然跟在了他后面,要到拐角的时候,夏初然还朝陆康明挥了挥手表示再见。

    陆康明的视线就没有从他们身上移开过,直到他们消失,他才转而走进水玲玲的房间……

    ……

    “小夏姐,谢谢。”俩人走在园林里,四周的植物和风景变化多端,夏初然记忆力一向好,变化多复杂的地方她也能瞬间记下,说起来一些特点,总是赋予给了特别的人。

    “道谢啊,用扒兔奶糖吧。”夏初然说的很随意。

    “哦。”陆康回回以,见夏初然不说话,又说道,“你怎么从小门进来了,大门……”明明就在北苑,她从哪里冒出来的,也没见她出来。

    “窗外风景好,我跟玲玲姐借了一张凳子爬去抓鸟去了,我有一位朋友可喜欢逮鸟玩了呢。”夏初然语气一直很轻松,好像刚才的事情都是做了一个梦,她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见。

    陆康回欲言又止,和她一高一低行径在水家的园林当中,园林枯败,四周景物带着残破的景象,就好比他现在的心情--想要当做了场梦,腹部的疼痛却告诉他,你要苏醒。

    夏初然深吸一口气,她拍了一下陆康回微沉的肩膀,“阿回,把头抬起来,听我说。”

    陆康回抬头褐色的眼睛望着她,夏初然放弃嬉笑,转而严肃,“如果你没办法与你大哥正面对决,远离他是最好的办法,打你了,你就跑,不要乖乖呆在原地等着被打。国外的课程继续去学,只要你想,我就会帮你,等你强大了,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你不是要做医生吗,你不是要出人头地吗,你可以的。”

    陆康回视线飘忽不定,他对自己都不敢确定她又为什么一次次相信他,又想低头,夏初然赶紧面对他,捧住他的脸,与其对视,陆康回的眼中布满阴霾,痛苦而无奈,“你说去了国外我就能成长,可回来还是一样怎么办,小夏姐,你,你不能……”跟我一起走吗?

    他明白,夏初然不喜欢自己依赖她,可是他真的非常需要她,她是他唯一的朋友和姐姐,这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对他好了。

    “孩子听好了,不能。”夏初然像是猜中他心事,也对,她观察入微,总是对一切很容易明白,他的心思夏初然又怎么会猜不出来。

    “哎哟,这是哪位,啊,花妹啊。”刁浪的声音远远传来,打破了现场的氛围,他们从园林那一头走过来,当然还有蛮灵、白玫和铭风。

    见他吊儿不郎当的模样,夏初然放下捧着陆康回的手,三两步走到刁浪近前,抬头笑颜灿烂,“咋啦,你们这浩浩荡荡要做什么?”

    “找你啊。”刁浪回以,他擦了擦鼻子,望向陆康回的位置,用他听不到的声音对夏初然继续说,“这不就是昨天那个,那个,康回!对,康回!”

    “人家姓陆,你就记个名。”夏初然嗔怪,没好气的说。

    “不错啦,他那破脑子你还能指望什么。”蛮灵出声,啊,是什么时候都不忘插一嘴。

    刁浪挥起拳头吓她,蛮灵瞪着他,“好啊,你敢打我?!”

    眼神一凶,刁浪立刻蔫菜,奉承道,“怎么会呢祖宗,你想多了,你们我一个惹不了,就花妹还能欺负欺负。”说完他扯夏初然的脸颊,夏初然痛得张牙舞爪,结果他还手长!

    “小夏姐!”陆康回看到夏初然似乎有些痛苦,赶紧过来。

    刁浪戏谑一笑,松了手,“哎哟,保镖来了,你可高兴坏了吧?最喜欢的帅哥?”

    夏初然抱着脸跳到一边,站在陆康回一侧,单手叉腰,“没错,这就是我弟,厉害的不得了,我的第一大护卫!”然后拍拍陆康回,要他作回应,“是吧是吧,快点拿点气势上来。”

    陆康回不清楚状况,但还是回应了,“是,只要小夏姐需要,我就是她的大护卫。”

    干得好,my bother。夏初然竖起大拇指给了陆康回一个肯定,随后转向刁浪,“怎样,我可是上面有人!”

    “行行行,都有人就我没人。”刁浪摇摇头,上前单手压在夏初然肩膀上,姿势挺随意,开口笑开怀,“这位康回兄还要跟着我们吗?我和花妹还有事,不想一般人打扰。”

    他这一般人没有其他额外的意思,就是将特别和不特别划分开,可是陆康回太敏感,一双眼睛在夏初然和刁浪之间来回,最后落在夏初然身上。

    夏初然看出来了,指指刁浪,宽慰他道,“浪哥没别的意思,他又不认识你,他就是嘴巴能说。”

    “你不是一样能说?”刁浪辩嘴,夏初然朝他努嘴,眼睛上瞧一幅小女子样,“这个时候你倒想和我一致了,平时老躲开我。”

    刁浪诧异,“我有吗?”

