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看猫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怎么又是你?”黑猫趴在高级公寓的沙发上,这是五星公寓b楼的顶楼,夏仁杰买下了一整栋楼,自己就住在顶楼的复式楼里。

    面积220,两个阳台,面积空大,目前独居,哦,和一只黑猫住一起。

    “蛮小姐,我也不想,小叔忙。”夏初然拿备用钥匙开了门,先将手上提的袋子放桌上,接着脱下厚厚的大衣挂衣架上,拿起白布包走到沙发近前。

    蛮灵翘着尾巴,慵懒地卧着,指挥夏初然道,“既然如此,人类,过来挠挠我下巴,那是鱼吧,我睡了你就可以准备。”

    夏初然望了一眼桌上的塑料袋,笑了,猫的鼻子可真不一般,她走近坐到了沙发上,拿起一侧小叔放在电话机旁的书,随意翻了翻。

    “喂,我叫你摸我!”蛮灵昂着头,猫脸带着股骄傲,夏初然看了一眼,继续翻书,这本书说什么来着,哦哦,如何养猫,关键是不能惯着她。

    “你再这样,我让夏仁杰打你!”蛮灵气呼呼地望向夏初然,打我?打不过我吧。夏初然低头又是一笑,不理。

    蛮灵急了,跳上她的书,盯着她,“喂,人类,摸摸我,摸摸我!”蛮灵将头塞进她怀里,左右蹭,不时发出喵呜的声音,夏初然心都要被蹭化了,忍不住挠了挠她,说道,“一会儿给你做鱼,料我都买好了。”

    听到一会儿吃鱼,蛮灵跳到一边,瞬间变成人形少女猫,手上还拿着筷子,天真地问,“一会儿是什么时候。”

    夏初然捂脸,拿起靠枕塞她怀里,“你就不能穿件衣服,每次变成人形就光了个身子,别人看到怎么办,而且一会儿还早呢。”

    蛮灵是金教授事件认识的猫妖,当然她自诩猫仙,自称灵圣手下唯一大弟子,刁浪早就反驳过了,哪来的灵圣,别是个不成家的骗子,这年头冒充神仙的骗子很多,单纯的人也特别多。

    但夏初然就认为她是猫仙,她看到过世界上很多妖鬼人魔,每个人发出的气都不一样,就拿刁浪和白玫来说,他们自成一气,气清而明,十分纯净;而妖,比如她看到的那只红眼睛的猫妖,气息不稳,混乱不清。而蛮灵,虽然道行不高,气息还散,可明显的,她的气非常纯洁,就算真的是妖身,也是个在纯净之地待了许多年的好妖。

    想到这,夏初然想起了刁浪,自从星砂之海回来后就没见过他,他怎么样了?还在那片海吗?

    “还没好?!”客厅里咋咋呼呼传来蛮灵的声音,夏初然将自己大衣给她穿上,她就上蹿下跳一点都不安分。

    “我是煎鱼,当然要慢慢来。”

    “那你煎一个小时,毁了三条鱼怎么不提。”蛮灵蹿到了夏初然身后,夏初然煎鱼的手顿在那,她已经很努力,可是自己做不好又能怎么办。

    夏初然学识在学校公认的厉害,连夏家人都以她为骄傲,可是夏初然有个致命缺点,她动手能力奇差。烧饭十几年就没学会过,缝衣服也不会,骑车更别提,开车直撞墙,所以驾照学了两年,勉勉强强可以了,夏仁杰都不敢给她买车,自行车都不给买。

    “过去过去!等你煎好鱼,葱花都蔫了。”蛮灵推开夏初然,夏初然帮她把衣服扣好,发现最上面一纽扣掉了,酥胸袒露,夏初然鼻血差点爆出来,“蛮小姐,没事穿件衣服吧,我给你买也行。”

    “干嘛,显示你有钱?哼,我就不要。”蛮灵哼着小曲煎鱼,她手法熟练,很快就煎好一条又一条,乐滋滋盛出,开始调酱汁。

    夏初然乐的无事,开始和她聊天,“蛮小姐,你知道刁浪吗?”

    刁浪?蛮灵向上翻了个白眼,刁浪那个色胚,有什么好说的,“他勾搭你了?”

    夏初然没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算我勾搭他吧。”

    “哇……”蛮灵佩服,“你口味真重。你知不知道这个火神官是六界有名的色鬼,天上地下的女人都被他招惹全了,你竟然招惹他?干嘛,活的不舒服?”

    “哈哈,那倒不是,主要是他有意思。”

    有意思?对了,蛮灵突然想到,她之所以能和这个人类小姑娘交谈,就是因为她能看到鬼怪,可因为这原因和神仙搭上伙就有点说不通了,上面应该也不会同意,据蛮灵了解天上的那群老爷都很古板。

    “你和刁浪怎么认识的,又如何认识?我看你不止是开了天眼。”天眼是一种能与鬼怪交流的特殊眼睛,停留在特殊人群的额头部位,因为日积月累地融合,才会使得人的眼睛也受影响,而往往这种天眼只会开给孩子,而且只会是不会说话的孩子,因为神的游戏是不允许大人和呱噪参与的。

    夏初然二十几岁能见鬼能交流,本质上说已经脱离了常规。

    “我和浪哥就是偶然认识,因为老师的事情。而你说的开天眼,我不清楚,我是十三年前在一片山上忽然看见的,那里的山神对我说话,我就发现我能见鬼了,不,不止鬼。”夏初然谈到这个嘿嘿笑,估计也觉得这是一个神秘但挺有意思的事。

    这小丫头片子就一天到晚笑嘻嘻,没点正经气。蛮灵心里吐槽,不过也没打算真的去了解她的经历,转而说,“这样啊,那你有什么想问的。”蛮灵调好了热酱汁,刺啦淋到鱼上,夏初然站在一边,香味直戳她的鼻腔,她拿起筷子,跃跃欲试,“我就是想问问,这几千年,这位神仙是怎么过的。”

    蛮灵打掉她的筷子,示意饭还没好吃什么菜,夏初然眨眨眼,她就打算烧鱼,她又不会烧饭。

    哦对了,夏初然不会烧饭,每次来都是现成的,就这次带了材料。这下蛮灵也没脾气了,摇摇头,端出了鱼,吩咐道,“水会烧吧,烧水吧你。”

    做好准备,蛮灵和夏初然来到餐桌边,这个屋子在顶楼,阳光是充足的,直射的阳光,照的人身上痒痒的舒服。

    “说起这火神官,他以前不叫这名字,叫什么回来着,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具体不了解。三百年前在这一带活跃,后来处理事情去了北方,就在那里住了很多年,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有两个朋友,一位风神一位天狐,风神专为他看管海,天狐专帮他处理事。”

    这样啊。夏初然吃着鱼,感叹蛮灵的手艺真好,“你说看管的海就是星砂之海吧?”

    “这你都知道?!”蛮灵猜刁浪和夏初然的关系应该很好,不然和她一个人类说这些干嘛,“星砂之海呢,就是这位神仙看管的地方,人人都称它为希望之海,可我总觉得,什么地方吸纳了太多怨气都不该是个能称为希望的地方,这不,火神官都没过去。”

    “为什么没过去?”这是夏初然最想知道,也是她为了和刁浪能再有联系,对于蛮灵的留下没多说的原因。

    “对啊,他没和你说?也是,一个星砂之海都没过去的人,怎么能帮人渡海嘛,说出去多没威信力。”

    蛮灵坐坐好,故作神秘的放下筷子,凑近夏初然,“我听坊间传闻,火神官过不去海是因为杀了人,而那个他杀的人对他下了诅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