    “没有吗?”夏初然反问。

    白玫在身后瞧他们你来我往,微微叹气,她注意到陆康回,陆康回好像有些不解他们的相处模式,眉微微皱着,只看得出一点不满。

    他也注意到白玫的视线,抬头,眉间的郁气消散,一笑,微微颔首,得体优雅,算得上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

    白玫点头回以不再看着他。

    “小夏姐,这位……”夏初然和刁浪贫嘴较真,陆康回打断他们,望着刁浪,“这位我看的有点眼熟,又想不起来,这不是昨晚的……”道士?

    陆康回非常聪明,还会举一反三,所以瞬间就猜到了刁浪的身份。夏初然本想作答,但刁浪压在她肩上上的力重了一份,她抬头望去,便瞧着刁浪伸出手,“幸会,我就是那道士。”

    陆康回望着他,又望向夏初然,夏初然这次能给什么回应,她只能摊手,表示她也不作回答。于是他小心翼翼伸出手,“不过你的……”胡子呢。

    “啊。”陆康回不需要说明,刁浪已经在手心变出胡子,黏在脸上,表情嬉笑而不正经,“这人嘛总要有点神秘度,变换身份干活这种事常见的很,你说我的话,我副业驱鬼。”

    那……陆康回又望向夏初然,夏初然朝他点头,于是结合夏初然的特殊,他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至此,他似乎也觉得自己不好多做逗留,以免妨碍他们。

    “阿回,你先回去,我有点事,晚点联系了。”陆康回点点头,望了一眼那凭空冒出来的四人,对夏初然浅笑,“小夏姐如果有需要就找我,我会保护你的。”

    “小伙子。”刁浪拍了一下陆康回的肩膀,陆康回身子往一边跨,尴尬笑了笑站正,刁浪摇摇头又说,“你去把小身板练练吧,她能打死一头老牛了,你不用担心她。”

    “你谁说能打死一头老牛,我这么柔弱!”几人并肩离开,夏初然还不忘说上两句。

    刁浪手往她头上挥,“我眼又不瞎。”意思是你到底怎样我不知道?

    几个人吵嚷嚷的声音渐行渐远,陆康回直起了身子,双手放进兜里,他脚步轻快了,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变的愉悦,可能是见到了不一样的人,忽然之间发现,要找的东西也不是那么难找。

    ……

    水家园林实在太大,大家走了走还没到头,蛮灵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东撞撞西碰壁,最后还是跳到他们身边,骂骂咧咧什么鬼地方,给她住都不住!

    “小夏。”白玫喊住一直跟在蛮灵后面的夏初然。

    “嗯?”

    “你的这位弟弟,是什么人?”

    “嘿嘿,你也发现了?”刁浪正好接上,“我就觉得大家都能意识到,绝不是一般人。”

    夏初然有疑问,转身,“你们又想到了什么?”

    白玫细细回忆,不由皱眉说道,“每次他说话的时候都会有几秒的停顿,少则一秒多则半响,不知该说他谨小慎微好,还是他是有意在迎合。啊,若是你觉得冒犯,你可以不说,我只是对人的各方面都比较好奇。”

    夏初然摆摆手,“没有这意思。不过,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他了,他生活的环境有一些特别,你刚才说的都不是他的本意,这人呢,生活环境的不同,会造成不同的性格。”

    “不对,不仅如此,还看不到。”说这句话的是铭风,他一直不说话,只是习惯了观察,他也是因为一些事,造成了个性上的特别。

    看不到是指?

    “对啦,这才是关键。”刁浪哈哈笑道,“不愧是我的挚友,那家伙可比花妹难看多了。”

    铭风与刁浪抬头交换了一下眼神,他们的意思,陆康回也看不到前程过往,不仅如此,还很神奇的从任何人身上都看不到关于他的一切,比如昨天与他接触的水玲玲。水玲玲的过往虽然有点模糊,但这也是因为天上对神下了规矩,减少了神对人的干预。不过,模糊的水玲玲过往中没有陆康回,这不是很神奇吗,他们叔嫂明明关系还可以。

    如果说夏初然是人,看不到过往是因为见鬼,那么陆康回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万里挑一?奇怪得很,夏初然身边的人奇怪得很。

    “为什么说阿回比我难看,不对,我们俩的容貌,已经用的上难看这种词了吗?我一直觉得我还可以啊!”夏初然不知道前应后果,内心觉得很委屈。她还难看,不是她自信,是她小叔一直说她长得能凑活,绝对能找到与之匹配的良人,开玩笑嘛,这样……夏初然掏出随身携带的镜子,照了照,沾了点口水抹了一下两鬓的头发,ok!perfect(完美)!

    这傻子……刁浪目睹完一切,他有点怀疑,他牺牲色相潜伏在她身边有没有必要,他这张脸搁哪不好。

    “哦!”正照着镜子,夏初然忽然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掏出红色的珠子,举到众人面前,“我在河底发现了这个,你们说和水家的一切有没有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